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斯特's Blog – February 2012 Archive (11)

生而在世,為了什麼? (下)

“唐公子,换药了!”筱萍精神奕奕的大叫道。

“进来吧!”唐亮在房间里这么回应道,筱萍这才推开门,走进门内。

日子不再灼热,树叶开始泛黄,这时的唐亮,也已经在范家养伤两个月了。

经过两个月的疗养,唐亮的身子这才好了许多。

在这段期间里,筱萍一直负责照顾受伤的唐亮,伤得根本没办法好好下床的唐亮,自然只能和筱萍说话。

后来唐亮的伤势好些了,也只是偶尔步出房外,对范家的人稍稍打个招呼,谢一谢别人为他疗伤。

但,唐亮依旧经常在房里,和筱萍聊天。

“这些伤,几乎要了我的命呢!”

“像这里,和这里,我被那么大,那么粗的一支铁棍棒给砸下去,那些马贼真的很强壮,这一下打得我都快站不起来了。”

“但是如果他们没在空气中撒毒粉暗算我的话,我肯定不会被打到,一下都不会。”

“我的师傅……虽然说我不喜欢他,但他说我很厉害,哪知道那些马贼其实也不差,区区马贼都可以几乎把我给杀了,恐怕还有人比我更强。

“不,师傅说过有个叫太清道人的人甚至可以日行千里,还可以…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20, 2012 at 12:38am — No Comments

生而在世,为了什么? (中)

人生是什么?唐亮一直都不知道。

很多事情,唐亮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

自己的父母是怎么样的?唐亮不知道,却又從某些方面依稀知道了一些。

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唐亮清楚,却不明白。

 …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7, 2012 at 8:00pm — 3 Comments

生而在世,為了什麼? (上)

今天,那人又来了。

这里是开封有名的,以世代卖盐起家而暴富起来的范家,范家对外人脉极广,无论是外头的镖局还是各地的官员,都和范家有一些交情,大家互相礼遇,凡事都礼让三分。

筱萍站在大厅旁,看着这位公子模样的少年,不住的偷偷打量着。

他.........应该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吧?

筱萍并不姓范,严格来说,她也不是范家的人,她是范家里的五个伺候主人的丫鬟之一。

筱萍此时年方十五,因家境贫困而被卖到范家当奴仆丫鬟,转眼间也在范家待了八年.

范家上下待筱萍很好,从来都没亏待过她,筱萍对此也没什么怨言。

那公子不知是何方神圣,大家也不常提起,他偶尔会来,每次来都会拜见老爷,老爷每次都会非常的欢迎这位公子,时不时以厚礼相待,有时两人还会到书房去谈话,谈什么筱萍都不知道,当然她也不敢去听。

只是她时常远远的望着那对答如流的侧脸,心中有许多的遐想。

他是大官人家吗?他是富商人家的少爷?还是刚刚考中高举的文人?又或是某镖局的传信人?

筱萍呆呆的望着那公子,直到…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6, 2012 at 7:30pm — No Comments

傳說之後。

这是《传说.绝迹江湖》的后记。

在此先唠叨一下,我想谈谈什么是后记。

这是维基百科给我的答案:

后记,也称书后后题等,是一種文體的名稱[1],写在作品或…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5, 2012 at 11:30am — No Comments

傳說 。絕跡江湖(12).(最後的最後)

艳阳照在满地通红的巫山道上。

究竟多少人上了山,多少个高手?多少个英雄豪杰?

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苟延存活?

对现在面对面对峙的两人来说,只有打倒对方才是当务之急的事情。

“徐兄弟、普师弟,还有其他人,你们都下山吧。”钟文泰语气平静的说道。

“这怎么行?我们可是奉命来保护你的……”普慧好生为难的说道。

“你们打不赢他的,只有我能。”钟文泰这么简单的一句反驳普慧。

正当徐光和普慧两人仍筹措不定时,山县冈昌居然是先行动的人。

“……祝你胜利。”山县冈昌面无表情的将太刀收入刀鞘,就这么转头,头也不回的下山了。

显然,他一开始便摸透了情势,说到底也轮不到他插手。

看着山县冈昌离开的身影,钟文泰不禁感到有点不舍,其实这个倭寇战斗狂也是一位豪杰,交个朋友也行。

至于那一批一同上山的武林众高手也只剩下唯一一个幸存者——那断了一臂的斧手,叹了一口气后也落寞的转身离开了。

“拜托,我不能护着你们……”钟文泰看着徐光和普慧这两位朋友…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3, 2012 at 10:30pm — No Comments

傳說 。絕跡江湖 (11)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巫山半山高的一个山洞里,正诞生了另一个传说。

一滴滴的汗珠,慢慢的从钟文泰的额头上滑落。

在这一段时间里面,钟文泰就这么盘坐在地上,双手手掌向上,左上右下的叠在脚上。

这可是钟文泰完全脱胎换骨的一段时间,钟文泰潜心的练功,完全忘了时间过了多久。

“原来如此……”钟文泰照着石壁上说刻下来的纹路练功,自己长达十五年,日夜积累的修炼成果这才慢慢的变成他身中得一部分。

钟文泰懂了,完完全全的明白了。…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1, 2012 at 1:00am — 2 Comments

傳說 。絕跡江湖 (10)

如果钟文泰的推测对的话,那么自己日盼夜盼的东西就近在眼前!

“我问你们?你们为什么会来到巫山?”钟文泰扫视围攻的人马,问道。

“哼,江湖上的消息不是一直在传吗?传说中的太玄神功就在巫山里面,大家都知道,别说你不是来抢武功秘笈的!”其中一人大声说道。

果然如此,钟文泰暗想黄仲鹤果然到处放消息,还一次引来那么多高手。

在当下高手面前,钟文泰和山县冈昌两人的气焰,也维持不了多久。

先前使飞刀的女子再发飞刀,众人趁着飞刀的掩护,全都攻了上来!…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9, 2012 at 5:00pm — No Comments

Chronicle: Boys will be Boys

事先声明,这部影评一样有剧透。希望各位先看完电影,过后再来看小弟我的影评。

 

先说说最近的科幻电影的表现:…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7, 2012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傳說 。絕跡江湖 (9)

停在巫山山脚下的钟文泰望着山峰许久,再度回神时,天已经微亮。

这是师傅走过的道路……

钟文泰一想起自己可能有望将太玄神功学全,不禁一阵热血涌上心头。

他把随便把马绑在一棵树旁,然后自己走上山道。

其实钟文泰并没有来过巫山,关于巫山的一切,都是师傅太清道人告诉他的。

那天唐亮对他说的话,狠狠的让他完全想起,太清道人先前是在巫山隐居了十年,才研创出太玄神功的。…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4, 2012 at 10:00pm — 1 Comment

传说.绝迹江湖 (8)

钟文泰继续往南走了好几天,徐光和普慧也一起同行。

几天的路程下来,三人都已来到顺庆府了。所幸,路途上并没有人袭击,一路顺畅。

“我们得快,必须去到那个地方!”最着急的就是钟文泰。

徐光和普慧两人本想劝阻钟文泰,因为他们主要的任务,是把钟文泰安全的带回去保护,而不是放任他往危机四伏的四川内部继续前进。

又是一夜赶路。三人骑着几天前买来的马匹,徐光心想如此赶路也迟了,不如先休息一晚,明早再上路。

“好吧。”钟文泰其实还想继续走多几里路,但想到马儿也累了,暂时先休息吧。…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2, 2012 at 10:55pm — 1 Comment

這或許是一首詩,或許不是,但這已經不重要了。

我常听说,年少真好。

生活无忧无虑,尽情叛逆,尽情玩闹,还可以放胆的追逐梦想。

不必面对大人的世界,不必面对那名为钱、权以及自私的战争。

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是那么好吗?

当我看到身边的人们在勾心斗角的活着时,我迷茫了。

我看过太多,所谓的心机心计。

人心太虚伪,当大家在唾弃虚伪做作的大人时,自己也在腐化。

社会上的勾心斗角,也一样照搬到中学生活来。

当心中的朋友不再像朋友,爱情慢慢变成一种名为虚荣的装饰品。

每次的见面像是一场干戈,交情在虚荣嫉妒的面前变成一堆废物。

我这才发现每个人都可以变得很可怕,处处都得提防。

年少的世界并不是我想象的单纯,像电影里的青春桥段我再也找不到。

身旁的人一个个正在变,变成我们曾经不屑,唾弃的样子。

但我算一算,我们只有十八岁。

青春小说很喜欢描绘的长大等于腐败的公式,稍微有些误差。

我们明明在青春期燃烧得正旺,大家却急着长大…

Continue

Added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1, 2012 at 9:00am — 1 Commen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