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鳥麗子:九份的夕陽便當與鬼

很多人一聽說要去九份,就連忙說「要去自己去,千萬別找我!」因為九份遊客多到連鬼都不想去。

觀光客的九份是往上發展的,搭車來到台陽公司(以前的金鑛大戶)停車場,隨意找條小階梯上山,每條路都通往老街,然後擠著吃芋圓,講究的人指定要吃九份國小門口的阿柑姨,吃完之後也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便下山找海鮮了。

(Photo Credit:Marumaruhanashi


但居民的九份是向下發展的,像我投宿的民宿主人總把車子順著汽車路(多可愛的路名)往上開,過而不入金瓜石叉道、數著路旁墳墓、金甕向前行,來到超大土地公廟福山宮,廟旁有個大停車場,停好車,步行到民宿。

九份的曲折小路條條互通,小屋順坡而建,古老得像開發之初清光緒年間便存在,只是稻草屋頂改成了瀝青塗頂的防水氈,一片黑屋頂黑牆就成了九份建築的特色。

老闆說,曾經有客人上網抱怨他的民宿位置很差,要經過「夜總會」才能到,警告網友千萬別去。他看了當然不開心,便主動介紹這些墳墓與九份淘金熱的歷史背景,幫住客打預防針。他說,墳墓裡都是古意人,不論煤礦或是金鑛開採風險都很高,可能沒挖到大金塊就死了,當然,那些挖到大金塊的也死了。世居九份的他頗能體會祖先在此處落腳的艱困。

(Photo Credit:Marumaruhanashi


老闆童年住在離九份不遠的大粗坑,吳念真是鄰居。當年吳念真天天與女友翻過山頭走路到侯硐上學,入伍後日日書信往返,結果女朋友愛上了每天送信來的郵差,這段悲傷卻好笑的初戀後來成為電影「戀戀風塵」的劇情,也是在地人津津樂道的一段往事。 60 年代大粗坑因金鑛產量萎縮、大量人口外移逐漸荒廢,老闆搬離此地時年紀還小,他站在公路上指著芒草遮蔽的遠遠山谷說,「我家以前在那裡。」

依照老闆指點的步道,去尋找已經廢棄的村落,在夏天中午仍嫌寒冷的風中,不愛爬山的我感覺走了好久才進入村落,房子都沒了屋頂、甚至只剩青苔半牆,僅存的兩棟兩層樓建築,一棟極為精美但敗破了,另一棟據說是國小分部,看起來也失了魂。儘管日正當中,但踏入這塊區域讓我毛骨悚然,不停猜測此地是否仍有依戀不想離開的 .... 或是想離開卻離不開的 .... 催促同行友人快走快走,夠了夠了!趕緊回到人聲鼎沸的九份老街上去。

(Photo Credit:Marumaruhanashi


老街也有許多傳說,像離老街不遠的頌德公園據說時常聽見鬼魂嗚咽,頌德公園紀念的是百年前讓九份空前繁榮的台陽公司老闆顏雲年,在飄著小雨的午後專程去聽鬼唱歌,似乎是個好主意。霧中看不清遠方的景物,眼前一片白茫茫,的確很適合鬼魂出沒。但任憑我屏氣凝神、只聽到山路上不絕於耳的汽車引擎聲外加空中的燕子叫,無奈往前走,眼前出現僅容一輛小客車穿越的小隧道,隧道裡冷風颼颼,總算為這趟膽小之旅帶來高潮。

當然九份之行不能全與鬼有關。隔天早上起床後,發現九份的清晨絕美,這時遊客絕跡、隨意在小路上亂走亂逛、遇到許多散步貓。海邊特別清透的天空、微涼微濕的空氣,讓九份像舊時光的冰箱,處處美得不像現代。

(Photo Credit:Marumaruhanashi


相對於九份的繁忙,鄰近的金瓜石是另一種風情。以前金瓜石由日本會社管理,與九份由台灣淘金客組成的花花社區不同,至今麻糬與芋圓也只佔領九份,沒滲透到金瓜石,尤其勸濟堂旁的祁堂老街像發情前的九份,斑白石階與小矮房安靜的老去,適合在下午隨性迷路。

找到一家可以看山海交界的咖啡店、默默讀著從二手書店買來的「紅高粱家族」,書裡有個標緻又強悍的祖母,像金瓜石與九份的地位,以前用蘊藏量豐富的金子吸引來客,現在則用舊時光的緩慢誘惑著高科技世代,曾經迷人,如今遲暮,還帶著點即將毀壞的惆悵。這種難以描述的稀薄感,讓此地如此特殊。

書讀到一半,眼睛有點累,決定到黃金博物館晃晃,記得上回帶波蘭朋友到此一遊,每拍一張照,他就要用東歐的敏感慨歎一回:「這應該很快就要消失了!」而我這次上山,也真發現很多老建築不再,像金瓜石最美麗的煉金樓最近開始整修,看著鷹架底下原本獨立的黃綠色樓房左右兩側忽然生出了兩棟建築,忍不住慨歎,果然,就要消逝了。

(Photo Credit:Marumaruhanashi

「失去」讓我肚餓,到郵局旁的餐廳買了給觀光客的「礦工便當」包袱,沒想到現煎的排骨出乎意料的香又酥,這種恰好的口感都市難尋,但我相信當年礦工在礦坑裡吃的絕非這一味,也不會有美麗的藍染布當作餐巾。

回民宿取行李,老闆對我在博物館吃便當很有意見,他說,離他老家很近的樹梅坪才是九份民宿界公認的「最佳便當地點」,那裡地面略往下傾斜,腳下便是山谷,景觀一流。對中年轉業、返鄉經營民宿的他來說,能在落日時分跟太太一同下山到貢寮買個火車便當,帶兩張摺疊椅到樹梅坪,就著夕陽、看海下飯,這種自在比什麼都快樂。

準備離開九份時,我忍不住問老闆,昨晚的聚會在玩些什麼,十點多還聽見吉他聲、歌聲,好像很熱鬧。

他驚訝的說,昨天是書法講座,沒有出動吉他也沒唱歌,而且不到九點就散了。

雖說類似情節在鄉野小說讀過無數次,真碰上還是忍不住頭皮發麻、腳底發涼。我這才知道九份真的很熱鬧,而且越晚越熱鬧。

Views: 29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