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比希·雪萊 Percy Bysshe Shelley(1792-1822),19世紀前期與拜倫齊名的傑出的英國浪漫主義詩人。抒情詩《西風頌》《致雲雀》,詩劇《解放了的普羅米修斯》以及論著《詩辯》均是他為世人歷代傳誦的佳作。雪萊為支持英國人民抗議運動而寫的某些詩歌中的名句,後來成為勞工運動如憲章運動中傳頌的歌詞。雪萊一生追求真理,他的詩歌洋溢著樂觀主義精神,充滿戰鬥和辛辣的諷刺,譴責統治階級的罪惡和社會的不平等,號召人民為爭取自由解放而鬥爭。他崇尚博大、至真至純的愛,他的愛情詩別具一格,蘊含著濃厚的感情和人生哲理,被譽為“哲學家式的戀人”。


啊,狂野的西風,你這秋日生命的氣息,

你沒有形體,卻把一切枯葉橫掃,

猶如巫師嚇得鬼魅紛紛潰離,

褐黃,墨黑,棕灰,與猩紅,

一群群染滿了瘟疫:哦,是你——

駕車把生翼的幼種,向黑暗的冬床遣送,

讓它們躺在那兒,寒冷而低迷,

個個如同墳墓中的屍體,直到

你那碧藍的春姑娘向著睡夢中的大地

吹響她的號角(吹拂著幼嫩的芽蕾,

猶如牛群羊群在空中覓食),

讓山巒與原野充滿鮮活的色彩和芳菲:

狂野的精靈,你四處遊蕩,


是摧殘者,也是捍衛者;聽啊,聽!


你乘著氣流,穿過高空的一片混亂,

浮雲被扯散,像大地上的枯葉一般,

掙脫天空和海洋交錯的樹幹,

成為雷雨和閃電的使者:灑落在

你波濤洶湧的碧藍海面,

猶如盛怒的狂女飄散開來

耀眼的蓬發,從遙遠而朦朧的地平線邊緣,

一直飄到天穹頂端,

那步步逼近的暴風雨的鎖鏈。

你唱著垂死前的挽歌,而這厚重的黑夜

將是那巨大陵墓的穹頂,

那裏你的千鈞之力正在聚集,

從你那渾然的氣勢中,將迸湧

黑色的雨,迸湧火焰,迸湧冰雹:啊,聽!


你把那藍色的地中海,

從夏日之夢中喚醒,他在這裏

被澄澈的水流拍打入睡,

在巴亞海灣的浮石島邊,

夢見了古老的宮殿和尖塔,

在水光日影中搖顫,

遍地的青苔,遍地的花朵

芳香醉人,這感覺卻無法描繪!

為了讓路給你,大西洋的洶湧波濤

轟然開裂,而那大洋深處,

海底的花卉和泥染的林木,

枝葉寥寥,已然幹枯,

聽聞你的聲音,他們頓時驚恐失色,

顫抖中花枝零落:啊,聽!


如果我是枯葉,你會將我舉起;

如果我是流雲,我就與你共舞;

如果我是浪花,在你的威力下喘息,

分享著你強健的脈搏,只是自由

稍遜於你,哦,不受羈絆的你!

如果我青春年少,便可太空遨遊,

並與你為伴。那時,若超過

你飛速的步伐,也算不得奇跡,

我也不至如現在這般焦灼,

苦苦乞求。哦,請把我托起,

像海浪,像落葉,像浮雲一樣,將我托起!

我跌落於生活的荊棘,鮮血淋漓!

這被歲月的重負羈絆壓制的靈魂,

竟與你這般相像:高傲、機敏、桀驁不馴。


讓我做你的豎琴吧,如同那樹林:

哪怕如它一樣枝葉雕盡!

你定能奏起恢弘激昂之音,

憑借我和樹林深沈的秋之意蘊:

悲愴中卻包含著甜蜜。願我成為你,願你強悍的精神

化為我的靈魂!願我成為你,和你一樣地強勁!

把我僵死的思想掃出這宇宙,

如同雕零的枝葉催發新的生命,

讓我這詩歌的詛咒,

如同火塘裏飛出的火星,

尚未熄滅,把我的話傳遍人間,

讓預言的號角在我唇間奏鳴,

吹向那沈睡的大地!哦,西風,

如果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