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行德在城中放轡而行,穿過了幾條小巷,進了幾家庭院,又逛了幾條大街,還是一個人影都沒有找到。

朱王禮乾脆命令其他的人都跟在行德的後面,在城里任意行走,四處搜尋。幾十匹戰馬在大街小巷中飛奔,只偶遇兩支流矢,且來勢甚弱,中途就墜落到地上了。顯然,箭是從較遠的地方放出來的,這表明城里還有少數不願投降的人在繼續抵抗。大多數的甘州居民已經離開了他們經營多年的地盤,跑到城外去了。

“去點狼煙。”

朱王禮命令道。


趙行德知道這是命令自己,他趕緊從馬上下來。這里是東門城墻邊上的一塊空地。城內一側有登城的臺階,城墻上有一座圓形的烽火臺。

趙行德從另一個兵士的手中接過裝有狼糞的布袋子,順著臺階向城墻上面走去。城墻約有三丈多高,登城遠眺,但見甘州城外的原野一望無際。

“彎下腰!”

朱王禮在下面大聲地提醒道,行德卻並沒有彎下腰來。他現在已經完全超脫出來,對於生與死早就置之度外,所以也就無所畏懼了。這座烽火臺很高,還要攀登梯子才能上得去。

趙行德來到烽火臺上,朝下看時,朱王禮他們顯得很小。烽火臺上還有一個兩層的小閣樓,下層是一間可以容納兩三個人的小房間,房中央放有一個大鼓,旁邊是通往樓上的梯子。趙行德順著梯子繼續向第二層爬。當他爬到一半,人站在梯子上探頭向第二層望去時,不禁呆住了。二樓的樓板上竟伏臥著一個年青的女人。她的臉顯得略為瘦長,高高的鼻梁,兩只深凹的黑眼睛里露出驚恐的目光。趙行德一下子就看出來她是一個回鶻人與漢人的混血兒。她穿著一件緊袖連衣長裙,衣襟微開。很明顯,她是一個貴族女子。

趙行德上前對她用漢語說道:

“不用害怕,不會傷害你的。”


那個女人盯著他,一句話也沒說。他又用回鶻語重復了一遍。也不知道是聽懂了,還是沒聽懂,女人一直不說話,始終用驚恐的眼光看著他。

行德將狼糞放到臺上,用火鐮打火點著。狼糞的氣味向四周漂散。一股黑色的濃煙筆直升起。趙行德又點燃了一堆狼糞。最後他一共點燃了五堆狼糞,五股黑色的狼煙從烽火臺上升起,這是在告訴城外其它的隊伍,他們這支部隊已經入城。完成任務後,趙行德又對那個女人用漢語說道:

“你不用擔心,就留在這里好了。我等一下再來,把你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哦,你是商人的女兒吧。”

這一次,女人好像聽懂了,搖了搖頭。

“你父親是當兵的?”

女人還是輕輕地搖搖頭。女人脖子上戴的兩件飾物引起了行德的注意。

“你是王族之女?”

女人默默地點了點頭,但仍然緊緊地盯著行德的眼睛,一句話也不說。

“令尊……”

“是可汗的弟弟。”

女人囁嚅著回答道。

“可汗!?”


聽到這里,行德不由得重新仔細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這個落魄女子。既然其父是可汗的兄弟,她當然就是王族之女了。行德讓那個女子留在烽火臺上,徑自一人從烽火臺上下到城墻上,又從城墻上下來,回到朱王禮的身前。朱王禮見他安全返回,高興地說道:

“這一次,你率先入城,在城內帶隊搜索,又冒險登上烽火臺去點狼煙,立了大功。我要向上邊推薦你,也讓你搞個一官半職。”


其實,趙行德現在已是朱王禮唯一的老部下了。


趙行德他們原地等待其它部隊入城。朱王禮讓另外五名兵士去找一點酒來喝,還叮囑他們到附近的房屋中看看,說不定還藏有女人,也未可知。行德坐在一塊石頭上,不時地向城墻的烽火臺上張望。行德正在思忖如何解救烽火臺中的那個落難女子。考慮再三,還是覺得此事應向朱王禮說明為好,也許依靠他的力量能夠保護那個女子。但是行德轉而又想,這個對自己頗為關照、打仗勇猛無比的隊長到底是個什麽秉性的人,他也不知底細。

不一會兒,城外待命的三千兵馬開進城來。他們找好了地方宿營後,就沒有其它的事情可幹了,有的是閑暇時間。一座空城中,到處都是成群結夥的丘八,像餓狼一樣在大街小巷里亂轉。看到了女人的衣物,就拿來纏在身上,找到了酒家,捧起酒壇子就往口里猛灌。偌大一個甘州城,被攪得狼藉遍地,一片混亂。

夜幕降臨後,人困馬乏,城里逐漸平靜下來。從白天到夜晚,趙行德只離開了片刻,後來就一直守候在烽火臺下,哪里也沒去。他擔心在這附近轉悠的大兵們有人想登上烽火臺去,他專門等在這里擋駕。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