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s Blog – February 2022 Archive (7)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14)(完结篇)

阿里薩聽了這話大吃一驚,因為他也隱隱約約地有這種想法,這意味著他回家後再也不能活下去了。無論他,還是她,都無法想像再適應另一個不同於船艙的家,吃不同於船上的飯菜,投身於一種對他們來說永遠是陌生的生活。真的,就跟要死一樣了。他無法再入睡,仰面躺在床上,雙手交叉枕在腦勺下。一會兒,阿美利卡·維庫尼亞的事情如一把利劍似地刺傷了他的心,以致他痛苦地給曲起來。他把自己關在衛生間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一直哭到流盡最後一滿眼淚。只有在這時,他才有勇氣承認他曾經是多麼地愛她。…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9, 2022 at 3:3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13)

船長說,這只是假設而已。加勒比內河航運公司有各種勞務協議,這一點,阿里薩比任何人更清楚。其中包括運貨合同、載客合同、郵政合同及許多其它合同,大部分是必須履行的。唯一可以不履行一切合同的條件,是船上發生瘟疫。輪船宣布處於隔離檢疫期,升起黃色旗,並作緊急航行。由於在河上多次發現霍亂病人,薩馬利塔諾船長曾幾次這樣做,雖然過後衛生當局強迫醫生簽署了普通痢疾證明、另外,在這條河流的歷史上,許多次曾升起過標誌瘟疫的黃色旗,為的是逃稅或不接受不願捎載的旅客和避免不恰當的檢查。阿里薩在桌子下面找到了費爾米納的手。

 

“那好。”他說,“就這麼辦?”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8, 2022 at 12:28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12)

無論如何,船的延誤對他們來說是件上帝保佑的大好事。阿里薩有一次看到這麼一句話:“災難中的愛情更加偉大和高尚。”“總統艙”中的潮濕使他們隱入一種超越現實的昏睡之中,在這種情況下,無須你問我點什麼,我問你點什麼,愛起來就更容易。他們一個鐘頭一個鐘頭地在欄桿的靠背椅上拉著手、親吻,深醉在歡樂之中。第三個昏昏欲睡的夜晚,她備了一瓶菌香酒等他。過去,她與表姐伊爾德布蘭達在一起曾偷偷喝過這種酒。後來,結了婚,有了孩子,就和那與自己格格不入的女友們一塊喝了。她需要頭腦有一點糊塗,以便不要過分清醒地去考慮自己的命運。可是阿里薩卻以為,她是為了鼓起勇氣走最後一步。在這種想法的驅使下,他鼓足勇氣用指尖去摸她那乾癟的脖頸,像裝有金屬骨架一樣的胸部,塌陷的臀部和老母鹿般的大腿。她閉著眼睛,心滿意足地聽憑他撫摩,沒有顫抖,嘴里不時吸一口煙,呷一口酒。當他摸到她的小肚子時,她的肚皮里已經灌滿茵香酒了。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6, 2022 at 9:30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11)

阿里薩早已預料到這天晚上事情會這樣發生,於是便退了出去。已經走到了艙門口,他試圖在告別時吻她一下,但她給了他左臉。他堅持著要右臉,並且呼吸已斷斷續續,她只好依了他,而巴那股撒嬌的勁兒,遠在她的中學時代都未見過。那時他再次堅持,而她則用雙唇迎接了他。她渾身顫抖,她力圖用笑聲抑制這種顫抖,自從新婚之夜以來,她從來沒這樣笑過。

“我的上帝!”她說,“在船上我真夠瘋的!”

阿里薩震驚了。真的,正如她自己說過的那樣,她已有一股老太婆的酸味了。…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4, 2022 at 11:0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10)

薩馬利塔諾船長對海牛有一種近乎母性的愛,因為他覺得它們像是些由於在愛情上行為不端而被判了罪的夫人,而且他相信這樣一個神話:海牛是動物界中唯一隻有雌沒有雄的動物。他一向反對人們從船上射殺海牛——雖然有禁止射殺海牛的法律,但有些人還是常常這樣幹。一個身帶合法證件的美國北卡羅來納洲的獵人,違背他的命令,用他那斯普林費爾德式獵槍準確地射擊打碎了一隻母海牛的腦袋,小海牛痛苦得發了瘋,伏在母海牛屍體上哭叫。船長讓人將那“孤兒”弄到船上來自己照管,而把那獵手扔在荒灘上與被他殺害的母海牛作伴。由於外交上的抗議,他坐了六個月的牢,幾乎丟了航行許可證。但是從牢中出來以後,不管是遇到多少次類似事件,他仍準備這麼幹。然而,那件市成了一段歷史性的插曲:那隻海牛孤兒在巴蘭卡斯的聖·尼科拉斯稀有動物園中長大,並且生活了多年,成了在這條河上所見到的最後一頭海牛。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3, 2022 at 7:3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09)

阿里薩放棄自己的回憶,讓她獨自去想自己的心事。這當兒她仍舊不停地卷煙、點煙、吸煙,直到將盒子里的煙葉全部卷完、吸光。

半夜過後,音樂停止,喧嘩的旅客們散去,只聽到入睡時的竊竊私語。那時,只有他們兩個人單獨坐在黑暗的了望臺上了,兩顆心在一起跳動,兩個人和輪船行駛的節奏在一起呼吸。

過了好一會兒,阿里薩借著河水的反光看了一眼費爾米納。她在出神,表情神秘,河水微弱的反光照在她雕像般的側影上,顯得柔和而甜蜜。他發現她在無聲地啜泣。可是,他沒有像她希望的那樣去安慰她或等著她的眼淚流盡,而是嚇得慌了神兒。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 2022 at 5:3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108)

一八二四年一月,內河航運創造人,海軍准將胡安·貝爾納爾多·埃爾伯爾斯注冊了第一艘航行在馬格達萊納河上的蒸汽輪船,那是艘四十馬力的原始玩藝兒,取名“忠誠號”。一個多世紀之後,一個七月七日的下午六點鐘,烏爾比諾·達薩醫生及妻子陪費爾米納登上了那艘將帶她做首次沿河旅行的輪船。這是當地船廠所造的第一艘船,阿里薩為紀念其光榮的前輩,將它命名為“新忠誠號”。費爾米納永遠不能相信,那個對他們來說如此意味深長的名字純屬歷史的偶然,而並非阿里薩長斯浪漫主義的又一傑作。

 

不管怎麼說,與其它一切老式和新式的內河航船不同,“新忠誠號”緊靠船長艙有一個寬敞而舒適的輔助艙。艙里有一個擺著五顏六色竹制家具的會客廳,一個完全用中國圖案裝飾起來的雙人臥室,一個帶浴缸及淋浴設備的衛生間,一個寬敞的帶頂了望臺,它十分廣闊,吊著的鬚類植物,船的前方及兩側都看得清清楚楚,還有一套無聲響的制冷設備,可以保持整個環境不受外界聲音的影響,溫度不高不低,總像春天。這個豪華房間被稱為“總統艙”,因為到當時為止已有三位共和國總統旅行時住在那兒。這一船艙不是用來賺錢,而是留給高官和貴人使用。阿里薩當了加…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1, 2022 at 4: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