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楨的詩《七弦琴》
空氣裡的雨後水份是七弦琴
逮住太陽光譜的各色韻律
也不過喝了一杯茶
感覺越過了九重林
杯子還是溫的
仿似妳臨走留下的暗香
我聽見螞蟻在園裡
邊嚼枯葉邊吹口哨
暮色攤開舞台,搬演
枯葉齒痕的各色記憶

(Top Photo Appreciation: Dmitry G. Pavlov, http://dmitrypavlov.com/)

Rating:
  • Currently 4.71429/5 stars.

Views: 75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December 4, 2021 at 8:03pm

陳明發·
1970年代散文回顧選《三月》

三月,屬於風雨,就屬於我。風雨是海洋——絕不是嚇妳——我們一個不謹慎,即將獻屍波浪;一絲兒的懦弱,即會被捲入無底的漩渦。而我是個桀驁的泳者。
我認識波浪和漩渦,我要是對它們不屈,它們會把我沖洗得血肉模糊,但最終會賜給我一顆美麗的靈魂。送我到嚮往的彼涯。

也有那麼一個三月,風雨中我對妳說後會無期的再見。把花傘還回妳手中,讓風雨陪我離妳遠去。那時候,妳和我才十八歲,依戀着結伴而行的溫馨。但我自知是一個攤開雙手沒有自己幸福的男兒,只有一生妳的父母不會明白,妳也不會明白的漩渦和波浪。

妳只是陪我逛一個下午,從烏節路到淡水河;或泡一整天女皇鎮圖書館,我讀海明威,妳看花生米,便說可以與我走江湖的女孩兒。

我這不是氣妳,我答應過不再欺負妳的。三年不見,妳應該懂事多了,許或已經意識到世事的詭異。許或,還是那麼孩子氣。妳我曾經擁有整整一季的快樂,但那是遊戲,不是愛。寫在散文裡,有〈雲〉、〈信〉、〈窗的內外〉和〈這場遊戲,我已倦〉,再寫一篇,就叫作〈黃花〉——記得嗎,那一個我對妳說再見的下雨天,多少黃花從路邊的樹木飄下,落在妳的花傘上,落在我的雨衣上。
三月。三月我懂得了生命的莊嚴、青春的珍貴;懂得了無情的美麗。

(1979年3月21日 筆名舒靈,發表在新生活報“水龍頭”專欄)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December 3, 2021 at 11:58pm


陳明發·
1970年代散文回顧選《花之浪漫》

我的童軍夥伴在臺上唱著比積士的“麻薩諸塞”。兩支和弦坦蕩的吉他二十粒起伏重疊的聲音,好像西部牛仔片裏的馬車,風塵撲撲,馳騁於臺下二千多位同學當中。於是望向窗外湛藍的遠山,想起了上一個假期在山中的野宿。我帶了詩同行,希望也帶著詩同歸的。結果,一行詩也沒寫。也沒讀一首詩。只是拼命地涉水越嶺攀巖穿林。為石縫間一朵小花底清雅而驚慌失措,不懂要將之摘下夾在日記裏,以後那個更深窗寒的夜晚翻出來,遂翻出山上時光的返照來好呢,還是捨棄之於朝露夕嵐中凋零自美好化而為泥好。為斷崖飛瀑底激越而叫喊歌唱,然後在流水旁邊的大石上坐大半個下午,說一些說過了便忘掉的鬼話,騙騙女童軍傻傻的笑聲。把自己豁出去給山給水給樹給霧。給不寫詩的快樂的不快樂。

                                                                                   (Photo Credit:weheartit.com)


那麼,這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想著想著,夥伴們的馬車已奔向萬燈俱滅的麻薩諸塞去了。而妳的藍裙白衣光亮在面前,妳緊張的心情急著問我妳彈得怎麼樣時,我才發覺自己錯過了妳為了今日這場慶祝教師節的遊藝會,而苦練了好些時日的“藍色的多瑙河”。其實,妳的琴藝我熟悉,很棒。台下的茂盛的掌聲,也不是虛偽的。只是妳太在乎我了,一定要我親口說出來妳才開心,因此,為了妳有愉快的一天,我說了我應該說,妳就聽了妳應該聽,的,一句話,哦,十七歲的虛偽的妮子。這不過是一份我僅能給妳的寒傖的快樂,便沒有什麼的意外的喜悅可以讓妳對妳的死黨講了。
 

那麼,妳快快活活地和我在一塊兒,觀賞我們初遇的華文學會的口琴組、歌詠組和舞蹈組神采飛揚的的節目,毫不吝嗇地鼓掌喝彩。落幕後,我們去逛食物攤子。妳有固本,換了糕點與零食,與我並肩坐在實驗室後面的相思樹下。一面吃,我談天,妳笑。遠處是膠園,再遠處也是膠園。妳沒讀過余光中,也沒讀過瘂弦,我只好和妳談徐志摩,順便嘆一聲他死的早了些,談臧克家,吟一句他的“我愛聽/人家把星/叫做星星”(星星)。風在林梢,鳥兒卻不知道飛到哪一方天空去了。妳死鬼癡迷地對我說徐速,我當然不想對妳說於梨華。我很窮,讀過的書都是向人借的,不然可以借給妳讀。

那麼,最後的一塊香口膠也嚼盡了滋味,妳提起瓊瑤。我就知道,說真的妳不了解詩。妳是一朵溫室的玫瑰,一朵夢想著浪漫夢想著美的玫瑰。陽光裊娜,連風雨也美麗。一大顆藍寶石的日子,除了上學,除了貝多芬和莎士比亞,便是無邊無際的閨怨無邊無際的夢。所以,妳朝我走來,以為是走向一部瓊瑤的小說。然而我不是瓊瑤的小說,沒有裊娜的陽光和甜蜜的風雨。何況,我寫的小說也不多,我所瘋狂的始終是是詩和散文。說我是一首詩,或是一篇散文吧,也是舒靈的詩舒靈的散文。妳知道嗎,不是在溫室裏頭寫的,不管怎樣,我犯不著因為對我談及瓊瑤是一種沾辱,而和妳慪氣。妳是一朵玫瑰,浪漫而美麗的玫瑰,我沒有話說,妮兒的愛心,赤字的純情,憑良心說,也叫我有點感動的。哦,十七歲的無知的妳,懂不懂......(5.1976 / 1979年原刊新生活报/新加坡版)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3, 2021 at 6:41pm


陳明發的詩1996《眼睛》

一顆眼淚。在眼角

正好潤飾魚尾紋

就一顆眼淚。凝結

是四十年的一把鹽


兩尾魚不堪醃漬

天天嘗試鑽竄逃遁

在額頭留下一道深溝

汗水特别容易流下鼻孔

(19.4.1996)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3, 2021 at 6:50pm


陳明發的詩《倒影》

在海看水生日出


在山看土長日昇


同一雙眼睛


浪起波伏 地安物靜


心境不一樣



妳不看這些


妳在字詞裡看倒影


然後寫許多詩


埋怨景觀怎麼看都模糊


(2017年7月2日)

                                                                                        (Source :https://iyarn.com)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7, 2021 at 9:36am

陳明發詩想《一層皮的美》

明知道有些女子的美,就只有一層皮膚那麼淺,許多男人還是寧願相信,自己能讓美女慢慢有深度起來。結果是,一層皮膚的美都消失了,他自己也變得和她一樣膚淺。人世間因此有那麼多故事。(2000)

                                          The Ginger, part 2 by Stanislav Mironov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6, 2021 at 10:12am


陳明發詩想《喜樂與創造》

忘了年少時誰告訴我,好女人悶死你;壞女人氣死你。就像有些格言一樣,你不怎麼相信,但在情況需要 的時候,順手拿來不僅可以應付場面,甚至可以娛樂大家。結婚以後,我開始相信,這話一定是很懶惰的男人說的,因為男女關係,喜不喜,樂不樂,在於兩人的創造,不能自己賴在那裏,叫另一個人負全責;青蛙要變成王子,也還得努力跳到公主的跟前,配合公主的香吻。
(2000)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17, 2021 at 2:57pm


陳明發詩想《眼神》

有人在討論德勒茲時,提到母親的乳房。還有孩子喝奶時所體味到的體溫、體香與心跳。最美的,是接觸到母親關愛看著他/她的眼神。我想像得遠一點,配合著關愛含量高、質量好的眼神,孩子感受到的心跳,是平和的、安全的。以後的人生不管怎麼樣,至少這一段時光,可以用來指涉幸福感。


不過,這很快會是昨日的歷史,今日的傳奇。已經有不少孩子沒喝母乳;而吸著奶瓶的嬰兒最早接觸的,不再是母親溫馨的眼神,而可能是一粒被咬了一口的蘋果圖形;或SamsungHuawei的英文字母。這一代嬰兒長大如果幸運還能寫詩,有關母親的形象,恐怕是這些體驗了。母親的心臟當然還在跳著,但那是什麼質量的心跳,系乎母親在手機屏幕上的指頭。
(3.1.2020)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2, 2021 at 6:52pm


沒答案也好:煉金師

人說:詩人是煉金師~

將平凡的素材提煉成值得傳誦的故事

將平庸的生活提煉成值得回味的人生。


優越的攝影家其實也是煉金師,

幫助我們看見與尋常日子很不一樣的人事景物。


有趣的是,大家都樂於在社群網路上,

分享自己的或轉發別人的各式各樣照片,

也很樂意一個一個的按Like;

卻很少人告訴我們:這照片為何值得Like;

大家更沒說,我們應該怎樣欣賞一幅攝影藝術;

它可貴在那裡;它的故事怎麼打動人。


人人有紙筆,卻只有少數人會寫詩。

同樣的,現在,數碼相機就像手機人人有;

拍照的人很多,用心藉相機創作的人可很少很少。

詩集年年出,也只有不多的人在欣賞,

幸而還有些人在教人如何寫詩、賞詩。

教導人們怎樣使用相機的課程無日無之,

教導人們攝影藝術創作與欣賞的高人卻相對少得多。


如是一來,很多攝影家其實和詩人一樣寂寞,

大家可能都說好;可是,究竟“好”在哪裡呢?

(譚誌國:城市~360度動態全景,收藏自 http://iconada.tv/photo/zhiguo038

 

少牢騷吧,還是來欣賞譚志國的這張攝影佳作;

街燈是夠熟悉無奇的物體吧?

在譚志國的360度全景攝影創作中;

這很尋常一般的路景往中心點旋轉,

成了像是八卦又像玄月船的飛行物,

而那街燈很魔幻主義地變成

這飛行物的桅桿,而且會發亮的呢。

乘上這八卦玄月舟,你的心靈是否會一下子

就脫離眼下的種種掛慮牽絆而喜悅飛翔?


(原載《愛墾網》http://iconada.tv/profiles/blogs/noanswer055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