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an Lab's Blog (200)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15.我是艾斯特

不知道究竟是愛情讓一個人變成呆子,還是只有呆子才會談戀愛?我背著包袱賣了那麼多年的布品,媒人也當了那麼多年了,卻一點也搞不懂。我總是很想見到這樣相愛而變得更加聰明、更加狡猾、更加會耍弄詭計的一對情人,尤其想見到這樣的一個男人。不過我也很清楚:如果一個男人使用一些詭計、設一些小陰謀或耍一些小手段,那就表示他根本不是真的在戀愛。至於黑先生,他顯然已經失去了鎮定,就連和我談到謝庫瑞的時候,他都已經完全不知深淺了。

在市集裏,我倒背如流地用我告訴每個人的臺詞哄他:謝庫瑞一直在想他,她問我有沒有他的回信,我從沒見過她這種樣子等等。他看我的眼神,讓我忍不住想要憐憫他。他叫我馬上把信直接交給謝庫瑞。每個白癡都以為自己的愛情火燒眉毛,非得快馬加鞭才行,結果只是坦白地暴露了他的愛情濃度,把武器交到了情人手中。要是他的情人聰明的話,就會故意遲遲不應。其中的道理就是:愛情總是欲速則不達。…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February 4, 2016 at 7:42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14.人們都叫我“橄欖”

那是午禱過後,正當我愉快地揮筆描繪男孩們甜美的臉蛋時,聽見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我嚇了一跳,手微微一抖。放下畫筆,我小心翼翼地把膝上的畫板放到了一旁,飛也似的沖到門邊,開門之前輕聲禱告:我的真主……從這本書裏聽我說話的你們,比起我們這些居住在這汙穢、悲慘世界中的人,比起我們這些蘇丹的卑賤奴隸們,還要接近安拉,因此我不會對你們隱瞞任何事:阿克巴爾汗,印度的君王,世上最富有的國王,正在籌劃一本將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書籍。他向伊斯蘭世界的各個角落散布消息,邀請全世界最偉大的繪畫家到他身邊。他派到伊斯坦布爾的使者們昨天來找過我,邀請我前往印度。這一次,我打開門發現並不是他們,而是我早就忘掉了的黑。當年他沒能走進我們這個圈子,經常嫉妒我們。“什麼事?”…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30, 2016 at 10:42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13.人們都叫我“鸛鳥”

接近正午禱告的時候,我聽見門口有人敲門。是很久以前,我們小時候就認識的黑。我們相互擁抱。外頭很冷,於是我讓他進了屋。我甚至沒有問他是怎麼找到這個家的。一定是他的姨父派他探探我的口風,問問我關於高雅先生失蹤的事,以及他的下落。不僅如此,他還帶來了奧斯曼大師的話。“容我問你一個問題,”他說,“依照奧斯曼大師的說法,證明一位優秀的細密畫家與眾不同的是‘時間’:繪畫的時間。”我對此有何想法?仔細聽了。

繪畫與時間…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21, 2016 at 9:51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12.人們都叫我“蝴蝶”

正午禱告的時間還未到,敲門聲響起:開門發現是黑先生,以前當學徒的時候,有一陣子他曾和我們在一起。我們互相擁抱,親吻臉頰。我心裏猜想是不是他的姨父要他傳幾句話,但他卻說是以朋友的身份來訪,想看看我畫的書頁和圖畫,而且還將以蘇丹陛下的名義問我一個問題。

“好的,”我說,“要問我的是什麼問題呢?”他告訴了我。的確,好極了!

風格與簽名…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4, 2016 at 8:59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17.我是你們的姨父

唉呀,養一個女兒真難,真難。當她在隔壁房間哭泣時,我能聽見她的啜泣聲,但只能看著手上那本書,什麼都不能做。我嘗試閱讀的這本《末日之書》,其中有一頁寫道,死者的靈魂在死後三天,得到安拉的準許,會前來探望生前寄居的軀體。看見自己可憐的身體躺在墳墓裏,血跡斑斑、腐爛發臭、屍水流溢,靈魂會傷心、哀憐、嗚咽地悲號:“噢,我悲慘的軀殼,我親愛的可憐身體。”我馬上聯想到高雅先生悲慘的結局,當他的靈魂前來探望時,不是在墳墓中,而是在井裏看到自己的樣子,一定悲痛萬分。

等謝庫瑞的啜泣聲逐漸平息,我放下了關於死亡的書。我加了一件羊毛襯衣,拿一條厚羊毛腰帶纏緊腰際,似乎這樣才能使腰部暖和起來,然後套上一條兔毛滾邊的燈籠褲。正當我準備踏出家門時,扭頭發現謝夫蓋站在門口。

“你要去哪裏,外公?”…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12, 2016 at 11:20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11.我的名字叫黑

雪從深夜開始,一直下到清晨。整個晚上,謝庫瑞的信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我在空蕩蕩的屋子中空蕩蕩的房間裏心情激動地來回走著,偶爾傾身倚向燭臺,在昏暗燭火的閃爍燭光下,看著我戀人生氣的筆跡:這些字母急躁顫動,翻著筋鬥地想要欺騙我,忽左忽右地搖擺行進著。陡然間,百葉窗在我眼前打開,我戀人的臉龐和她悲傷的微笑在我眼前浮現。一見到她真實的面孔,我就忘掉了最近六七年在我心中藏著的那張櫻桃紅的小嘴已逐漸變大了的臉。

深夜,我沈浸在了婚姻的幻想之中:我毫不懷疑我的愛情,也相信它會得到同樣的回報,我們就這樣幸福地結了婚;然而,我夢中想像的幸福,卻在一棟帶樓梯的房子裏遭到了打擊;因為我找不到合適的工作,開始與妻子爭吵,無法讓她聽我的話。…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6, 2016 at 12:36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9.我,謝庫瑞

噢,為什麽黑騎著白馬從對面經過時,我會站在窗前?為什麽我會在那一刻剛好憑直覺打開了百葉窗,並從積雪覆蓋的石榴樹枝後,望了他那麽久?我沒辦法準確地告訴你們。是我通過哈莉葉告訴了艾斯特,因此,我當然很清楚黑會經過那條路。在此同時,我獨自走上有壁櫃的那個房間,檢查箱子裏的床單,房間的窗子正對石榴樹,恰巧就在那一刻,一個念頭忽然閃過,我激動地使盡全力推開了百葉窗,陽光流瀉一室:站在窗口,雖然有點晃眼,但我與黑四目相對,這是何等美妙。

他長大了,也更成熟了,褪去了年輕時生澀的瘦小模樣,如今成了一個瀟灑的男人。聽著,謝庫瑞,我的心這麽告訴我,他不但外表英俊,看進他的眼裏,會發現他擁有一顆孩童的心,純真孤獨:嫁給他。然而,我卻給了他一封意思完全相反的信。…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January 2, 2016 at 9:44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8.我是艾斯特

我知道你們大家都很想知道究竟謝庫瑞在我交給黑的信中寫了些什麽。由於我自己也挺好奇的,所以去了解了所有的一切。你們要是願意的話,就假裝自己在把故事往前面翻過幾頁,讓我告訴你們在我送信之前,發生了什麽事。…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December 27, 2015 at 8:35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7.我的名字叫黑

當我第一眼見到她的孩子時,立刻明白自己多年來記錯了謝庫瑞的臉的哪些地方。她的臉和奧爾罕一樣瘦長,不過下巴比我記憶中的尖一點。因此,我戀人的嘴也必定比我想像中的要小而窄。這十二年來,這是你的城市,那是我的城市,如此這般地闖蕩之時,我總會主觀地把謝庫瑞的嘴想像得大一些,總想像她的唇要更為齊整、更為豐潤,讓人無法抗拒,就如同一顆閃亮、飽滿的櫻桃。

如果我身邊有一張以威尼斯大師手法繪成的謝庫瑞的肖像,那麽我就一定不會在十二年的旅途中因為忘記了被我拋在身後的戀人的臉龐而感覺自己沒有歸宿。因為,只要愛人的面容仍銘刻於心,世界就還是你的家。

遇見謝庫瑞的兒子,跟他說話,看著他仰起的臉如此靠近,親吻他,不禁激起我內心一種只有不幸的人、殺人犯、罪人們才有的躁動不安。一個聲音從心裏對我說:“快,現在就去見她。”…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December 25, 2015 at 9:51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6.我是奧爾罕

我是奧爾罕

黑說:“他們真的殺了他嗎?”

這位黑長得又高又瘦,有點嚇人。當外公說“他們可能已經把他幹掉了”的時候,我剛好朝他們走去。外公話才說完就看見了我:“你來這裏做什麽?”

他望著我的樣子,讓我絲毫沒感覺到拘束,我走過去坐上了他的腿。可是他馬上把我放了下來。

“親吻黑的手。”他說。

我親吻了他的手背。他的手沒有味道。

“他長得真可愛。”黑說,親親我的臉頰,“將來會是一個勇敢的年輕人。”…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December 21, 2015 at 11:50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5.我是你們的姨父

我是黑的姨父大人,不過其他人也叫我“姨父”。有一陣子黑的母親鼓勵他稱呼我為“姨父大人”,之後不只黑,大家也都開始這麽稱呼我。三十年前,當我們搬進阿克薩拉依地區外被栗樹與菩提樹遮蓋的濕暗街道後,黑開始經常來我們家。那是我們的前一個居所。那段時間,如果夏天我與瑪赫姆特帕夏一同出征作戰,秋天回來的時候往往會發現黑與他母親來到我們家避難。黑的母親,願她安息,是我亡妻的姐姐;曾經有一陣子,冬夜裏回家時,我會發現妻子和他母親正相擁落淚,彼此訴苦。黑的父親不但脾氣暴躁,還酗酒,他在遠方的小宗教學校教書,但始終保不住職位。當時黑六歲,母親哭,他也跟著哭,母親靜下來,他也跟著安靜。面對我——他的姨父時,總是帶著敬畏。…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December 14, 2015 at 7:32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4.人們將稱我為兇手

就在我殺死那個蠢蛋前幾分鐘如果有人告訴我,說我會奪去某人的生命,我絕不會相信;因此,我的罪行常常從心中消退,如同外國的遠洋帆船消失在地平線一樣。有時,我甚至覺得我根本不曾犯下什麽謀殺罪。自從被迫幹掉親如兄弟的倒黴鬼高雅之後,已經過了四天,但現在我才稍微習慣了自己目前的處境。

要是能夠不用做掉任何人,便能解決這個意外而恐怖的難題,我一定願意那麽做,但我知道自己別無選擇。我在當下把這件事情處理掉了,承擔起了所有的責任。我不能任由一個魯莽的家夥,以不實的指控危害整個細密畫家群體。…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December 13, 2015 at 10:04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3.我是一條狗

親愛的朋友,想必你們看得出來,我的犬齒又尖又長,幾乎塞不進我的嘴巴。我知道這讓我看起來很兇惡,不過我很滿意。有一次一個屠夫看到我巨大的犬齒,他居然說:“哎喲,那根本不是狗,是頭野豬!”

我狠狠地咬進他的腿裏,犬齒深深陷進肥膩的肉中,感觸到了他那硬邦邦的大腿骨。對一條狗而言,確實,沒有什麽比在一股本能的憤怒下,用牙齒深深咬進可惡敵人的身上更令它愉快的。當這種機會自己送上門時,也就是,當我那活該被挨的犧牲者無知而愚蠢地從我跟前經過時,我的牙齒因期待而發疼,腦袋渴望得頭暈目眩,不由自主地從嗓子眼裏發出令你們寒毛直豎的嗥叫聲。…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December 7, 2015 at 9:00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2.我的名字叫黑

離開我從小生長的城市伊斯坦布爾十二年後,我像個夢遊者般再度歸來。“土地召喚他回來。”他們這麽形容快死的人,就我的情況而言,是死亡召喚了我。初抵舊地時,我以為這裏只有死亡;之後,我也遇見了愛情。只不過那時,我重回故土,如同我對曾經居住過的這個城市的記憶一樣,愛情是一段遙遠而早已忘卻的過去。十二年前,就是在伊斯坦布爾,我無可救藥地愛上了我的姨表妹。…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December 4, 2015 at 8:49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 1.我是一個死人

如今我已是一個死人,成了一具躺在井底的死屍。盡管我已經死了很久,心臟也早已停止了跳動,但除了那個卑鄙的兇手之外沒人知道我發生了什麽事。而他,那個混蛋,則聽了聽我是否還有呼吸,摸了摸我的脈搏以確信他是否已把我幹掉,之後又朝我的肚子踹了一腳,把我扛到井邊,搬起我的身子扔了下去。往下落時,我先前被他用石頭砸爛了的腦袋摔裂開來;我的臉、我的額頭和臉頰全都擠爛沒了;我全身的骨頭都散架了,滿嘴都是鮮血。

已經有四天沒回家了,妻子和孩子們一定在到處找我。我的女兒,哭累之後,一定緊盯著庭院大門;他們一定都盯著我回家的路,盯著大門。…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November 30, 2015 at 10:31am — No Comments

王爾德童話·神奇的火箭

國王的兒子就要結婚了,所以要在舉國上下進行慶典。他為自己的新娘已經等了整整一年,最後她還是趕來了。她是一位俄國公主,坐著由六只馴鹿拉的雪橇從芬蘭一路趕來的。雪橇看上去像一只巨大的金色天鵝,小公主就安臥在天鵬的兩只翅膀之間。那件長長的貂皮大衣一直垂到她的腳跟,她的頭上戴著一頂小巧的銀線帽子,她的膚色蒼白得就如同她一直居住的雪宮的顏色。她是如此的蒼白,在她駛過街道的時候,沿街的人們都驚訝地嘆道:“她就像一朵白玫瑰!”於是大家紛紛從陽臺上朝她拋下鮮花。

在城堡的門口王子正等著迎接她的到來。他有一雙夢幻般的紫色眼睛和一頭金黃色的頭發。一看見她來了,他就跪下一條腿,吻了她的手。

“你的照片好漂亮,”他輕聲地說,“不過你比照片更漂亮。”小公主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November 22, 2015 at 10:52am — No Comments

王爾德童話·忠實的朋友

一天早晨,老河鼠從自己的洞中探出頭來。他長著明亮的小眼睛和硬挺的灰色胡須,尾巴長得像一條長長的黑色橡膠。小鴨子們在池塘裏遊著水,看上去就像是一大群金絲鳥。他們的母親渾身純白如雪,再配上一對赤紅的腿,正盡力教他們如何頭朝下地在水中倒立。“除非你們學會倒立,否則你們永遠不會進入上流社會,”她老愛這麽對他們說,並不停地做給他們看。但是小鴨子們並未對她的話引起重視。他們太年輕了,一點也不知道在上流社會的好處是什麽。

“多麽頑皮的孩子呀!”老河鼠高聲喊道,“他們真該被淹死。”

“不是那麽回事,”鴨媽媽回答說,“萬事開頭難嘛,做父母的要多一點耐心。”…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November 22, 2015 at 10:52am — No Comments

王爾德童話·自私的巨人

每天下午,孩子們放學後總喜歡到巨人的花園裏去玩耍。

這是一個很可愛的大花園,長滿了綠茸茸的青草,美麗的鮮花隨處可見,多得像天上的星星。草地上還長著十二棵桃樹,一到春天就開放出粉撲撲的團團花朵,秋天裏則結下累累果實。棲息在樹枝上鳥兒唱著歡樂的曲子,每當這時,嬉戲中的孩子們會停下來側耳玲聽鳥兒的鳴唱,並相互高聲喊著,“我們多麽快樂啊1”

一天,巨人回來了。原來他到自己的妖怪朋友科尼西家串門去了,在妖怪家裏一住就是七年。七年的時間裏他把要講的話都講完了,便決定回自己的城堡。進了家門,他一眼就看見在花園中戲耍的孩子們。

“你們在這兒於什麽?”他粗聲粗氣地吼叫起來,孩子們都跑掉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November 22, 2015 at 10:50am — No Comments

王爾德童話·夜鶯與玫瑰

“她說過只要我送給她一些紅玫瑰,她就願意與我跳舞,”一位年輕的學生大聲說道,“可是在我的花園裏,連一朵紅玫瑰也沒有。”

這番話給在聖櫟樹上自己巢中的夜鶯聽見了,她從綠葉叢中探出頭來,四處張望著。

“我的花園裏哪兒都找不到紅玫瑰,”他哭著說,一雙美麗的眼睛充滿了淚水。“唉,難道幸福竟依賴於這麽細小的東西!我讀過智者們寫的所有文章,知識的一切奧秘也都裝在我的頭腦中,然而就因缺少一朵紅玫瑰我卻要過痛苦的生活。”…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November 22, 2015 at 10:49am — No Comments

王爾德童話·快樂王子

快樂王子的雕像高高地聳立在城市上空—根高大的石柱上面。他渾身上下鑲滿了薄薄的黃金葉片,明亮的藍寶石做成他的雙眼,劍柄上還嵌著一顆碩大的燦燦發光的紅色寶石。

世人對他真是稱羨不已。“他像風標一樣漂亮,”一位想表現自己有藝術品味的市參議員說了一句,接著又因擔心人們將他視為不務實際的人,其實他倒是怪務實的,便補充道:“只是不如風標那麽實用。”

“你為什麽不能像快樂王子一樣呢?”一位明智的母親對自己那哭喊著要月亮的小男孩說,“快樂王子做夢時都從沒有想過哭著要東西。”

“世上還有如此快樂的人真讓我高興,”一位沮喪的漢子凝視著這座非凡的雕像喃喃自語地說著。…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November 22, 2015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