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8)

聽到這些,所有的動物都突然迸發出一陣恐懼的哭嚎。就在這時,坐在車上的那個人揚鞭催馬,馬車在一溜小跑中離開大院。所有的動物都跟在後面,拼命地叫喊著。克拉弗硬擠到最前面。這時,馬車開始加速,克拉弗也試圖加快她那粗壯的四肢趕上去,並且越跑越快,“鮑克瑟!”她哭喊道,“鮑克瑟!鮑克瑟!鮑克瑟!”恰在這時,好像鮑克瑟聽到了外面的喧囂聲,他的面孔,帶著一道直通鼻子的白毛,出現在車後的小窗子裏。

“鮑克瑟!”克拉弗淒厲地哭喊道,“鮑克瑟!出來!快出來!他們要送妳去死!”

所有的動物一齊跟著哭喊起來,“出來,鮑克瑟,快出來!”但馬車已經加速,離他們越來越遠了。說不准鮑克瑟到底是不是聽清了克拉弗喊的那些話。但不一會,他的臉從窗上消失了,接著車內響起一陣巨大的馬蹄踢蹬聲。他是在試圖踹開車子出來。按說只要幾下,鮑克瑟就能把車廂踢個粉碎。可是天啊!時過境遷,他已沒有力氣起了;一忽兒,馬蹄的踢蹬聲漸漸變弱直至消失了。奮不顧身的動物便開始懇求拉車的兩匹馬停下來,“朋友,朋友!”他們大聲呼喊,“別把妳們的親兄弟拉去送死!”但是那兩匹愚蠢的畜牲,竟然傻得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只管豎起耳朵加速奔跑。鮑克瑟的面孔再也沒有出現在窗子上。有的動物想跑到前面關上五柵門,但是太晚了,一瞬間,馬車就已沖出大門,飛快地消失在大路上。再也見不到鮑克瑟了。


三天之後,據說他已死在威靈頓的醫院裏,但是,作為一匹馬,他已經得到了無微不至的照顧。這個消息是由斯奎拉當眾宣布的,他說,在鮑克瑟生前的最後幾小時裏,他一直守候在場。


“那是我見到過的最受感動的場面!”他一邊說,一邊擡起蹄子抹去一滴淚水,“在最後一刻我守在他床邊。臨終前,他幾乎衰弱得說不出話來,他湊在我的耳邊輕聲說,他唯一遺憾的是在風車建成之前死去。他低聲說:‘同志們,前進!以起義的名義前進,動物莊園萬歲!拿破倫同志萬歲!拿破倫永遠正確。’同志們,這些就是他的臨終遺言。”


講到這裏,斯奎拉忽然變了臉色,他沈默一會,用他那雙小眼睛射出的疑神疑鬼的目光掃視了一下會場,才繼續講下去。


他說,據他所知,鮑克瑟給拉走後,莊園上流傳著一個愚蠢的、不懷好意的謠言。有的動物注意到,拉走鮑克瑟的馬車上有“屠馬商”的標記,就信口開河地說,鮑克瑟被送到宰馬場了。他說,幾乎難以置信竟有這麽傻的動物。他擺著尾巴左右蹦跳著,憤憤地責問,從這一點來看,他們真的很了解敬愛的領袖拿破倫同志嗎?其實,答案十分簡單,那輛車以前曾歸一個屠馬商所有,但獸醫院已買下了它,不過他們還沒有來得及把舊名字塗掉。正是因為這一點,才引起大家的誤會。

動物們聽到這裏,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氣。接著斯奎拉繼續繪聲繪色地描述著鮑克瑟的靈床和他所受到的優待,還有拿破倫為他不惜一切代價購置的貴重藥品等等細節。於是他們打消了最後一絲疑慮,想到他們的同志在幸福中死去,他們的悲哀也消解了。

在接下來那個星期天早晨的會議上,拿破倫親自到會,為向鮑克瑟致敬宣讀了一篇簡短的悼辭。他說,已經不可能把他們亡故的同志的遺體拉回來並埋葬在莊園裏了。但他已指示,用莊主院花園裏的月桂花做一個大花圈,送到鮑克瑟的墓前。並且,幾天之後,豬還打算為向鮑克瑟致哀舉行一追悼宴會。最後,拿破倫以“我要更加努力工作”和“拿破倫同志永遠正確”這兩句鮑克瑟心愛的格言結束了他的講話。在提到這兩句格言時,他說,每個動物都應該把這兩句格言作為自己的借鑒,並認真地貫徹到實際行動中去。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