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都打開,人都湧到走道裏……

(他退進艙房,整理物件)

船長室的播音:

……營救的飛機已起航……兩艘巡弋的炮艦正轉向,全速趕來……

船長說,但他不能勸告大家留守船上等候……

船長說,但如果旅客自願留在船上,他也不能反對,因為,下救生艇並非萬全之策,尤其是老人和孩子們。

按此刻船體下沈速度……

排水系統搶修有希望……

(他能加快的是整出最需要的物件,離船)

……決定下艇的旅客,只準隨帶法律憑證、財產票據、貴重飾品……生命高於一切……身外之物,必須放棄……

鎮靜,盡快收拾,盡快出艙,一律上甲板列隊,切勿……

鎮靜……務必聽從安排……

每艇各配水手,切勿……

(不再註意播音)

剎那間他自省從事外科手術的積習之深,小箱整納得如此井然妥貼,便像縫合胸腔那樣扯起拉鏈,撳上搭扣。

懊悔選擇這次海行。

(經過鏡前,瞥一眼自己)

走道裏物件橫斜,房門都大開半開,沒人——他為自己的遲鈍而驚詫而疾走而迅跑了。

轉角鐵梯,一只提包掉落,一個女人也將下跌……搶步托住她,使之坐在梯級上,不及看清面目,已從其手捧膨腹的傴僂呻吟,判知孕婦臨產。

攙起,橫抱,折入梯下的艙房,平置床上:

“我是醫生。”

(走道裏還有人急急而過)

他關門。

她把裙子和內褲褪掉。

“第一胎?”

點頭,突然大喊,頭在枕上搖翻。

“深呼吸……聽到嗎?深呼吸!”

臺燈移近床邊,扭定射角,什麽東西可以代替皮鉗,也許用不著,必需的是斷臍的剪子。

“深呼吸,我就來,別哭。”

(回房取得剃須刀再奔過來時船體明顯傾側)

她覆身弓腰而掙紮。

強之仰臥,大岔兩腿,曲膝而豎起——產門已開,但看胎位如何……按摩間覺出嬰頭向下,心一松,他意識到自己的腳很冷。

(海水從門的下縫流入)

她呼吸,有意誌而無力氣遵從命令,克制不住地要坐起來。

背後塞枕,撕一帶褥單把她上身綁定於床架。

雙掌推壓腹部,羊水盛流……

“吸氣……屏住——放松……快吸……吸……屏住——屏住。”

嬰兒的腦殼露現,產門指數不夠,只能左右各深二指插入,既托又曳……

嬰兒啼然宏然,胎盤竟隨之下來了。

割斷臍帶,抽過絨毯將嬰兒裹起,產婦下體以褥單圍緊……

她抱嬰兒,他抱她。

看見也沒有看見門的四邊的縫隙噴水。

轉門鈕——

海水墻一樣倒進來。

灌滿艙房。

(水裏燈還亮)

燈滅。

選自《溫莎墓園日記》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