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雜誌專訪溫瑞安:微語溫風俠道逢

數位時代雜誌(台湾)專訪专访原籍馬來西亞、現居香港的武俠小說名家温瑞安談微媒體。

問:關於嘗試寫微小說的原因,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有提到,一是因為好玩嚐鮮,二是因為答應了網易編輯的約稿, 但閉關十五年突然用數位的方式復觸動您鮮,嘗試寫作的關鍵是什麼?

溫:我想還是回答得直接一些的好。我一直是個專業作家。雖然近幾年來我也建立了我的生意,投資的連鎖小店已開了几家,但我的主職還是寫作。

一個專業作家寫作,是不須要靈感的。靈感好比內力,你要是已花了數十年修煉,一早已如影隨形,如魅吸髓的,形隨神至,意隨聲到,不是打開個盒子磨亮口神燈就可以逮著的。

平時他的生活體驗,讀書閱歷,全都是他的火藥庫、兵器房,好比在擂臺上,十八般武器,比那樣就耍那樣,如在長街窄巷遇敵,抄板櫈拿石頭也可以一拼。

雖 然不一定能贏,但至少可以應戰。所謂人傳閉關15年,只是我絕足于交際、應酬,以及在出版、發表各方面版權合約等遇上中輟和挫折、困擾,無法將續作和新稿 發佈印行而已。

實際上,我一直有寫,讀者粉絲,也不斷催促填坑,當然他們並不理解個中原委。

至少,在這十幾年里,我至少仍有五個專欄在寫,每年連同網上發佈的作品,都不少于35萬字.

相信這一數字,在一般作家都不算少寫了。

不過,哪怕我曾是多個溫迷、溫書、溫小說論壇的所謂“本尊”,但我仍不會發文、打 字,但這一點也沒影響我的創作和運作。我先一口氣寫好了十篇、八篇,然後交給助理、編輯和子弟們敲字,我至少再校過兩三遍,然後才發佈、更新。

這正是我想告訴那些可能像我,還不習慣用電腦敲字和發佈平台的同道,不必抗拒網上平台發表的方式,先寫了,再交人敲字,盡管有些周折,費些周章,但還是一樣能暢快運作,愉快寫作的。

而且,因為隔了那么一隔,有點像王國維“文心雕龍”里指的美學上的“隔”,即是“距離”,反而還能過濾那么一下,披沙瀝金多个一程序,對 作品和心態也有好處。

我隨時、隨地、甚麼題材都可以寫作,也不拒絕任何方式寫作,網易編輯找到我的特別助理“冷血的牛”向我約稿,我馬上、即時就在火車旅途中答允了。

好比我本來就是一匹短途馬,你要我去跑1000米,我是正中下懷,更是故劍重逢哩!

問:您曾提過微武俠像打詠春一樣,比長拳更加精悍。《俠道相逢》連載至今已有數月之久,您目前還有哪些新的體驗和心得?在寫作過程中有什麼小故事可以與我們分享?

溫:“俠道相逢”連載也快九个月了吧?沒事。我有時坐車時寫幾篇,喝茶時寫幾篇,一早送交學生、弟妹、助手們敲字,打印出來,我再三修改就是了。

寫小 說,好比做時裝,我可以設計得很奢華,很隨和,很風格化,很濃豔很誇張或者很混搭,但寫微小說,就是訂做鞋子,我得要做適合那對腳的主人尺寸方可。

寫微小 說,對我沒有難度。大概在1987年後,我在香港第一大報社長周石邀約下,長時間在東方日報寫過“雙子星小說”,大概就兩三百字,還要有兩個不同的結局。

我又在香港亞洲電視周刊和中時晚報、自立晚報長期連載過武俠極短篇,“遊俠納蘭”系列就是這樣“逼”出來的。

我以前在新馬台灣甚至香港,辦文學社團的時 候,常請大家試驗,例如用一千字描寫一杯水,但不能超出那杯水的範圍,或用兩千字寫一拳打去的細節和動作,不能超出那一拳以外的描述。

這樣或可以自我訓練自己文學的凝聚力和描寫能力。對專業作家而言,你要我一百四十來字,我就寫精萃的。

你要我寫十四萬字,我就寫細節。你要是只給我八十二个字,只要我答應 了,我一樣能交出稿來。你總不會在廁所裏打閗選擇用長矛吧?

不過請你特別注意的是,我的“俠道相逢”是微小說,可是每天同時發布的兩篇雜文微專欄:“溫風 細語”和“室有余溫”,“收视率”好像已後來居上。

轉發和評論恐怕骎骎然青出于藍,反應已超出理想,一樣沒給微小說比下去。

問:創作微小說跟以往創作長篇故事時有何不同?撰寫微小說時需注意那些要點?

溫:撰 寫像超過百萬字的長篇,我大抵是用油畫的方式,一層一層的塗抹上去,到後來才壁壘分明,圖窮匕現。

寫微小說、極短篇,我是用雕刻的方式,把多余的東西一一 削去、刪減。如果拿技法作比譽,寫長篇我用的是顯微鏡、放大鏡,有時要鉅細無遺。

寫微小說只是按快門,那一刹那就是永恒。

問:您認為網路新工具和平台的出現,對文學創作帶來甚麼影響?如創作方式/露出管道變多/影響力更大等。

溫:網絡新平台與工具,讓文學創作傳播,更廣泛更深入更靈活更互動更好玩,影響力也更大,乃至終于可以達成全民創作的夢想。

壞處是:因爲發表太易,所以 有些寫作品會較輕忽、較速食、較失衡、較不負責任。

發展下去,寫手越來越多,讀者越來越少。凡事有好必有壞。每個時代都有文藝發佈和表達的新形式和新管 道,我們不應該拒抗,而應該善加利用。

問:您認為相較於以前長篇小說的商業模式,如改編、授權等,微小說又能開創哪些新的營收方式?

溫:微小說一樣能收輯出版、出書。要改編成影視劇作,那也篇幅太少了吧?

不過,現在微電影的崛起,幾乎已显然威脅了正統影視的制作,我們也不該忽略這個 大趨向的可能性。

我在網易,開始就一微小說,外加兩個微專欄,不知怎的,現在已近六百七十萬的關注了,那都是讀者對我的支持與厚愛,約訪問、約稿、約出 版、約影視版權。

甚至約演講、約座談、約剪綵,幾乎每天都透過這管道找上我助理和編輯,雖然推掉的是百分之九十,但還是忙得不亦樂乎。

你說對商人而言是不 是無限商機,對創作人來說是不是别有天地?

我認爲:我只是文學作品消費鏈上的一個環節,我只管用心寫我的,並且把它寫好,別的事不該我管,我也管不了。

世 間一切事,在盡心盡力後,隨緣適性就是了。

(刊于2012年5月號台湾數位時代雜誌)

Views: 10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