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13)

第一件事必須是清洗——一個傾瀉,不然,練習呼吸也好,只是坐著也好,練習阿薩那瑜伽姿勢也好,你都只是在壓制某種東西。會發生一件怪事:當你容許一切拋出來後,靜心正好會發生,阿薩那正好會發生,它將是自發的。

 

①阿薩那(asanas):在印度的瑜伽派哲學中,指身體所采取的一種不動的姿勢,其目的在於使精神擺脫對身體功能的注意。——編註

 

你可能對瑜伽阿薩那一無所知,但是你會開始做出來。現在,這些姿勢你做得十分正宗、真實,它們在你的身體里面產生很大變化,因為現在是身體自己在做這些姿勢,你並沒有在強迫它們。例如,當某個人把許多東西拋乾凈後,他可能會試著倒立。他可能從沒學過做休沙善(shirshasan)倒立,但是現在他的整個身體在試著做它。現在,這是一件十分內在的事情,它出自於身體內在的智慧,而不是出自於他的頭腦的理智、思維的信息。如果他的身體強烈地主張"去,用頭倒立!"而他允許它,那麽,他會因此而覺得精神非常清新,變了一個樣。 

你可以做任何姿勢,但是,必須是出自這些姿勢的自發,我才容許。有人可以坐下,以悉達桑(siddhasan)或任何姿勢處在寧靜之中。但是這個悉達桑是某種非常不同的東西,那個品質是不同的。有人是在嘗試著坐著寧靜。但是,這是一個發生,沒有壓抑,沒有努力,它只是你的身體自己的那種感受。你的整個存在覺得要坐。在這樣的靜坐中,沒有分裂的頭腦,沒有壓抑。這樣的靜坐是一個花開(flowering)。

你一定看見過佛陀坐在一朵花上的雕像,坐在一朵蓮花上。蓮花只是象征性的,它象征佛陀的內在正在發生的東西。當"只是坐著"是從內在發生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像一朵花一樣的開放。沒有外加的壓抑。相反,有一個成長、一個從內在而來的開放,某種內在的東西盛開如花。你可以模仿佛陀的姿勢,但是你無法模仿那朵花。你可以完全像佛陀那樣坐著,甚至比佛陀更加像佛陀,但是內在的花開將不會有,它是不可能被模仿的。

 

你可以玩把戲,你可以利用呼吸節奏強迫你變得安靜、約束你的頭腦。呼吸可以被非常壓制性地使用,因為隨著每一種呼吸節奏,頭腦里就會產生一種特定的情緒。倒不是說別的情緒消失了,它們只是躲藏起來了。

你可以把任何東西強迫到自己身上。如果你要生氣,只要按照會引起生氣時的節奏呼吸。演員就是這樣做的,當他們表演生氣時,他們就改變他們的呼吸節奏,呼吸的節奏必須變得與生氣時一樣。通過加快節奏,他們就會開始感到生氣,頭腦中的生氣的那一部分就浮上來了。

所以,呼吸的節奏可以用來壓抑頭腦,用來壓抑頭腦里的任何東西。但是,這樣不好,這不是一個花開。另一種方式更好些:當頭腦先改變,然後作為一個結果,呼吸也改變了。改變要先從頭腦開始。

 

所以,我把呼吸節奏用作一個信號。一個能對自己感到悠閑自在的人永遠保持同一種呼吸節奏,它從不因頭腦而改變,它只能隨身體而改變。如果你奔跑,呼吸就會改變,但是它從不因頭腦而改變。

所以,垣屈拉用了許許多多呼吸節奏作為秘訣。它們甚至把性交作為一種靜心,但是只有在性交過程中,你的呼吸節奏保持不變的,他們才允許它,否則就不可以。如果頭腦參與進去,那麽呼吸節奏就不可能仍然是相同的,而如果呼吸節奏仍然是相同的,那麽頭腦就完全無法參與進去。如果有性交這麽一種深入的生理活動中,頭腦能不牽連進去,那麽沒有什麽東西能使它牽連進去了。

可是你可以強制它。你可以坐著,把某一種節奏強加在你的身上,你可以制造一種虛妄的像佛陀那樣的姿勢,但是你只是死的。你會變得遲鈍、愚蠢。這發生在許多和尚、許多薩圖身上,他們都變得愚蠢了。他們的眼睛沒有智慧的光芒,他們的臉只是像白癡,沒有內在的光明,沒有內在的火焰。因為他們害怕任何內在的活動,他們壓制了一切,包括智力。智力是一種活動,一種最微妙的活動,所以如果一切內在的活動被壓制了,那麽智力也會受到影響。

 

①薩圖(sadhu):印度人對宗教界人士的稱呼,不僅包括不同宗教的聖人,也包括出家修煉的男女、林居隱士、魔法師和宗教傾向不同的占卜家。——譯注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