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文輝: 你們在何方?——那些年,我們同住玉射

退休之後為了寫《新加坡:赤道小紅點》(38萬字已出版),把家裡的資料找出來,於是翻箱倒柜一番,卻無意中掉出了一張發黃的照片

那是一張1953年我小學畢業的群體照。這張照片卻使我的思潮墜入了回憶的深谷。

那一年,我們有16位同學一起在玉射培英學校畢業,我就是在這張照片中之一,小學畢業各奔東西去升學

到現在幾乎都斷了線,你們在何方?我們何時能再相聚?

(黑白新山。)

在那個年代,上個世紀的四五十年代,馬來亞進入緊急狀態,反殖反英情緒高昂,到處兵慌馬亂

殖民地政府在玉射小鎮的後面建立了“新村",有許多居民就是在附近膠園裡“移民"進來的,我們這一群孩子就是在這種機緣下相聚在一起,一同有緣在培英學校同窗6年,也共同過苦難的日子。

為了各自志向和前途,大家各奔東西,我在報界工作四十多年;從吉隆坡的《虎報》、《通報》一直到新加坡的報業控股《新明日報》

從記者到總編輯到新聞培訓工作,輾轉已退休多年!現在唯一有聯絡並常碰面的,只有吳仲達,他和我同行,一直在吉隆坡擔任許多報章編輯及總編輯,現在也退休了。

培英學校是麻坡地區歷史悠久的小學之一,它創於1921年,創辦人是當時的華人僑賢戴金枝,首任校長是陳振炎

初建於港腳“大厝"的舊板屋內,大約有50名學生,教師的薪水及膳食費等,都由戴氏負責,學生則免繳學費。

到了1938年因學生人數增加,當時的董事長邱孝培發起了籌建新校舍,即目前的校址,當時有一間禮堂、4間教室和4間教員宿舍,還有籃球場,算是規模不錯了。

那一年是戊寅虎年,也正是我爸爸要娶我媽媽的那一年,我的清末秀才外公劉琛恰來玉射小住、“培英學校"4個字就是他親手寫的,鑲在舊校舍那半圓的大門框上,今日不知是否依舊在?

(黑白新馬長堤。)

昔日的“故鄉",今日卻變成了“他鄉"

玉射是我出生地,但我離開它近半個世紀,在這些年來我回去不到10次。但是當我回去時景物依舊、人事全非了。現在,我即使回去也已經沒有“老家",更找不到老同學、老朋友了!

說到“玉射"(Grisek)這個柔佛州麻河北岸的一個小鎮,它是在柔佛的“港主制度"發展起來的,這又是早期華人在馬來亞披荊斬棘墾荒,洒熱血、拋頭顱的一頁墾殖史!

據Garl A.Trocki在柔佛州檔案所搜索到的251張港主地契中,有一張是回曆1330年(即公元1883年;清光緒八年)寫著Gresek(玉射的另一個寫法)港主是Wan Cheng Wan應該是“袁財源"的潮語譯音。

由此可見,隨著潮人港主的開墾,玉射這地方也許比麻教市的開埠還要早一年。

港主制度是柔佛州天猛公依不拉欣有志開發柔佛,而於19世紀初在柔佛州推行的政策,並發出“開港准證"(Surat Sungei)給港主

而港主持有此證可以招收人馬開荒拓地,這塊港主所轄地,就叫“港腳"(Kangka),所以,在柔佛州有很多地方都叫“港腳"和某某港的。

18世紀末,柔佛州和新加坡開始種植胡椒和甘蜜。玉射在開港初期也是大量種植胡椒和甘蜜,因此在鄰近還有一個小鎮稱為“武吉甘蜜"(BukitGambier)。

事實上,玉射在港主開拓之前,印尼的爪哇人已經在這裡河邊岸落腳,他們多是來自印尼東爪哇三寶壠東部新埠頭府(Badjonegoro)極東的“錦石"(Grisek)新村

當17世紀時候,荷蘭人初到爪哇時就在這裡設商館稱“東印度公司",是荷蘭人在東爪哇的根據地,因此,“錦石"這地方也是爪哇感染歐風最早的地方

所以這裡的人民也很早就出海,有一些就來到了麻河的上游落戶,也把自己家鄉的地名Grisek搬到了這裡來,在地圖上,柔佛州就有好幾個地方稱Grisek的。

新加坡有一條街,從前曾是爪哇人聚居的地方也稱為Jalan Grisek。

“玉射"的地名來源就是這樣,過去有許多以訛傳訛,這是我作的考證,必須在此聲明一下並作糾正。

“夜來幽夢忽返鄉",昔日的“故鄉"今日卻變成了“他鄉"。

而他鄉在美好回憶中的碎片雖然一去不復返,卻是能堅實地留在我心底作永久的印記!

(脫稿於先母往生後的第十天, 7月24日,  2012-09-2012 星洲日報/星雲 - 活力副刊)

Views: 166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