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9)

到了那裏夏末,有關動物莊園裏種種事件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半個國家。每一天,斯諾鮑和拿破倫都要放出一群鴿子。鴿子的任務是混入附近莊園的動物中,告訴他們起義的史實,教他們唱“英格蘭獸”。

這個時期,瓊斯先生把大部分時間都在泡在威靈頓雷德蘭的酒吧間了。他心懷著被區區畜牲攆出家園的痛苦,每逢有人願意聽,他就訴說一通他的冤屈。別的莊園主基本上同情他,但起初沒有給他太多幫助。他們都在心裏暗暗尋思,看是否能多少從瓊斯的不幸中給自己撈到什麽好處。幸而,與動物莊園毗鄰的兩個莊園關係一直很差。一個叫作福克斯伍德莊園,面積不小,卻照管得很差。廣闊的田地裏盡是荒蕪的牧場和丟人現眼的樹籬。莊園主皮爾金頓先生是一位隨和的鄉紳,隨著季節不同,他不是釣魚消閑,就是去打獵度日。另一個叫作平徹菲爾德莊園,小一點,但照料得不錯。它的主人是弗雷德里克先生,一個精明的硬漢子,卻總是牽扯在官司中,落了個好斤斤計較的名聲。這兩個人向來不和,誰也不買誰的帳,即使事關他們的共同利益,他們也是如此。

話雖如此,可是這一次,他們倆都被動物莊園的造反行動徹底嚇壞了,急不可待地要對他們自己莊園裏的動物封鎖這方面的消息。開始的時候,他們對動物們自己管理莊園的想法故作嘲笑與蔑視。他們說,整個事態兩周內就會結束。他們散佈說,曼納莊園(他們堅持稱之為曼納莊園,而不能容忍動物莊園這個名字)的畜牲總是在他們自己之間打鬥,而且快要餓死了。過一段時間,那裏的動物顯然並沒有餓死,弗雷德里克和皮爾金頓就改了腔調,開始說什麽動物莊園如今邪惡猖獗。他們說,傳說那裏的動物同類相食,互相用燒得通紅的馬蹄鐵拷打折磨,還共同霸占他們中的雌性動物。弗雷德里克和皮爾金頓說,正是在這一點上,造反是悖於天理的。

然而,誰也沒有完全聽信這些說法。有這樣一座奇妙的莊園,在那兒人被攆走,動物們掌管自己的事務,這個小道消息繼續以各種形式流傳著。整個那一年,在全國範圍內造反之波此起彼伏:一向溫順的公牛突然變野了,羊毀壞了樹籬,糟踏了苜蓿,母牛蹄翻了奶桶,獵馬不肯越過圍欄而把背上的騎手甩到了另一邊。更有甚者,“英格蘭獸”的曲子甚至還有歌詞已經無處不知,它以驚異的速度流傳著。盡管人們故意裝作不屑一顧,認為它滑稽可笑,但是,當他們聽到了這支歌,便怒不可遏。他們說,他們簡直弄不明白,怎麽就連畜牲們也竟能唱這樣無恥的下流小調。那些因為唱這支歌而被逮住的動物,當場就會被責以鞭笞。可這支歌還是壓抑不住的,烏鴉在樹籬上囀鳴著唱它,鴿子在榆樹上咕咕著唱它,歌聲滲進鐵匠鋪的喧聲,滲進教堂的鐘聲,它預示著人所面臨的厄運,因而,他們聽到這些便暗自發抖。

十月初,玉米收割完畢並且堆放好了,其中有些已經脫了粒。有一天,一群鴿子從空中急速飛回,興高采烈地落在動物莊園的院子裏。原來瓊斯和他的所有夥計們,以及另外六個來自福克斯伍德莊園和平徹菲爾德莊園的人,已經進了五柵門,正沿著莊園的車道向這走來。除了一馬當先的瓊斯先生手裏握著一枝槍外,他們全都帶著棍棒。顯然,他們企圖奪回這座莊園。

這是早就預料到了的,所有相應的準備工作也已經就緒。斯諾鮑負責這次防禦戰。他曾在莊主院的屋子裏找到一本談論儒略·凱撒征戰的舊書,並且鑽研過。此時,他迅速下令,不出兩分鐘,動物們已經各就各位。

當這夥人接近莊園的窩棚時,斯諾鮑發動第一次攻擊,所有的鴿子,大概有三十五只左右,在這夥人頭上盤旋,從半空中向他們一齊拉屎。趁著他們應付鴿子的“空襲”,早已藏在樹籬後的一群鵝沖了出來,使勁地啄他們的腿肚子。而這還只是些小打小鬧的計策,只不過制造點小混亂罷了。這幫人用棍棒毫不費力就把鵝趕跑了。斯諾鮑接著發動第二次攻擊,穆麗爾、本傑明和所有的羊,隨著打頭的斯諾鮑沖向前去,從各個方向對這夥人又戳又抵,而本傑明則回頭用他的小蹄子對他們尥起蹶子來。可是,對動物們來說,這幫拎著棍棒、靴子上又帶著釘子的人還是太厲害了。突然,從斯諾鮑那裏發出一聲尖叫,這是退兵的信號,所有的動物轉身從門口退回院子內。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