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 H. 奧登詩選《阿喀琉斯之盾》

她從他肩上看過去
尋找葡萄和橄欖、
大理石、秩序井然的城市、
深紅色大海上的船帆;
但是,在閃閃發光的金屬上
他的雙手放下的卻是
像鉛塊一樣的天空
和人造的荒涼的空地。

毫無特色的平原,發黑、光禿,
沒一片草葉,沒有鄰居的足跡,
沒東西進餐,沒地方就坐;
然而在那空寂的荒地
難以理解的眾人卻在聚集,
百萬只眼睛,百萬雙靴子,
沒有表情,列隊等待著一個標記。
沒人露面的聲音從空中飄出,
統計資料表明,有些原因。
說出來像這塊地方一樣幹燥、平板;
不愉悅任何人物,不討論任何事情,
一隊接著一隊,迎著雲霧般的灰塵,
他們齊步走開,忍受著一個信仰:
他們結果必然會在某處遭難。

她從他肩上看過去
尋找宗教儀式上的虔誠、
戴上了花環的白衣姑娘、
奠酒以及別的祭品;
但是,在閃閃發光的金屬上
本來應該是祭壇,
可是在他那搖曳的爐火下,
她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有刺的鐵絲困住了專橫的地方,
煩躁的官員們躺在那兒(說著趣聞),
天氣炎熱,哨兵們汗流浹背;
一群正派的普通百姓,
從外面觀看,既不移步也不出聲。
就像三個暗淡的圖像,
筆直地綁在釘於地上的木樁。
這個世上的群眾和帝王,
都有著分量,而且分量始終一樣,
但都躺在別人的手上;他們渺小,
不能期待幫助,也沒有人肯來幫忙;
他們敵人想做的一切已經做完;
他們的羞恥無與倫比;失去自尊,
在肉體死亡之前,靈魂就不再生存。

她從他肩上看過去
尋找比賽中的運動隊員,
尋找扭動腰肢的男男女女,
甜甜蜜蜜地起舞翩翩,
快速、快速地合著音樂的節奏;
但是,在閃閃發光的盾牌上,
他的雙手布置的不是舞廳,
而是布滿枯草的田地的荒涼。

一個衣著襤褸的頑童,
在那空地漫無目的地獨自閑逛;
一只烏兒從真實的石頭上溜之大吉;
兩個姑娘遭到強奸,兩個少年殘殺第三,
這就是他看到的公理,他從未聽見,
任和世界會信守諾言,
或任何人因別人痛哭而嗚咽。

鍛造武器的赫準斯托斯,
長著薄嘴唇,離去時蹣蹣跚跚;
胸膛閃閃發光的忒提斯——
灰心喪氣地大聲哭喊,
責怪上帝遷就她的兒子——
力大無比的阿喀琉斯,
他鐵石心腸,殘忍地殺人,
但他已經無法永生。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