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这家伙信不过。” 一个年约四十出头的中年老头嘴里嚼着青菜,盯着挂在天花板角落的电视机说道。

“拜托,老王我们这里哪有人还敢投资开店啊,就算有人敢这么做,也没人敢下重本啊,现在难得有这样的一个大企业砸重本来发展我们这里,你看到时如果吸引了很多人来的话……”

另一个看起来大概也是四十几岁的中年老头喝了一口茶,发表他的伟论。

“你说得是有道理,可是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韦氏企业几乎将我们这几条街以企业名义收购,虽说我们这些老店可以保留下来,但这样不会很奇怪吗?我们这里的老店还有人要花钱去接手管理?”

同桌的另一个中年老头什么都没吃,一脸严肃的说道。

三人坐在一间装潢极其简单的餐馆里,对着电视机说三道四的。

电视机播放着新闻,著名的韦氏企业决定买下三津的市区,而总裁香克斯先生正在召开记者会,大略陈述企业的计划。

(Photo Appreciation: Tow Zone by Rob Coombs, http://www.inception-imaging.com/)

 

“我们韦氏企业决定接手发展铁路、公路、水电等公共设施,最重要的是三津市的市镇区的发展,市镇区有较多的小型企业和商店,只要愿意,他们将获得我们的资金赞助;而我们只会定期从中抽取小部分的收入作酬劳。我们韦氏企业希望能靠我们的财力及努力让三津市有个更好的未来。”

香克斯先生平静的发表演说,从银幕底下的新闻标题可得知,韦氏企业在开始经营部分的三津市的初五年将会免税,这可是三津市近期来的大新闻。

对于这件事,三津市的市民们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引起了一阵喧哗,许许多多的电视、报章、电台广播马不停蹄的跟进这个新闻。

“你觉得怎样?”餐馆的老板娘走到一位制服巡警面前,把炒饭递给他。

那巡警很年轻,莫约二十五、六岁,留着一头平头,身形还算高大,右拳托着下巴,两样无神的盯着电视。

“嗯?” 那巡警拿起汤匙和叉,不知刚刚在专注些什么。

“那个新闻啊,你们警察应该知道更多内幕吧?” 巡警在巡逻后常来这里吃个午餐或晚餐,就这么和餐馆老板娘慢慢的熟络起来,两人偶尔会闲聊一阵。

“没什么感觉啦,有帮助到大家就好啊。” 那巡警嚼着炒饭,说:“ 我只是个小巡警,哪知道什么内幕啊。”接着又恢复到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也是觉得这样很好啊……你看啊,我们这里实在难做呢,为了发展市中心……” 老板娘是个四十几岁的欧巴桑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没差,反正发展城市也不是我的工作。” 巡警边吃边说,显然他不怎么在乎这个新闻。

那巡警边和老板娘聊天边吃,内容除了韦氏企业的新动向以外, 还顺便聊聊老板娘那在外留学的一儿一女,这么聊着聊着,那巡警也把炒饭给吃光了。

一直到巡警结账付钱,那三个中年老头的讨论都还没结束。

那巡警走出餐馆,他站在三津市外围的市镇区,下午二时正的太阳热烈高挂,除了身后的餐馆以外,街道上的大部分店面都是铁闸门紧闭

它们并不是暂停营业还是假期休息什么的,而是没人想顶置下来营业或是由于生意惨淡而倒闭了。

餐馆正位于街道的角落,在餐馆门口外可清除看见, 右前方有个破旧的路牌写着“三津镇24号街”。

稍微仰头一望,这里没有一栋建筑物是超过三层楼高的,建筑物的设计看起来都像是近代的设计

但看起来却像是拥有超过五十年的老旧街道那般的破旧,和三津市那繁华绚丽的市中心有着天渊之别。

把视角拉回水平线,这里的车辆少得很,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早已失去了指挥交通的意义,整个马路的看起来极其冷清,即使是艳阳天但却还能感受到那种冷清的感觉

这就是过度核心发展所带来的后遗症。

巡警戴上警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韦氏企业真要把这里发展到像市中心那样的繁荣,就算很顺利的话一个五年跑不掉吧?

“我已经在这里巡逻了五年了啊……” 巡警忽然想起最近市中心的连环抢劫案,那可是唯一挤掉韦氏企业占据三津日报头条的大新闻。

如果自己能参一脚处理这案子的话,那有多好。

谢仓健,25岁,三津镇制服巡警。

五年的警察生涯,就是巡逻、巡逻和巡逻,在这样的一个死气沉沉的市镇区,除了巡逻还能做什么?

仓健那长达五年的警察生涯,和他当初加入警队的初衷,简直是分道扬镳。

在重复看过三津镇13到25号街大约三次后,仓健这才回到警局里。

虽说是警局,但里面包括警长和仓健在内却只有二十个人。

仓健在巡逻结束回到警局后,尚留在警局内的同事也不过七、八人。

里面的同事有的是来准备轮班的,有些则和仓健一样刚刚值班完毕下班。

他和每个碰上的同事随便打个招呼,但却没有和他们闲聊的意思,因为仓健更关心一件事情,接着他快步走到警长办公室,迅速把门给推开。

“长官,我的调职申请怎么样了?”仓健一踏入警长的办公室,便马上问道。

警长那肥胖的身躯粘在椅子上,对忽然闯入的仓健不为所动,似乎早已预料到他会这么问了。
“我说啊,你的调职申请发了多少次了?” 警长的眼睛盯着报纸,看都没看仓健一眼。

“六次。” 仓健被警长的表情弄得极为不悦,但还是极力的保持镇定的说道。

警长的嘴巴这么喃喃念着六次这两个字,念了许久才垂下报纸,抬头用看着一个顽皮的小鬼头的表情看着仓健,说:“来,先坐下吧。”

仓健知道状况不妙,但还是不甘愿的坐了下来。

“你是个很积极勤力的巡警,仓健。但你要知道,早前上头既然驳回你的申请整整五次,那一定有他的理由。”警长的双手仍旧抓着报纸,缓缓的说道。

“那是什么理由?为什么我不能调去三津市中心?” 仓健迅速反驳道。

“你看好了。”警长微微扬起报纸,指着头条说:“你知道最近的大新闻吧?到时候这里将会有很多人进进出出来来回回的,我们需要很多人手啊,怎么能现在调走你?”

警长口中的“大新闻”当然就是指韦氏企业的三津市发展计划了。

言下之意,仓健的调职希望又落空了。

“就算不调走我,到时我们这里还是要向市中心调动人手来帮忙啊,为什么我必须留在这里?”仓健问道。

“咳,留在这里不好吗?我们这个分部管理的地区是三津市治安最好的地区啊,你看看,这是我们两个月前拿的,能待在这样的分部不好吗?” 警长指着仓健身后的墙上,上面挂了十几张锦旗和奖牌奖状。

“我们这里治安是全三津市最佳,是因为这里根本就没人想幹案啊,穷人穷商店什么都穷的有谁要抢有谁要杀?” 仓健看都没看身后的“荣耀”,他在这种时候开始失去冷静,语气开始有些失控。

“注意你的语气,我是你的长官。” 警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毫无恐吓的意思,完全就是打算和仓健兜圈子。

“五天前的报纸头条看到了没有?一个星期发生了整整五宗银行抢劫案!你觉得这里会比市中心还需要警察吗?” 仓健被警长那一直兜圈子的态度激怒了,语气几乎是用吼的。

“如果你还想继续当警察的话,就想清楚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而我又是什么身份,谢仓健,然后给我出去。” 警长的语气始终保持着冷静,指着他的办公室的门说道。

仓健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接着用快要发抖的声音说声抱歉,接着走出办公室。

仓健走出警长的办公室,外头还有两个担任文职警员依旧盯着电脑(他们八成是在上网什么的,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文书工作好忙!

仓健愤愤不平的走出警局,时间已经是夜晚,警局外的街道更是冷清。

仓健紧握着拳头,往巴士站的方向走去。

他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待续)

Views: 14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