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勳·一段旅行,一個故事~望安即事

我到望安去只是想一個人到偏遠的小島上無所事事地隨便走走。

住在離馬公港最近的一間旅店七樓,有一扇開向大海的窗。窗外明亮的陽光一大片湛藍的大海,如同翠綠晶瑩的寶石。長長的提防伸向大海,像兩隻渴望環抱的手臂。

有一艘船嘟嘟駛出海港,在平靜的海面上劃出一道長長的白色浪花的尾巴。白色的尾巴像一條路,仿彿踏上去就可以到夢想的遠方。

我到樓下,詢問櫃臺小姐:「那艘船開到哪裡去?」

小姐探頭看一看說:「望安!」

                                                                                   (收藏自 《台灣好生活》網站


「萬安?」我繼續問:「要多久?」

小姐想了一想回答說:「五十分鐘吧,是快艇;交通船可能慢一點。」

我就訂了隔天的船票,兩百元。小姐順便問我:「要不要代訂住宿?」

我搖搖頭,我並不確定要住在哪裡,沒有預定好的行程,沒有回航的明確時間。

那個小小的島嶼只是地圖上一個不顯眼的點,在大一點的地圖上甚至連標記也沒有。買票的時候小姐附贈了一張簡略的地圖,馬公南方的大海中標記一個叫「望安」的小島,望安的附近有將軍島,再遠一點有更小的花嶼、西嶼、東吉。

我終於走向了那條白色浪花鋪成的路。

******************************

船舷兩邊翻起一層一層的浪,在浪與浪之間飛起一群一群銀白色的魚。長長窄窄的魚的身體,被陽光照耀,閃亮耀眼,好像跟船在嬉戲,騰躍在空中。

海洋的風帶著夏天濃重的辛烈與鮮腥的氣味。我逐漸在燠熱中昏睡過去的時候,覺得許多海藻、蛤蜊、章魚、蝦和蟹在我頭髮四周吐著氣味強烈的泡沫,分泌著海洋腥味極重的體液。

******************************

我竟然不是單獨一個人在旅行嗎?

那些海洋的氣味喧鬧吵雜,像一群騷動無法制止的頑皮兒童。

那些強烈的氣味吵鬧糾纏,但我還是睡著了,覺得身體是一枚久遠沈在海府礁石間被遺忘的時鐘,好像還可以聽到滴答的聲音,但鐘面沒有指針,時間也沒有任何意義。

「你不下船嗎?」

我被一個詢問的聲音喚醒時,船已經靜靜停泊在一個小小的碼頭邊。船上的人都走了,空空的船艙好像都是回聲:「望安~望安~」

我忘了揹包,折回到船上拿的時候,開船的男人正在解開碼頭上的纜繩,他笑著說:「我以為你要原船回馬公。」

船又駛離了碼頭,幾個間坐在堤防上看海的黝黑少年看著船越行越遠,好像做完了功課,就吆喝著相約回家了。

我順著碼頭的路走去,在一個小小的住宅的門口蹲著一個婦人,在地上鋪了一張報紙,報紙上攤著一推帶殼的花生,她看著我,指著花生,用手抄起一把說:「十元。」

我在一條仿彿無盡頭的路上吃著花生,花生仁脆而香,似乎是沙地上被烈日曬過,嚼起來有陽光和泥土的甘芳。

為什麼這個小小島嶼上的路使我想到塞外或大漠。乾乾黃黃的草,微微有一點起伏的大地,好像無止無盡地伸向遠方。我知道這是很小的島嶼,但視覺上天遼地闊,連呼呼吹過來的風都像是「長風幾萬裏」的草原上的風。

「這會是一個小小的島嶼嗎?」

我疑惑著,但的確可以嗅到四面大海的氣息。

乾黃的草叢裡有一叢一叢紫褐色的菊花,黃色的花蕊,在地老天荒的風景裡特別醒目。

******************************

我的汗把衣服濕透了,但很快又在乾燥風中乾了,陽光蒸發了所有的濕氣。

我在想:「這路到底可以走多久?」

一個騎著自行車的學生駛過,停下來,問我:「你不看一看中社的古厝嗎?」

他牽著車,陪我走進一個聚落。

「中社?」

******************************

我看到一些蜂窩一般有空洞窟窿的石頭砌建的老式房子,房子上端屋簷有美麗的馬背形曲線,映照著潔淨的藍天。

「這裡半年海風太強,居民都遷移到外地工作,慢慢整個中社就荒廢了。」

他牽著車子進了一個院落,院落雜草叢生,但門窗上還有細緻的雕花,堂屋的木門扉上有一把大鎖,鎖有點鏽蝕了,我從門縫望進去,看到幽暗的廳堂中央豎立著神像與祖宗牌位。「這裡大半都是荒廢的古宅,古宅的後代子孫都在外地發達了。」

我擡頭看到古宅屋脊上坐著一支紅陶素燒的獅子,那牽車子的學生說是當地居民用來鎮壓強風的「風獅爺」。

「風很大,船不能出海,九月到來年四月,居民只有到外地謀生了。」學生解釋著。

他告訴我是島上文史工作的義工,習慣了看到外地來的遊客就做一些介紹。

「想特別看什麼嗎?」他熱心地詢問。

我搖搖頭,似乎這個小島的緣分在可有可無之間,我還是希望沒有什麼目的的在島上隨處走一走。

「那我帶你去天臺山看雲雀!」

「天臺山,很高嗎?」

學生噗嗤笑起來,他說:「天臺山是望安最高的地方,可是只有五十三公尺,一個小丘吧!」

我們走上一處斜坡,我聽到風聲中有一種啾啾的鳥叫聲,連續不斷,越來越高亢。

「你看!」學生指著一個小黑點:「雲雀,雄的雲雀為了求偶,在雌雲雀面前,表演特技,一面叫,一面越飛越高,你等著看。」

那隻雲雀果然越飛越高,我仰頭看著,牠飛到很高的地方,忽然停頓下來,然後完全像自殺一樣直直墜落下來,一直到要碰到地面,才急速轉彎飛起。

「啊~」我禁不住聲叫了一聲。

學生似乎頗預期我會有這樣的表情,滿意地笑著說:「望安是一個乾旱貧廢的小島,雲雀為了求偶繁衍下一代,也要表演特技,吸引異性。」

他騎著自行車離去的時候,我躺在天臺山高處的平坦草地上,看另一隻雲雀鳴叫著向上振翅高飛,這是一隻幽默的鳥,我也笑著等待看牠倒栽蔥式的自殺表演。

Views: 1599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August 18, 2014 at 12:22pm

芳芳: 台東三仙台日出

台東縣成功鎮東北方的三仙台,
是由離岸小島和珊瑚礁海岸所構成,
島上奇石分布,八拱跨海步橋,
它的波浪造型,宛如一條巨龍伏臥海上,
銜接三仙台和本島,
已成為東海岸極為著名的地標。

(圖文收藏自 芳芳 臉書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August 15, 2014 at 6:47pm

Panjang Yong 古老店屋 媒介:鋼筆

甲板:消失中的錫礦業城鎮,
我在星洲文化空間看了一篇文章(漫步五角基,張集強)有感
而畫了這張畫,大部分人會認識甲板,
都是閱讀了《悲憫闕如》,
有關在二戰時期一位英勇的女醫生(Sybil Kathigasu)
冒著生命危險對抗日軍的故事,
也曾有人來拍攝過電影。
馬來西亞還有很多舊店屋,
大多數都被拆了而換上新建築,
這裏的政府都沒積極地保留,
我們為有透過照片和圖畫把它給保留下來。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August 11, 2014 at 8:30pm

芳芳推薦·北朝鮮金剛山攝影

芳芳拍北朝鮮金剛山,夏日竟然有拍到楓紅. 好奇妙喔!

北韓 平壤 金剛山 8日-A(火車飛機)---推薦

金剛山~~110公里的區間內全由海岸、湖水、山景及多個觀光景點組成,景觀秀麗絕美。

金剛山共有1萬2千座山峰,其中主峰畢盧峰高1,638米。


此外, 溪谷、瀑布、池塘等隨處可見,山上還有數百種植物及熱目魚等珍貴保護魚種。

金剛山中著名的景點有九龍瀑布、萬物相、三日浦和海金剛。

九龍瀑布是金剛山最大 的瀑布,萬物相集中了各種形態的岩石,三日浦和海金剛則分別以湖水和海邊的景色而聞名。(圖文珍藏自 芳芳 臉書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June 26, 2014 at 1:47pm

李宗舜 《安順》

回家是美羅途經安順
彎來繞行青蔥綠影小路
年幼仰望至今, 身邊環繞
那座永遠的高㙮叫大鐘樓於口岸
在沼澤的沿海地標豎起
裝修了許多傾斜的記憶
走進我童年的十八英里(註1)

有些夢話常常裝在口袋
遺留每日步行中的深夜
走到芭尾就嗅到漂流的香氣
豆沙餅和芝麻香餅的餡皮
剛剛告別爐火
另一邊廂街角排著長龍
繞過古老車站的視線
就是聞名遐邇豬腸粉和DO RE ME
熱賣的地點 (註2)

童年的安順在這裡延伸
鐵塔的窗門因地質緩緩傾斜
當鐘聲響徹十二下
過了午夜, 空氣中
夢話與心情也隨著再次傾斜

2012年11月16日莎阿南 / 2013年1月6日刊於星洲日報文藝春秋

註1: 我住的新村離安順十八英里, 距離美羅八英里, 美羅至安順廿四英里。
註2: 安順的香餅和豆沙餅原產地在芭尾, 豬腸粉和DO RE ME雜雪也遠近馳名。
(Feature Photo: 馬來西亞霹靂州安順埠斜塔, Teluk Intan, 原Telok Anson,Menara Condong Teluk Intan, Perak by ALFIAN HASHIM, www.facebook.com/alfian.hashim.9 )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June 14, 2014 at 9:17am

K.Chan Pixel: 香港·離島 Outlying Island

闊別十多年,今日重回到這個地方。

雖然很多年沒有來過這地方,島上設施也多多少少有改變.

可是,這裡的岩石和風景也是仍然那麼美麗和獨特。



香港·東平洲 Tung Ping Chau

這幾天電腦壞了,上載不了相上facebook,搞了幾天終於修理好腦。


東平洲有幾個地方今我印象深刻,特別是難過水這個地方,光是聽名字就已經知很難走過。

那天的難過水更是很大浪,肯定一過也會被浪沖走,希望下一次去能夠走過到這個地方。

(珍藏自 K.Chan Pixel Facebook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May 26, 2014 at 8:22pm

簡國輝: 綠繡眼回來了

從辦公大樓側門到教職員工廁所的甬道,左邊是10坪大的天井空地,長滿耐陰性的蕨類。空地上有棵茄冬樹。大概是陽光不足吧!葉子一直茂盛不起來,即使現在是春季,也幫忙有限。

這樣一塊窄小的天井空地,去年五月初,竟意外有一對綠繡眼夫妻前來築巢。牠們大概看上這裡鬧中取靜,又沒有閒雜人等逗留,倒也放心在茄冬的葉蔭裏共築愛巢。


最早發現牠們新居的是工友先生。那天,工友先生拿著鐮刀清裡天井的空地,一刀剪下茄冬樹的部份樹枝,出乎意外的,從葉蔭裡飛出一隻綠繡眼。工友先生好奇地撥開葉子,發現樹枝上懸著一個鳥巢,巢裡還有三個花生米粒大小的鳥蛋。


工友先生告訴我,我很擔心親鳥受到驚嚇,棄巢而逃;還好,這種事並沒有發生。好心做到底,我索性義務擔任起鳥巢的安全警衛。課餘之暇,我會透過辦公大樓的 玻璃窗,觀察親鳥的動靜。連續幾天下來,人鳥相安無事。

沒想到,五月間的一場雷陣雨,大雨傾盆而下,只有幾片葉子保護的鳥巢,整個暴露在風雨中搖晃,親鳥 最後還是守不住了,逃之夭夭──牠們沒讀過經國總統的風雨中的寧靜,不然,應該堅持到底。

雨停之後我走進天井,鳥巢並沒有毀損,只是溼搭搭的,而巢裡那三顆蛋,淌著水珠,摸起來冰冰涼涼的,已經回天乏術!我也只能感嘆造化不只弄人也弄「鳥」!

事隔一年,茄冬又長高了一些,葉子也多了。我有時想起,會特地去探望那個空蕩蕩的鳥巢──綠繡眼夫妻,憑著小小的嘴喙能把巢編織得那樣精緻牢固──拿下來也許還能泡茶呢,不得不讓人嘆服牠們的巧「喙」天工!

今年四月底,又是綠繡眼繁殖的季節,有一天我經過甬道,不經意的──一道綠色的影子,從茄冬樹的綠蔭疾射而出,然後消失在圍牆邊的樹籬。我心念一轉,可能 嗎?會不會是去年的綠繡眼夫妻又回來啦?四下無人,我小心走近茄冬樹,湊近看,禁不住心中一陣狂喜──巢裡赫然又多了三顆小巧玲瓏的蛋來。

應該沒錯,去年的那對綠繡眼夫妻又回來了。

天災不可逆,人禍能防則防。綠繡眼夫妻回來的消息,我只告訴幾位同仁;另外要求工友先生,這個月就不要去整理天井了。暗地裡我又扮演起保全人員。五月初雛 鳥終於孵出來了;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雛鳥,眼睛是閉著的,透明的皮下組織,流著血液的紅色小血管,密密麻麻遍佈全身,一清二楚。

雛鳥成長的速度比我想像中還快,沒多久,翅膀和背部的絨毛就長出來了。
當然囉,我只能趁著親鳥不在的空檔去探望3隻雛鳥,不敢久留;心裡盼望著牠們快快長大──聽到我撥動葉子的聲音,雛鳥會以為是親鳥啣虫歸來,小嘴張得好大,叫人看了又愛又憐!

五月下旬,週休二日前的星期五,下班後,我趁親鳥覓食未歸,又去探望雛鳥。雛鳥知道有動靜,唧唧叫著,長滿羽毛的翅膀上下搧動;可牠們的小嘴一樣張得好大,我心想:綠繡眼父母可真辛苦,雛鳥食量這麼驚人,真的是養兒不易!

看樣子雛鳥很快就可以自己飛行了,也許就在下個星期了。

星期一,我到學校,透過玻璃窗,看到雛鳥已經可以在茄冬樹的樹枝,熟練的跳上跳下,還會耍弄幾下高難度的吊環動作。

星期四早上我課滿滿的沒時間看牠們,下午的科任空檔我觀察了好久,一直都沒有發現綠繡眼一家大小的蹤影,心想,雛鳥應該已經經歷過生命成長中最艱難的階段,離巢了,遂走進天井探個究竟,巢裡空盪盪的,只留下幾片當作紀念的絨毛。

小綠繡眼現在應該跟在父母身旁學習飛行技巧與覓食能力了。

現在這個季節,校園裡的樹木,到處都看得到綠繡眼飛進飛出,早晚我們都會碰面的,也許下一堂課,我正在講解實驗過程時,小綠繡眼就會在窗戶外的樹上,唧、唧、唧…..地叫著。也許,早上我們已經擦肩而過好幾回,只是我在不同的班級間奔波,沒有查覺。(圖文珍藏自 簡國輝 臉書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May 14, 2014 at 9:29am

張樹林·古城潮州

曾經在夢裏與妳邂逅

在一個春天剛過的初夏
我走在牌坊街的古道
驟雨中走入妳的屋裏
驚遇妳的笑容
如韓江兩岸盛開的木棉花
滿地的落英如我的思念
那種陌生而熟悉的感覺
仿彿相識於一千年前
妳就是我那鐘愛的妻子
曾經轟轟烈烈戀愛過的女子

妳真的是那個一千年前的女子嗎?
那種熟悉而陌生的感覺
讓我迷失在妳的髮香,妳的乳香裏
給我一個一千年的深情擁抱吧!
讓我赤裸裸的遊走於妳的體香吧!
用我千年前粗厚的唇
吻妳遲來的溫柔朱唇

妳欠我一千年的思念和渴望
一千個夢有一千個妳
昨夜妳又走入我的夢中
從湘子橋的另一端走耒
那中端被拆除了的十八梭船
有一條流了千年的江水
妳在橋彼岸
我在橋這邊
遙望了一千年

註:潮州是我的原鄉,為千年古城。湘子橋建於韓江上,是中國十大名古橋,其中端設計為十八艘活動梭船,每天黃昏即拆走以利船只航行,盡顯古人智慧!(2014年4月25日寫於潮州)。

(收藏自 張樹林 臉書

(Feature Photo: 潮州,Untitled by dariofamularo,  http://500px.com/photo/58876580/untitled-by-dariofamularo)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May 13, 2014 at 9:06am

曾進發·日本采楓之旅2~水戶藩.銀杏小徑

秋在水戶藩茨城歷史館舞動長長水袖
一排排耀澄澄的銀杏彷彿閃光的黃絲帶
多情的黃色枝條作勢攔住旅人的路
秋風起兮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銀杏葉子悉悉窣窣飄落花園小徑
銀杏果實叮叮咚咚掉落花園小徑

有推嬰兒車哼唱童謠的母親經過
有佝僂腰身撿拾果實的婦人經過
有銀髮蹣跚的老夫妻牽手經過

我一身旅人打扮走在銀杏小徑
銀杏一手攔人一手插腰 嬌嗔地說
這回你總算及時趕到

2013 11 20 寫于 日立市 水戶縣 日本國
2013 11 20 寫于 茨城 水戶縣 日本國

(收藏自 曾進發 臉書)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May 12, 2014 at 1:20pm

Mac Sec·懷舊淡水

醉在歐風古意水岸,如畫的淡水小鎮,
隔河遙對著觀音山,河從右手邊出海,
著名的淡水夕陽餘暉映照水面,
暈開的光影以及輕舟數隻的互動,
打從心底就認為後花 園的淡水,是真的很美,
也許是因為那裡有我長久抹不去的記憶,
初上台北工作就常在夏天,
三五個同事下午五點,
一下班就趕公車來淡水,
看夕陽吹晚風天南地北窮瞎扯,
晚餐就坐在河堤邊配著飲料啤酒,
直到意態闌珊盡興而返。
還記得有一回的約會也是在這水岸邊,
深深覺得淡水它的吸引力不只在外表,
而是在那裡的氣氛和古老水邊堤岸的情境,
這裡總讓人悸動的
彷彿有訴不盡自己年輕的故事。

(收藏自  Mac Sec 臉書

Comment by 私貨珍藏 on May 9, 2014 at 3:19pm

何永群·上海徐家匯

上海,夜十點時分,徐家匯區內,舊式建築的街弄中。天空飄著細細雨絲,在隆冬寒風裡,絮絮綿綿地飛墜。


青石鋪設的人行步道旁,砌起麻石材質,約莫一人高的圍牆。每每間隔一段距離,自豎立柱,柱頭就鎖上,盞盞歐式的老舊園燈。鐵鋅鑄造的各式燈形,透出隱隱古雅氣息,也各具優美的線條。柱燈與牆上鐵花打條的旋繞部件,就此勾連,形成一片花草藤蔓,串起精緻的視界。燈火,籬花,左右上下,交疊錯落,自然聯成一氣,相互輝映中,蔚然也成風。


靜靜長街上,闃闃無語間,道旁兩沿長牆,自然散發著一脈,幽幽懷古的綿綿情思。漫漫黑夜裡,燈火映照中,延伸舊牆連連,斜風細雨間,正不經意訴說著,歲月洗滌,苦難新生後,那股重生的喜悅,靜靜飄撒一抹,永恆燦麗的馨香。


雙行車道兩邊,站滿支支斑駁街燈,依序佇立在昏暗光線裡。淒清暗晚中,正吐露圈圈明亮,光影交錯襯托下,只見雨飛絲絲,順風搖曳。冰涼雨水,漫天飛舞中,恰朝向瑟縮抖顫,步履殼殼,蠹蠹有聲的我,迎面撒來。耳畔,仍隱約傳來,方才夜店裡,不時響起的,陣陣鼓樂喧囂。


拉起外套高領,一股沁涼空氣,順勢鑽入脖頸,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竟自打起寒戰來。指間長菸,涼夜裡,竟也由之簌簌微抖,煙霧早因輕幌,不成裊裊煙形,夜雨裡,早早隨風,四散而去。


望望身旁女子,希臘風格的連身長裙委地,密密針織細線,緊緊裹住渾身曲線。高挑身量,玲瓏有致,踩著細根秀鞋,款款扭腰,緩緩而行。長長黑髮披散身後,一路垂向,毛質敞開的薄薄裌套上。白皙皮膚,襯著一張,吳楚之地特有,工筆細描的清秀容顏,俐落又出眾。彷彿畫裡的仕女,活生生飄出古色絹帛,搖盪在硬硬石板路上。


纖柔長手,輕輕抬高,微微攏了攏,風中拂亂的細髮後,張開似水滾滾的眼眸,無辜戲謔的望著我,碎碎地低笑起來。帶著吳儂軟語的聲調,黑夜裡,悠哉地輕輕哼著_儂確定?還要走下去?雨下了耶?_我調皮的跟著笑了開來,眼神注定她,那冷雨中,微微發抖的菱形紅唇,氣派的說著_是,說好了,來這Pub,妳決定。回程,就由我啊?我呢?簡單的很,就愛雨中,踩踏石板步道而已。


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她淺淺地笑了起來,說著_好呵,儂決定。阿拉都好,只是怕儂,明天要發燒啦!儂朋友,還約了等會要見面,勿忘了噢?!_說著,身形靠了過來,兩手若有似無地,環拉住我,那仍故裝瀟灑,插在褲袋間,早就瑟縮微抖的右腕。寒雨裡,一時濃郁香氣,如麝似蘭的飄了起來,在身旁,在鼻間,在冷夜的上海舊街中。青石步道外,雙向車輛,碎雨微光間,正來回不斷,川流不息。


不知怎麼?我總愛,滿含歷史滄桑的地方。是懷古?抑或是念舊?來上海,總是趁著職務之便。蘇州有案子,電子公司大建廠,委我設計顧問之職。幾日蘇州城區,公事結束,終須由此,搭機返臺離陸。


幾回奔波,卻老住外灘,蘇州河畔,白渡橋邊,一幢歷史悠久的建築_名為上海大廈的老酒店。不為它的品級,只愛它濃濃的古蹟歷程,也喜它具有的地利之便。居所臨江一面,只需輕輕打開窗櫺,便能登高望遠,一眼望盡,由屈辱血淚鋪設,白渡鐵橋起始,那總長一點五公里,前後蜿蜒的黃浦灘頭。


連綿的哥德式,巴伐利亞,巴洛克,羅馬式樣的棟棟建築,是那羞憤年代,不平等條約下,由英美德法列強,憑藉租界強規,精心建構的產物。此時此刻,仍一幢幢,櫛比鱗次,層層相沿,各自高低起伏,錯落有致的排列著。恰也是這些,象徵華人不堪,歷時百多年,羞辱不盡的建築群,如今幡然一新,重披風華。卻成了上海,最引以為傲,最是與眾不同的矯人特色處。


外灘上,浦江的江面,遊船如梭,貨輪點點,人潮恰如織。憑弔往來,望江臨淵,人語蒸蒸間,各個興緻勃勃,渾然忘我地嬉戲著。好似人們心底,早就揮棄舊痛故傷,只存今時興盛繁榮的歡樂?百年歲月如梭過,時光悠悠也自去。今古映照,興歎低迴,早成蠢人自困,庸人自擾的無聊事。我自嗟噓,終是一場無謂無奈,莫名所以,難得對人絮言的淹淹笑談。


每回居此,排窗而視,總能讓我心靈底處,依舊激盪無已。每每自身沈醉於,浩歎低迴的情緒,不歇無止的翻滾間。也常沁然入夢,墜回舊日,那篇篇苦澀,泛黃扉頁地汗血痛雨中。


不經意裡,恍恍惚惚時,彷彿總是得見,布衣跣足的人潮,在爛泥灘岸上,排板濺污間,來回忙碌,挑擔負重。黃色臉孔,低首哈腰,蠕蠕蟻行,屈辱吞淚,唯唯諾諾在,白色傲慢籠罩下。江上,濃煙升騰,鐵殼堅船,冷冷發光,滿佈巡航。揚長競逐中,汽笛接二連三,大響高鳴,在黃黃漫漫的江面。艦載東方資財,西方利砲,渡口駁岸上,此起彼落的大聲斥喝中,卸重裝載,紛紛來回離靠。重重鐵塔,疊疊陰霾,正浮沈於灰鬱江水掩映裡。


而今,浦東對岸,東方明珠塔,高高立在岸邊,更新更高的商業大樓,平地拔升,矗然而起。漫天光照下,今昔恰輝映,時光冉冉過,唏噓總在兩兩湮波間。


人在黃浦江岸,浦東新開地,現代高聳如林的大廈裡。遙遙望著腳下,那一灣百年痛楚,營造有時的風華建物,正一一匍匐足下。不禁令人,感喟無已,血脈賁張,不由得獨自墜入,空空茫茫的遐思波瀾裡。思古情幽,再次低盪胸臆,默默沈浸徘徊在,百年華人興衰榮辱,血淚交織的懷想中。


也愛在半夜裡,揣上一包煙,留下門卡在酒店櫃檯,帶張身份證件,就獨自踱步在灘頭長岸。黑黑夜暗黝長,點點燈火閃爍,一路江風撲面,長髮翻飛,長煙竄跳。習習夜涼,波濤微微,恰得孤身一人,緬懷舊愁故憂,快意走在今古交集,前後時空的悠悠倥傯裡。


右側帝國侵略的幢幢黑影,在明亮聚光燈照下,巨大黯然地,在夜風裡,張牙舞爪地扭曲著。左岸新式大廈簇簇,旱地拔蔥地竄起,壁立千仞的望著浦江水面。是嘲笑古人的無能?還是正向百年前,船堅砲利的列強幽靈訕笑?黑夜江上,遊船輕響,水濺躍花,緩緩移行,在同樣今古汨流不斷的江面。


蘇州河上,貨船舢板運補,仍然來回忙碌,隆隆引擎,聲聲作響。波波水光裡,醺醺夜色中,湮映古吳楚。如今故地,舊時風月更盛,繁華更迭正無休。撫今追遠,獨我瑟縮寒夜裡,姑蘇城外鐘聲響,夜半客船今何在?古情昔事,仍在舊月,無私明光映照間。


2014.01.15.夜。不寫古人,寫自己,這行了吧?哈哈! 上海記遊,未完,待續。圖:外灘,白渡橋與上海大廈,居地(圖文收藏自 何永群 臉書)。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