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散心:俳句,微型詩,與現代禪詩

讀了第四期《現代禪詩》上南北老師的《禪與俳句,以及現代禪詩》,學到不少知識,也談談自己的一些了解和感受。




俳句起源於日本,有著特定之格式:“每首只有十七字,按五七五的句式排列,並受季語的限制。所謂季語,是指用以表示春、夏、秋、冬的時間用語,也就是顯示季節的語句”(南北《禪與俳句,以及現代禪詩》)。例如松尾芭蕉的《古池》:

“閑寂古池旁,
青蛙跳進水中央,
撲通一聲響。”

以及《蟬》:

“寂靜似幽冥,
蟬聲尖厲不稍停,
鉆透石中鳴。”

都是第一行五個字,第二行七字,第三行五字。第一首中的“青蛙”、第二首中的“蟬” ,都可以代表季節。

但我們現在看到的俳句,也有許多並不滿足這兩個條件,原因有二:

1、從一種語言到另一種語言的翻譯過程中,幾乎不可能嚴格地做到一字對一字。所以有的譯者重形,就通過加虛詞、襯詞的方式保持原來的字數;有的譯者重意,就不太註意字數上的差異。例如松尾芭蕉的《賞櫻》:


“樹下肉絲、
菜湯上,
飄落櫻花瓣。”

也許在日文中是嚴守五七五的,但翻譯過來就沒有了這種形式。

再如上面那首《古池》,網上搜一下,也有很多其它版本:“古池塘,青蛙躍入,水聲響。”、“青蛙躍入池,古池發清響。”、“古池冷落一片寂,忽聞青蛙跳水聲。”、“古池塘呀,青蛙跳入水聲響。”、“古池呀,青蛙跳入水裏的聲音。”、“青蛙一躍,撲通一聲”、“閑寂古池邊忽聞青蛙跳水聲萬籟復歸靜”。除最後一個外,其它都沒有遵守五七五的要求。

(Feature Photo:Tea by Shruti Prasa,500px.com/andcombinations)


2、在日本本土,一些詩人把不守格律的“俳句”仍稱為俳句,也就是說,俳句由格律詩發展為自由詩。百度百科中,稱之為“自由律俳句”,並列舉了日本詩人山頭火的一些俳句:


“懷著平靜的心情長眠於新生的綠草叢中”

“晨空如此清澈,輕雲流動在藍天”

“ 夕陽之光如此美麗,我正慎行,不虛度光陰”

目前我國普通所稱的“俳句”,似乎格律式和自由式兩種都有。前者如溫家寶總理的俳句:“春風化細雨,櫻花吐艷迎朋友,冬去春來早”。再如中國微型詩、中國小詩網等網站,都有專門的“漢俳”欄目,嚴守五七五的要求(不過基本上對季語不做要求)。

後者如南北老師稱何兮的詩“這場雨下得有深度/一只破草鞋雨後綠了”為“俳句式的短詩”(《禪與俳句,以及現代禪詩》)、稱影沈寒水的詩“一身清風明月/滿肚子柴米油鹽”為“具有俳句的特點”(現代禪詩第三期推薦語),自然不是五七五的特點。再有古馬的“星星縮歸針尖/心/縮歸遼闊”,標題為《月光俳句》,也屬後者。




微型詩的定義:除題目外不超過三行,以30字之內為宜(據中國微型詩網站及紙刊)。從中可以看出,微型詩與自由律俳句沒有太大的區別。我曾在第62期《新詩大觀》(2010年)中的“微型詩頁”欄目語中說:

“詩的自由體與格律體,一向是相對而言。對律詩來說,絕句算是自由體;與古風相比,絕句又是格律體。而相對於現代詩來說,古風又都是格律了。所以按我的理解,格律體也即是比自由體多了一重或幾重作者自願遵守的限制。這個限制一般體現為行數、字數、音節、韻腳、平仄等等。


所以相對於其他新詩,微型詩加了不超過三行的限制,就可算格律體。微型詩裏,作者自願加以限制的,也就是微型詩裏的格律體了。寒山石老師在《微型格律詩:一曲曲自由的舞蹈》文中,把微型格律詩從題材上分為漢俳體、小令體、聯語體、格言體、民謠體、排比體、組詩體等。其中形成規模並獲大家廣泛認可的,主要有漢俳。


俳句為日本人受我國絕句啟示所形成的一種格律詩,原有兩種限制:1、句式為575,即第一行5字,第二行7字,第三行5字。2、詩中必須有一個“季語”,即跟季節有關的詞語。流傳到後來,尤其是經過翻譯以後,也出現了不再受限制的自由體,廣義上仍稱俳句。現下較為通用的說法,把遵守575句式的叫做狹義上的俳句,用漢語寫的俳句稱漢俳,並創新出一種353句式的,叫小漢俳。


其實漢俳也好,其它格律體也好,都只是外在的形式,不必也不能刻意強求。形式與內容的完美統一,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看看,仍能表達我的意思。本文後面所稱的“俳句”,將專指遵守五七五的格律體;自由律俳句,統一用“微型詩”來代替。




現代禪詩,首先是現代“詩”,即現代人用現代語言(對中國人而言,即現代漢語)寫成的詩歌。對行數、字數、音節、韻腳、平仄等等,不做刻意要求。沒有詩意、不是“詩”的僅僅分分行的文字,肯定更不是現代禪詩。其次是現代“禪”詩,要有禪意,“以佛陀的悲憫、無常、平等之心去體察,用禪的空靈、超越、自由思想去悟解”(南北《寫什麽和怎麽寫》)。

“一首真正的現代禪詩,必定是禪和現代詩結合後的呈現。”(南北《真正的現代禪詩》)。不具備禪的精神、禪的意旨的現代詩,當然也不能叫做現代禪詩。


詩的定義繁多。百度詞典中稱“文學體裁的一種,通過有節奏和韻律的語言反映生活,抒發情感”;百度百科中稱“吟詠言誌的文學題材與表現形式”、“詩是一種闡述心靈的文學體裁,而詩人則需要掌握成熟的藝術技巧,並按照一定的音節、聲調和韻律的要求,用凝練的語言、充沛的情感以及豐富的意象來高度集中地表現社會生活和人類精神世界。”

“詩歌是一種大的文學樣式,它要求高度、集中地概括、反映社會生活,飽含著豐富的思想感情和想象,語言精煉而形象性強,並具有一定的節奏韻律,一般分行排列”。

舊體詩還有字數、韻腳、平仄、對偶等要求,現代詩(自由詩,或曰新詩)對這些不再限制。加上網絡的興起,發表門檻的降低,近些年很多分行文字都自稱或被稱為“詩”,不免魚龍混雜,泥沙俱下。詩與非詩,還是要以讀詩時的感受、以我們的心來判別。詩要含蓄,要有韻味,有言外之意,有想象空間,有感染力。

《圍爐詩話》中說:“唐詩有意,其詞婉而微,如人而衣冠。宋詩亦有意,惟賦而少比興,其詞徑以直,如人而赤體。明之詩,字面煥然,無意無法

,直是木偶被文繡耳。”如此看來,所謂的“口水詩”,只是木偶而裸體罷了,豈能真正稱之為詩?


禪,是梵語音譯“禪那”的簡稱,其意譯為“思維修”或“靜慮”(百度百科)。張黎說:“禪,就是一種以尋求‘悟’為目的的修行”(《禪為什麽能夠成為世界文化關註的熱點》)。禪源自釋迦牟尼與摩訶迦葉在靈山法會上的拈花一笑,“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但不立文字,也不是完全徹底的“沒有”文字,而是教導人們不要“執著”於文字。非要徹底地沒有文字,也是一種執著。唐僧取經,取回來的也是文字。所以禪有“指月”之說:月在哪兒?用手一指,在那兒。只盯著手指看,肯定看不到月;但沒有手指的一指,不能順著手指的方向去看,也很難找到月亮(比喻,不要死摳)。文字,就是起著手指的作用。禪,就是文字後面的“月”。


所以詩和禪,在表達言外之言、意外之意上,是相通的。“表達禪……的語言形式,莫過於詩”(南北《禪與俳句,以及現代禪詩》)。“詩為禪客添花錦,禪是詩家切玉刀”(元好問)。我在第70期《新詩大觀》“微型詩頁”欄目語中也曾說過:“中國詩學,美到極致還是天人合一的禪的境界”。




古典俳句的關註季節、關註自然,以及短小簡潔的特點,非常適合禪的意境。而禪境也能給詩,給俳句帶來很大提升。如南北所說:“禪與日本俳句的結合,使得俳句能夠在有限的字句中,包涵著無限的內容”(《禪與俳句,以及現代禪詩》)。微型詩保持了俳句短小簡潔這一最大特點,也有利於對禪的表達。

現代禪詩研究會同仁中的南北、何兮、也牛、奧冬、散心、冰河入夢、圖書擁百城,探索成員中的影沈寒水、萬寬、子雨曰、白芷、穗穗等人,都有現代禪微型詩(或說禪意微型詩)作品,並且佳作紛呈,從現代禪詩年刊和網站上都可以看到。例如前面所舉何兮和影沈寒水的詩,再如南北以前的《雞足山短句》和最近的《教場溝短句》中的1、2、3、4、6、7、8,散心、奧冬、影沈寒水和白芷的大量作品,都是其中的代表。


從微型詩裏再細分出的現代俳句,或沿用中國微型詩和中國小詩等網站的說法,漢俳,在現代禪詩這一領域還很少見到。可能是因為它屬於格律詩的範疇,在那幾個網站的創作者、優秀作品也相對較少。這裏面有禪意的,就更是少上加少了。我見過的,有黃棘的《小城黃昏》:


紅日落西山
霞光雲影待夜眠
青燈獨向晚

寫黃昏日落,一燈獨明。而燈有引領、照亮之意,傳燈更象征著佛家傳法。
我早幾年也曾嘗試過,感覺很不好寫,一不小心就有“老幹體”的嫌疑,後來就放棄了。勉強能看的有兩個,附在後面:

微雪飄空中
忽左忽右恍如夢
落地即消融

花艷淺草香
輕風牽著初春來
池靜雲徘徊


推薦人:南北

推薦理由:奧冬在日本俳句、漢俳、微型詩與禪和現代禪詩的關系上,借鑒其他的研究成果,並加入了個人的寫作體驗,這是寫作者個體不可替代的悟知結果。每個人都有,但要完整的用文字表達出來,是很需要一番功夫的。


延續閱讀·禪思秘徑 ~~

雁南飛:《一首詩的簡單形成》
現代禪詩的概念闡釋
禪詩·詩禪·空手把鋤頭
碧青·五月的歌聲布滿天空
楊瑪利 張明正:修練的軌跡
阿城·閑話閑說(23)
甲木木:贏家
陳之藩的《圖畫式的與邏輯式的》
陳繼儒·幽窗小記

Views: 170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Kreatif on December 31, 2014 at 10:39am

《愛墾禪敘事·墨水》

一滴墨汁落在一杯清水里,
這杯水立即變色,不能喝了;
一滴墨汁融在大海裡,
大海依然是蔚藍色的大海。
為什麼?因為兩者的肚量不一樣。

不熟的麥穗直刺刺地向上挺著,
成熟的麥穗低垂著頭。
為什麼?因為兩者的份量不一樣。

寬容別人,就是肚量;
謙卑自己,就是份量;
合起來,就是一個人的質量。

Comment by Kreatif on December 29, 2014 at 10:15pm

一切皆空

山岡鐵舟到處參訪名師。一天,他見到了相國寺的獨園和尚。

為了表示他的悟境,他頗為得意地對獨園說道:“心、佛,以及眾生,三者皆空。現象的真性是空。無悟、無迷、無聖、無凡、無施、無受。”

當時獨園正在抽煙,未曾答腔。但他突然舉起煙筒將山岡打了一下,使得這位年輕的禪者甚為憤怒。

“一切皆空,”獨園問道,“哪兒來這麼大的脾氣?”

Comment by Kreatif on December 10, 2014 at 12:33pm

泥濘路上

某日,坦山和尚與一道友一起走在一條泥濘小路上,此時,天正下著大雨。

他倆在一個拐彎處遇到一位漂亮的姑娘,姑娘因為身著綢布衣裳和絲質衣帶而無法跨過那條泥路。

“來吧,姑娘,”坦山說道,然後就把那位姑娘抱過了泥路,放下後又繼續趕路。

一路上,道友一直悶聲不響,最後終於按捺不住,向坦山發問:“我們出家人不近女色,特別是年輕貌美的女子,那是很危險的,你為什麼要那樣做?”

“什麼?那個女人嗎?”坦山答道,“我早就把她放下了,你還抱著嗎?”  

Comment by Kreatif on December 10, 2014 at 12:22pm

日研三 廖詩文《禪與日本文化》

第七章禪與俳句:形成俳句詩意靈感基礎的禪直覺

禪與日本藝術觀念之間的精神聯繫。離開佛教遑論日本文化。就對日本文化諸形態的影響或關係而言,禪宗與其他的佛教派別有所不同。禪的哲學屬於大乘佛教,要體驗這一哲學要直接洞察我們自身的存在--即實在的秘密。它只要獲得內在的體驗,沒有悟就沒有禪。禪與悟是同義詞。悟這一體驗的重要性只能屬於禪所特有的東西。禪宗特別主張悟的意義,認為該用直覺而非概念去把握生命及事物的終極真理。禪宗的這些主張對培養日本人的藝術鑑賞力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悟。悟的體驗用普通教授法是得不到的。它需要特別的技術,去指示那些超理智的存在。生命充滿神秘。哪裏有神秘,哪裏就有禪,藝術家則稱這種神秘為「神韻」或「氣韻」,把握它就達到悟境。任何藝術都存在神秘、氣韻或者日本人說的「妙」。禪與這部分相通,而真正的藝術家與禪匠一樣都是領悟事物之妙的天才。日人說的「幽玄」與「妙」相近,禪幫助日人去接觸、領悟各種藝術部類中的神秘性創造本能的存在。

禪、直覺與俳句。禪與包容著五感、常識、陳腐的道德論,及各種邏輯性的爭論之平凡世界並無不同。但對於真理或原理,禪卻有獨特的直覺。這種直覺在俳句這一詩歌形式中得到表現,成了世上最具特色的文學式樣之一。

日本人與俳句。日人的心性特長不在於對事物建立龐大的思想體系。這是因為日人沒有經過抽像化的薰陶,所以沒有這種思維的深刻性。日人擅長用直覺把握真理並藉表象現實的將此表現出來。因此,瞭解日本人就意味瞭解俳句,瞭解俳句又與禪宗「悟」的體驗發生接觸。俳句本身不表達任何思想,它只用表現去反應直覺。直覺是內心的、個人的、直接的、無法言傳、因此,表象變成為手段來表達人的直覺。在這的表象就形同觀念或概念。因此,日本的俳句不需長篇幅、修飾和理性的思維。它避免一切觀念的東西,避免無意識、「藏識」的被破壞。俳句的意圖在創造出最適當的表象去喚醒他人心中的直覺。為此,當日本的天才想宣洩他們的藝術衝動時,俳句就成為最自然、最貼切、最生動的詩的形式。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