石真譯·泰戈爾《愛者之貽》(17)

33


往日裏,鬧鬧嚷嚷的春天曾一路歡笑著闖入我的生活,把玫瑰撒滿大地,向曉的天空被無憂樹嫩葉的熱吻染作一片火紅。今天呵,春天穿過幽寂的小徑,沿著淒清郁悒的樹蔭,悄悄地潛入我獨處的小屋,靜靜地坐在露臺上,凝視著前面原野的綠色化為一片蒼茫的暗淡的天際。


34

像低垂的雨雲,告別的時候來到了。我僅僅來得及用顫巍巍的雙手,在你的手腕上系上一條紅色的絲帶。如今,正是摩怙阿花盛開的季節,我獨自坐在草地上,一遍又一遍地暗自思索:“你腕上還系著那條紅絲帶嗎?”

你沿著黃花照眼的亞麻田邊的小路離去了。我看見,昨夜我為你編結的花環依然鬆鬆地垂在你的髮上。為什麼你不肯稍待片刻,讓我在清晨采集鮮艷的花朵,作為最後獻禮?我不知道,你頭上那支鬆垂著的花環是否已在無意間跌落在小路上?

多少個黃昏和黎明,我為你歌唱;你離去時,低聲吟唱的正是那最後的一支歌。你不肯多停片刻,聽我為你再唱一支只是為你,永遠為你譜寫的新歌。我不知道,你在田野中穿行時低聲吟唱的我的那支歌,是否終於使你厭倦了?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