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課師
  • Female
  • 王府井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慕課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風華正茂
  • Ingenium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Sena Wang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家  在這裡
  • Margaret Hsing
  • Pei Shu

Gifts Received

Gift

慕課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慕課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論宗教信仰的一致(下)

關於這個話題,筆者在這里只能提供以上這點小小的忠告。大家應該當心,不要以以下兩種爭論分裂上帝的教會。有一種爭論的論點分歧本來並不大,只是由於爭論的態度激發了矛盾。基督教的一位早期作家曾經這樣說過:“基督的衣服是天衣無縫的,但是教會的衣服卻有五顏六色。”不過他隨即又說:“就讓這衣服有不同的顏色吧,不過不要將其撕裂。”所以說,一致和整齊劃一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另一種爭論本來是關於實質問題的,但是越爭到後來就越陷入詭辯,以至於整個爭論變得技巧有余而內容不足。一個有學問的人經常會遇到一些無知淺學之輩提出某種膚淺的異議。他理解他們想說什麼,也知道他們的意思在實質上和他在哪里開始產生分歧,在哪里其實是完全一致的,但是這些人卻會由於誤解和淺見而毫無意義地對他進行攻擊。人與人之間尚且由於見識的差別而產生這樣的無謂爭吵,那麼我們完全可以推斷:全知全能的上帝如此地洞察我們的心思,難道他還不能超越世俗的紛爭,而給我們各方的意見以合理的判別?有關這樣的爭論,聖保羅在對提摩太的告誡中已有論述:“不要濫用新奇時尚的名詞,制造似是而非的學問。”世人經常愛制造一些子虛烏有的奇談怪說,不是讓意義支配辭藻,而是讓辭藻支配意…See More
Frida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論宗教信仰的一致(上)

關於這個話題,筆者在這里只能提供以上這點小小的忠告。大家應該當心,不要以以下兩種爭論分裂上帝的教會。有一種爭論的論點分歧本來並不大,只是由於爭論的態度激發了矛盾。基督教的一位早期作家曾經這樣說過:“基督的衣服是天衣無縫的,但是教會的衣服卻有五顏六色。”不過他隨即又說:“就讓這衣服有不同的顏色吧,不過不要將其撕裂。”所以說,一致和整齊劃一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另一種爭論本來是關於實質問題的,但是越爭到後來就越陷入詭辯,以至於整個爭論變得技巧有余而內容不足。一個有學問的人經常會遇到一些無知淺學之輩提出某種膚淺的異議。他理解他們想說什麼,也知道他們的意思在實質上和他在哪里開始產生分歧,在哪里其實是完全一致的,但是這些人卻會由於誤解和淺見而毫無意義地對他進行攻擊。人與人之間尚且由於見識的差別而產生這樣的無謂爭吵,那麼我們完全可以推斷:全知全能的上帝如此地洞察我們的心思,難道他還不能超越世俗的紛爭,而給我們各方的意見以合理的判別?有關這樣的爭論,聖保羅在對提摩太的告誡中已有論述:“不要濫用新奇時尚的名詞,制造似是而非的學問。”世人經常愛制造一些子虛烏有的奇談怪說,不是讓意義支配辭藻,而是讓辭藻支配意…See More
Oct 13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論宗教信仰的一致(上)

宗教信仰維系著人類社會。宗教信仰的一致對於人類社會來說會是一件幸事。對於異教徒來說,他們從來不會為信仰和見解的不同而陷於紛爭。原因可能就在於,他們的宗教雖有儀式典禮,但是卻缺乏邏輯一貫的信仰吧。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的教長大都是以諸神為崇拜對象的浪漫詩人,這就不難理解他們信奉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宗教了。而我們的上帝卻是一位“好嫉妒的神”,對他的信仰和崇奉絕不允許有混雜,不允許信眾奉祀異教的神靈。有鑒於此,我們需要在這里就教會統一問題進行一番討論,談一談究竟如何才能使信仰保持一致,信仰統一的界限和方法如何。保持信仰一致(這是追隨上帝之外的另一個目標),其意義有兩點:一是對教會內的會眾而言,一是對教會外的普通人而言。對於公眾而言,異教與異教徒是對聖靈的玷汙,甚至比傷風敗俗還要壞。正如在正常的人體內,肉體上的創傷或關節的分裂有時比體液受到雜物侵蝕還要壞。所以,再沒有比散布對於信仰的各種不同見解更足以導致宗教分裂的了。這種情形就好比有人在說:“看呀,基督在曠野之中!”而又有一些人在說:“看呀,基督在密室之內!”也就是說,有人在異端集會的地方尋找基督,而又有人在教堂之內尋找基督,我們究竟該追隨誰呢?在這…See More
Oct 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死亡

成人之怕死猶如兒童之害怕黑暗;兒童由於聽到了太多的恐怖故事而加重了這種感覺,成人對於死亡的恐懼也是如此。當然,冷靜地對待死亡,視之為罪的人生和通往另一世界的去路,這是一種虔誠的合乎宗教的想法;而恐懼死亡,視之為我們向自然交納的貢物,則是一種愚弱之見。不過在宗教的沈思中不免也混雜有虛妄和迷信。在一些修道士的苦行錄中你可以讀到這樣的文字:一個人應當思恃考量,一指被壓,痛苦難當;全身潰散,無知無覺。事實上死亡多少次也不會比一指受壓之劇痛來得強烈:因為人體最生死攸關的器官並不是最敏於感受的器官。所以,以智者和普通人資格說話的古人塞涅卡所言極是:“伴隨死亡的五官之痛,比死亡本身更駭人。”因病痛而帶來的呻吟與痙攣,慘白和扭曲的面孔,親友的號啕,喪葬的肅穆與陰森,這一切與死亡本身無關的東西把死亡的過程襯托得十分恐怖。值得注意的是,人心內的各種感情,無論多麼薄弱,沒有一種是不能克服對死亡的恐懼的;既然人身旁有這樣多能夠戰勝死亡的隨從,可見死亡並不算是那麼可怕的敵人:同仇敵愾之心能壓倒死亡、愛戀之心能夠蔑視死亡、榮譽之心會使人獻身死亡、哀痛之心能使人撲向死亡,就連恐怖之心也能使人預期死亡……不僅如此,我…See More
Oct 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隨筆》論真理

“什麼是真理?”當年,彼拉多曾嘲問道。他這麼發問並沒有指望得到回答。世人亦大抵作如是設想,他們認為固著一種信念無異於自披枷鎖,會影響自己自由地思考、從容地行事。持這種懷疑論的哲學家們雖早已作古,但這種觀點卻被人們一脈相承地繼承了下來,只是今人已經少了些許古人的血性。人們寧願尾隨假象,而不願追求真理,因為真理的探求是一個艱苦的過程,真理的發現會限制人們的幻想,當然更是因為假象更能迎合人們的懶惰習性。希臘晚期的一位哲學家曾就這個問題進行過探討,他實在難以理解,為什麼假象竟能如此廣為流傳,為什麼人們竟然如此熱愛假象;它們既不像詩歌那樣優美,又不像商業那樣能夠給人帶來好處。難道人們是因為喜歡假象而說謊嗎?我也琢磨不透其間的奧秘。是不是因為真理如同陽光,在陽光普照之下上演人世間的種種假面舞會,遠不如在昏暗搖曳的燭光下來得幻化而迷離?在世人眼里,真理猶如珍珠,只需陽光的照耀就能顯得明亮,但是它絕不如在七彩燈光下璀璨輝煌的紅玉或鉆石那樣珍貴。假象使人愉悅。然而一旦清除掉人們心中那種種浮幻、虛妄、異想天開的揣想,你將會發現不知有多少人原來是那麼的渺小、空虛與醜陋;甚至連這些人自己都不願意面對。有誰會懷…See More
Oct 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知識就是力量(8)

培根在《新工具》一書中,曾經舉了一個“蜘蛛、螞蟻和蜜蜂”的著名比喻,生動地概括了他對理性派和經驗派的批判以及感性和理性聯姻的重要主張。他寫道:“歷來處理科學的人,不是實驗家,就是教條者。實驗家像螞蟻,只會采集和使用;推論家像蜘蛛,只憑自己的材料來織成絲網。而蜜蜂則采取中道,它在庭院里和田野里從花朵中采集材料,而用自己的能力加以變化和消化。哲學的真正任務正是這樣,它既非完全或主要依靠心的能力,也非只把從自然歷史和機械實驗收來的材料原封不動,囫圇吞棗地累積於記憶當中,而是把他們變化過和消化過後放置在理解力之中。這樣看來,要把這實驗的和理性的這兩種機能更緊密、更精純地結合起來(這是迄今還未做到的),我們就可以有很多的希望。”培根的科學歸納法具體地體現了他的經驗和理性相結合的思想。科學歸納法由三大步驟組成:第一步,收集材料。毫無疑問,收集材料應該在自然和實驗中完成。第二步,運用“三表法”整理材料。三表指“具有表”“接近中的缺乏表”和“程度表(即比較表)”,運用三表法是要考察屬性的有無同異。第三步,進行真正的歸納。通過排除得出正確結論,通過其他一些幫助校正失誤,以求得到盡可能準確的結論。培根的科…See More
Sep 2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知識就是力量(7)

1604年,他寫了《論事物的本性》和《論人類的知識》。1605年,又寫了《論學術的進展》一書。此書建立了科學知識體系的新結構,提供了科學百科知識的全圖;它是近代科學分類的先驅,17世紀英國皇家學會的建立、18世紀法國百科全書的編纂都曾受到了它的激勵和啟迪。1607年,培根寫成了《幾種想法與幾條結論》與《各家哲學的批判》兩書。這兩本書的內容後來就構成培根《新工具》一書的內容。在這些書中,培根提出了著名的“四假象說”。所謂假象,即一些錯誤的觀念,它們盤踞在人們的頭腦中,使人們不能正確地認識真理,嚴重地妨礙了科學的復興。培根根據這些錯誤觀念的不同來源,把這些假象分為四類:即族類的假象、洞穴的假象、市場的假象、劇場的假象。族類假象的產生是因為人類在認識事物時,以自己的主觀感覺和成見為尺度,而不是以宇宙事物本身為尺度,因而在對自然的認識中摻雜了許多主觀的成分。洞穴的假象是由於每個人的心理和體質各有特點,所受的教育、所處的環境、閱讀的書籍和崇拜的權威不同而產生的成見和偏見。市場假象是由於人們在相互交往過程中語詞使用不當而產生的,要麼有名無實,要麼含義混亂、定義不當、演繹概括失真。而劇場假象則是由於…See More
Sep 3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知識就是力量(6)

對於培根的政治生涯,歷史上有很多不同的爭論。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說:“如果培根沒有把自己的生活分為兩個部分,而像其他偉大的科學家那樣全神貫注於科學,那他就不會只限於作為一些空洞的生命,只給科學大廈畫一個漂亮的輪廓,而對科學的任何一個部門都沒有作過深入探討。那他就可以深入研究某些個別的課題,由於他掌握了大量的知識,進行過多次實驗和觀察,具有非凡的才能,他可能獲得某些明確的成果,可能像伽利略和笛卡爾那樣發現某些自然規律。他可能不僅用制訂計劃,而且用對局部問題作全面深入的考察,並從局部上升到一般來證明自己的才智具有普遍運用的能力,他可能對許多事物不會那樣輕率倉促地作出判斷——總而言之,他可能做出的成果比他實際做出的成果要多得多。”到了晚年,培根終於對自己一生熱衷於功名利祿感到後悔了。有一次在向神禱告時他曾說道:“我在您面前承認,我感謝您給我的才能,這個才能我既沒有湮沒,也沒有如我所應做的付諸可能使它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我把它誤用在與我最不適宜的事物之上;所以我可以老實地說,我的靈魂在我的人生旅途上是一個陌生者。”◎四假象說培根的學術生涯與其政治生涯是同步的。1597年,培根《論說文集》出版,首…See More
Aug 23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知識就是力量(3)

艾塞克斯比培根小五歲。他1581年從劍橋大學畢業,1584年入宮為臣,1585年隨軍遠征芬蘭並立下功勛。艾塞克斯年輕英俊,年齡差不多大他三倍的女王曾經青睞於他,因此他成為宮廷里的寵臣。由於哥哥安東尼的關係,培根與艾塞克斯得以經常接觸。培根經常給艾塞克斯提出一些有益的建議或忠告,艾塞克斯也很同情培根仕途上的坎坷。艾塞克斯曾三次在女王面前為培根謀求要職,但是每一次都落空了。艾塞克斯過於自信,他以為憑著自己在宮廷和女王心目中的位置,足以使他可以提名培根為委任官員。但事實上卻遠非如此,女王雖然寵幸艾塞克斯,但她歷來都小心地避免人們在政治上利用自己的感情。艾塞克斯為培根求官不成,感到有一些對不住培根。1595年,他把自己一處價值1800英鎊的莊園贈與培根。艾塞克斯在給培根的信中說:你倒霉地選擇了我作為你的依靠,在我的事情上,你已經花費了許多時間和精力,希望你不會拒絕我的禮物。培根在覆信中並沒有講到感謝艾塞克斯的話(他是打算讓女王看到該信),他說他接受伯爵贈與的禮物,不是為了個人,而是為了更好地為女王服務,為了更好地從事哲學事業,為了公共的善。培根在信中暗示說他並不是依附於某個個人的。艾塞克斯的初…See More
Aug 18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知識就是力量(2)

1579年,父親突然去世。培根中止了他在法國的工作回國。父親去世後,培根的經濟狀況突變,一下子陷於窮困之中,自此,他一直處於負債的境地。當然,後來的一些負債不全是由於生活困難,而是因為他生性奢華,生活上不能量入為出。1582年,培根通過考試成為正式律師。1584年,他當選為國會議員,後來幾屆又連選連任。在國會和法庭上,培根以雄辯著名。時人對他的辯才印象深刻,詩人本·瓊生曾描寫道:“沒有第二個人比他講得更清楚、更持重、更有感召力了。他所掌握的材料比其他任何人都要豐富,他所演講的內容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充實。他的演講每一部分都緊密相連、無懈可擊。所以聽他演講的人連偶然擡頭向外看的機會都沒有,因為稍一走神就可能遺漏一些重要的東西。他的演講控制了聽眾,人們心無旁騖,生怕他的演說會戛然而止。”看來,培根在演講這門從政的必修課上狠下了一番工夫。1589年,培根成為星法院(即當時的英國民事法院)出缺後的書記。這個職位薪俸不低,年收入達1600英鎊。不過雖然數字可觀,對培根來說卻是望梅止渴,因為直到1618年他才得以繼任。培根曾經多次謀求官職,他曾直接寫信給他的姨父博萊伯爵,但伯爵認為他不論在行為上還是在…See More
Aug 1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知識就是力量(1)

◎什麼樣的知識有力量?·培根(1561—1626)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留給我們的名言是:“知識就是力量。”並不是任何人一張口說話,就能讓人終生難忘。說出的話要想具有影響力,必須是合適的人在合適的地方以合適的方式表達出來。一個孩子說“宇宙開始於一次大爆炸”,遠沒有一個天體物理學家說出這句話來得可信。有了一定社會地位的人說“我們要影響社會”,而政治家則說“我們要改造社會”。要想說出有影響力的話,你必須處在有影響力的位置上。你當然可以越位發言,但那不能達到你的發言目的。孔子說:“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這套道理頗易引起爭論。但沒關係,我不是要你一定相信這套道理。我只是在轉述弗蘭西斯·培根的想法。這位英國大哲人當年就是這麼看待問題的。所以他的一生總是在忙著兩方面的事情:第一,在仕途上奮進,努力獲得更有影響力的職位、更優厚的俸祿;第二,在學問上猛下工夫,以“科學的偉大復興”為己任,努力構造自己的理論體系。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建議年輕人在以學術為業和在以政治為業之間挑選一樣,而培根則努力平衡兩種活動,努力在兩種活動中都有所成。這種平衡會遇到非常多的麻煩,世俗事務常常迫使一個人模糊原…See More
Aug 12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天使時代(6)

布萊爾艦長茫然地看著菲利克斯將軍,好半天才理解了他的話的含義。他默默地走到海圖桌面前,從一個抽屜里拿出自己的手槍,他看著槍,無言地沈思著。突然,他聽到了一聲悠揚的嘶鳴,是那匹小飛馬發出的。艦長擡槍對著小馬射出三發子彈,那個美麗的小精靈倒在血泊中。又一個措手不及的尷尬場面出現了:在早期航母中,輕武器是由各戰位分散保管的,但由於自二戰以來艦上人員從未有使用輕武器的機會,所以不知從什麽時候起,現代航母上的輕武器都在一個專用倉庫中集中保管。林肯號上有近六千人,除了崗位不能離開的人外,有近四千人擁向位於航母中層的軍火庫中去領槍,一時把狹窄的通道堵塞了。軍火庫門口更是亂做一團,負責發放武器的軍官只能把槍向人群中扔,領到槍的人也擠不出去,只能把槍向後傳,看上去很像近代某個城市暴動的場面。這時林肯號廣闊的飛行甲板只能由艦上數量不多的海軍陸戰隊守衛了。第一個飛人在林肯號的飛行甲板上著陸了,他那雪白的雙翅輕盈地抖動,雙腳接觸到甲板時沒發出一點聲音。這時誰也不會認為他是魔鬼,這是希臘神話中才有的人物,是神靈的化身,它來自遠古的夢幻,如同一個美麗的幻影降落到人類這粗陋的鋼鐵世界中。甲板上的陸戰隊員被他那驚人的…See More
Jan 15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天使時代(5)

菲利克斯堅定地搖搖頭:“博士,我是軍人,在執行使命,這與我對基因工程的看法沒有關系。再說一遍:把那兩萬個個體交出來,即使您認為他們是桑比亞的未來。”“將軍,他們是全人類的未來。”“這沒有意義,我們不但確切地知道那兩萬個體的存在,甚至能猜到他們的隱藏之處,如果你們拒絕交出,我們只能轟炸那些叢林。”菲利克斯把手向下一劈說。“知道怎樣轟炸嗎?”布萊爾把臉湊近伊塔說,“不是用林肯號上的飛機,它們太小了,是從阿松森基地飛來的巨型轟炸機,它們裝滿了燃燒彈,在那些叢林地帶沿X形的對角線投彈,這樣不管風向如何,都能形成一片完美的火場,其中的溫度可以燒化橋梁,連細菌都活不下去。”菲利克斯接著說:“怎麽樣博士,即使為了那些個體著想,也應該把它們交出來。”伊塔用當地的土語哀嘆了一句什麽,整個身體像失去支撐似的搖搖欲墜。“給我電話,我向政府轉達你們的意思。”“很好,還要說明,不能用上次的移交方式,從內陸用直升機運送兩萬人太困難,在降落地點和途中還不時遭到遊擊隊的襲擊。我們要求你們把那兩萬個個體運到海岸來,就在這片沿海平地上,在艦隊的火力控制范圍內。以上的事完全由你們來做,然後我們用登陸艇一次性接收。”“我轉達…See More
Jan 10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天使時代(4)

這時,一名參謀遞給菲利克斯一份電報,他看後喜上眉梢,這幾乎是攻擊開始後他第一次真正露出笑容。“看來這一切都快結束了,桑比亞政府已接受了所有條件,他們將很快交出桑比亞境內所有生物學家和基因工程師,以及所有基因被重新編程的個體,在這一切都完成後,元首將本人將投案自首。”菲利克斯把電報遞給布萊爾。布萊爾看都沒看就把電報扔到海圖桌上:“我說過這是一場乏味的戰爭。”兩位將軍透過他們所在的航母塔島上的艦長室寬大的玻璃窗看到,一架海軍陸戰隊的直升機從海岸方向飛來,降落到林肯號的甲板上。依塔一行幾人從直升機上走下來,並在周圍陸戰隊員的槍口下低頭向塔島走來。依塔走在最前面,他仍穿著那身民族服裝,像一根披著一塊大布的老樹枝。過了一會兒,這一行人走進塔島,進入艦長室。除了依塔仍兩眼朝下外,其他人都不由四下打量起來。如果只看四周,這里仿佛就是一間歐洲莊園的豪華餐廳,有著猩紅色的地毯,華麗的鑲木四壁上刻著浮雕,掛著反映艦長趣味的大幅現代派油畫。但擡頭一看,就會發現天花板是由錯綜復雜的管道組成的,這同周圍形成了奇特的對比。高大的落地窗外,艦載飛機在不間斷地呼嘯著起降。依塔博士沒有擡頭,向菲利克斯所在的方向微微彎了…See More
Jan 8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劉慈欣·天使時代(3)

這個桑比亞孩子抓起一大把青草,卷成粗繩壯的一根,像吃香腸那樣咬下一大截,津津有味地嚼了起來,草莖被嚼碎時發出的吱吱聲清晰可聞……他吃得很快,轉眼把那粗粗的一把草吃光了,又開始大口吃樹葉……旁觀者的反應分為兩類:一部分人極力忍住嘔吐的欲望,另一部分人則抑制不住開始咽口水,這是在看到別人享用他感覺中的美味時的一種自然條件反射,不管那美味是什麽。卡多又卷了一把草吃,然後開始吃松針,他咀嚼的聲音立刻發生了變化,一道墨綠色的汁液順著他的嘴角流下來,他含著滿嘴的松針和青草,高興地對依塔說了句什麽。“卡多說這里的草和樹葉比桑比亞的味道好。”依塔解釋說,“由於盲目引進高汙染的工業,桑比亞已經成了西方的垃圾傾倒場,那里的環境汙染比這里要嚴重得多。”在眾目睽睽之下,卡多吃光了桌子上所有的青草、梧桐葉和松針,他滿意地抹去嘴角的綠色汁液,笑著對依塔點點頭,顯然是在感謝這頓美味的午餐。用後來一位記者的描述,會議大廳陷入“地獄般的寂靜”。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這寂靜才被主席顫抖的聲音打破。“這麽說,依塔博士,這就是您代表桑比亞國提交生物安全理事會審查的研究成果了?”依塔鎮靜地點點頭:“是的,這就是我剛才說過的換一個思…See More
Jan 7

慕課師's Blog

培根·論宗教信仰的一致(上)

Posted on October 7, 2018 at 10:47pm 0 Comments

宗教信仰維系著人類社會。宗教信仰的一致對於人類社會來說會是一件幸事。對於異教徒來說,他們從來不會為信仰和見解的不同而陷於紛爭。原因可能就在於,他們的宗教雖有儀式典禮,但是卻缺乏邏輯一貫的信仰吧。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的教長大都是以諸神為崇拜對象的浪漫詩人,這就不難理解他們信奉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宗教了。而我們的上帝卻是一位“好嫉妒的神”,對他的信仰和崇奉絕不允許有混雜,不允許信眾奉祀異教的神靈。有鑒於此,我們需要在這里就教會統一問題進行一番討論,談一談究竟如何才能使信仰保持一致,信仰統一的界限和方法如何。…

Continue

《培根隨筆》論死亡

Posted on August 12, 2018 at 1:13am 0 Comments

成人之怕死猶如兒童之害怕黑暗;兒童由於聽到了太多的恐怖故事而加重了這種感覺,成人對於死亡的恐懼也是如此。當然,冷靜地對待死亡,視之為罪的人生和通往另一世界的去路,這是一種虔誠的合乎宗教的想法;而恐懼死亡,視之為我們向自然交納的貢物,則是一種愚弱之見。

不過在宗教的沈思中不免也混雜有虛妄和迷信。在一些修道士的苦行錄中你可以讀到這樣的文字:一個人應當思恃考量,一指被壓,痛苦難當;全身潰散,無知無覺。事實上死亡多少次也不會比一指受壓之劇痛來得強烈:因為人體最生死攸關的器官並不是最敏於感受的器官。所以,以智者和普通人資格說話的古人塞涅卡所言極是:“伴隨死亡的五官之痛,比死亡本身更駭人。”因病痛而帶來的呻吟與痙攣,慘白和扭曲的面孔,親友的號啕,喪葬的肅穆與陰森,這一切與死亡本身無關的東西把死亡的過程襯托得十分恐怖。…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