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H. 勞倫斯:色情與淫穢(5)

當然,這個過程也是消耗精力的。英國人真正的手淫始於十九世紀,從那時起,一直持續到今天,把真正的活力和人的真正存在大量挖走,以致今天的人只剩下了一層空殼。人的反應已經遲鈍,感覺已經失靈,一切建設性的活動都已幾乎終止,剩下的只是一副軀殼,一個被掏空一半的尤物,它關心的只是自己,既不會給予,也不會獲取。人具有生命力的部分既不會給,也不會拿,這就是手淫的結果。禁錮在自我的惡性循環里,不同外界發生任何有生命力的聯系,這個自我勢必越來越空洞,直至淪為虛無,化作烏有。

虛無也罷,烏有也罷,它卻仍然抓著那骯髒的小秘密不放,而且仍然在那兒偷偷地摩擦它,點燃它。永遠是惡性循環。它自有一種怪異而盲目的意志。

一位最同情我的批評家這樣寫道:“如果勞倫斯先生對性的態度被接納,那麽,有兩件東西就會消失:愛情詩和淫猥故事。”我想,這是事實。但問題是,他所說的愛情詩是指哪一篇。如果是指“誰是西爾維亞,她是做什麽的?”那麽,讓它消失也罷。所有純潔、高貴、被上天祝福的作品都是那些淫猥故事的翻版。你就像一朵花!正是!我們可以看到一位年邁的紳士把雙手放在純潔少女的頭上,祈禱上帝讓她永遠如此純潔,如此幹凈和美麗。真是太好心了!但也不過是色情!一方面是那個骯髒的小秘密,另一方面卻翻著眼睛仰望天堂!他完全明白,如果上帝果真讓這位少女保持如此幹凈、純潔和美麗——他那種庸俗意義上的“幹凈”、 “純潔”、“美麗”——那麽,再過幾年,她就會變成一個不幸的老姑娘,既不純潔,也不美麗,而只是幹癟,可憐。所以說,多愁善感肯定預示著色情。為什麽少女純潔可愛,年邁的紳士就一定要“心中掠過一絲悲愁”呢?除了手淫者,我們每個人面對這麽一位少女都會高興地想:哪個幸運的小夥子會得到這麽可愛的新娘啊!——那些自我封閉,滿足色情意識的手淫者是絕不會這樣想的。悲愁一定會襲擊他那顆殘忍的心!讓這種愛情詩見鬼去吧!我們中它們的毒太深了。玩弄著那骯髒的小秘密,翻著眼睛仰視天堂。

但是,如果指的是那些健康的愛情詩,如“我的愛人如紅紅的玫瑰!”那又該另當別論了。只有當我的愛人不是那純而又純的百合花時,她才可能是紅紅的玫瑰。反正今天這種純而又純的百合花,似乎到處都在泛濫。讓這些百合花和那些抒情詩見鬼去吧!讓它們同那些淫猥的故事一起統統滾蛋。它們是夥伴,一個比一個更色情,同那些骯髒的故事如出一轍——一方面玩弄那骯髒的小秘密,一方面卻把眼睛盯著天堂。呵,如果羅伯特·彭斯能按他的原樣被人們理解和接受的話,那麽你的愛人或許仍有可能是朵紅紅的玫瑰。

惡性循環,手淫的惡性循環!自我意識的惡性循環——從來不可能充分認識自己的自我意識,從來不會徹底而公開地醒悟的自我意識,但卻對骯髒的小秘密喋喋不休。在家長、教師、朋友——每個人中間,這惡性循環都是個秘密。尤其是家庭的惡性循環,更是邪惡無比。一方面是新聞界對秘密大耍陰謀,另一方面仍不停地玩弄骯髒的小秘密。毫無必要的手淫!沒完沒了的純潔!邪惡的循環!

怎麽才能擺脫它呢?只有一條路:公開一切秘密!不再要什麽秘密!要想阻止精神方面可怕的性瘙癢,唯一的辦法就是坦率自然地公開性的秘密。這不是一樁易事,因為這個秘密就如螃蟹一樣狡猾。但總得有個開頭,如果做父親的能對自己惱人的女兒說:“孩子,我從你身上得到的唯一樂趣就是生你的樂趣。”那就算做了很多工作,使他本人和他女兒從骯髒的小秘密中擺脫出來。

怎麽才能擺脫那骯髒的小秘密?事實上,對我們這些遮遮掩掩的現代人來說,這是相當困難的,僅僅具有智慧和科學頭腦(像瑪麗·斯托普斯醫生一樣)不行。當然,像瑪麗·斯托普斯醫生那樣聰明和有科學頭腦總比那些虛偽的灰色衛道士好得多。但是,如果是以嚴肅認真的態度來對待智慧和科學,那也只能給骯髒小秘密消毒,你便有可能要麽嚴肅和聰明過度而把性也一塊兒消滅掉,要麽把它搞成一種消過毒的秘密,有許多人把骯髒的小秘密拿出來用科學詞句徹底消毒,這種人不幸的“自由”和“純潔”的愛情很可能只會比一般“骯髒的小秘密”式的愛更加哀婉動人。其危險在於,在消滅骯髒的小秘密的同時也完全消滅了充滿活力的性,只留下科學的、深思熟慮的機械手法。

許多在性方面真正地“自由”(自由和純潔)的人,都遭到了這種結局。他們把性精神化,直至它變成什麽都不是,只成為精神上的量。這樣做的後果總是災難性的,從來沒有例外。

從更大的範圍上看,那些思想解放的波希米亞人亦遭到了這樣的結果。今天,許許多多的年輕人,無論他們是否到過波希米亞,都變成了波希米亞人。波希米亞人是“性自由”者,對他或她來說,骯髒的小秘密根本不是秘密,相反,倒是一個相當公開的問題。他們沒有什麽不能說的,一切能披露的全都披露了。他們想做什麽就做什麽。

那麽,結果怎麽樣呢?顯然他們消滅了骯髒的小秘密,但他們也同時消滅了其他的一切。也許,有些骯髒仍然沾著沒掉,性仍然被視為是骯髒的,但秘密帶給人的激奮消失了。因此,現代波希米亞人就感到一種可怕的乏味和壓抑,正如今天許多年輕人內心產生的乏味和空虛一樣。他們以為自己已消滅了骯髒的小秘密,秘密帶來的激奮消失了,可有些骯髒的東西還在。此外,就是壓抑、惰性、死氣沈沈、因為性是我們活力的源頭,可如今水源已不再胃水了。(姚暨榮 譯 / 待續)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