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在各自的才能裏象穿了制服,
每一位詩人的級別總一目了然;
他們可以象風暴叫我們沭目,
或者是早夭,或者是獨居多少年。

他們可以象輕騎兵沖前去:可是他
必須掙脫出少年氣盛的才分
而學會樸實和笨拙,學會做大家
都以為全然不值得一顧的一種人。

因為要達到他的最低的願望,
他就得變成了絕頂的厭煩,得遭受
俗氣的病痛,象愛情;得在公道場

公道,在齷齪堆裏也齷齪個夠;
而在他自己脆弱的一身中,他必須
盡可能隱受人類所有的委屈。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