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H. 勞倫斯:色情與淫穢(4)

在我看來,整個色情的問題都是個隱秘的問題。一旦秘密被捅穿,也就沒什麽色情可言。但隱秘和羞怯是截然不同的兩樣東西。隱秘總帶有一點害怕的成分,並且常常上升為仇恨;羞怯則比較溫和、含蓄。如今,羞怯被丟進風中,甚至當著那些灰色衛道士的面。而隱秘卻被緊緊地抱著不放,實際上,隱秘本身就是一種罪惡。那些灰色衛道士的態度是:親愛的姑娘們,只要抱著你們骯髒的小秘密,你們就可以拋棄一切羞怯。

這種“骯髒的小秘密”已成了當今大眾的寶貝。這是一種暗藏的傷痛或炎症,一旦受到摩擦或抓傷,就會產生強烈的、看起來似乎十分美妙的興奮。所以,人們一再摩擦,抓撓,直至它暗暗地越來越熱,人的神經和精神狀態也就受到越來越嚴重的損害。我們不妨說,如今的愛情小說和電影有一半都要依靠這種悄悄摩擦骯髒小秘密的舉動來取得成功。你盡可以把這種小秘密稱為性激動,但這是一種遮遮掩掩的、偷偷摸摸的、十分特別的性激動。那種大大方方、樸素自然的性激動(你可以在卜伽丘的小說里找到它)一刻也不能同現代暢銷書里那種靠摩擦骯髒的小秘密而產生的偷偷摸摸的激動相混淆。這種偷偷摸摸地摩擦想象中的發燒點的做法,是現代色情的核心,它十分殘忍,十分危險。由於它很狡猾,鬼祟,你不可能輕而易舉地揭露它。於是,廉價的暢銷愛情小說和電影便興旺發達起來,甚至受到道德衛道士們的稱讚,因為所獲得的一切偷偷摸摸的性興奮,都是在純潔的內衣下面進行的,沒有一個粗俗的詞告訴你此間正發生著什麽。

如果沒有秘密,也就無所謂色情了。但是,如果說色情是偷偷摸摸的結果,那麽,色情本身的結果又是什麽呢?它會對個人產生什麽影響呢?

它對個人的影響是多方面的,並永遠是有害的,但有一種影響也許是不可避免的。今天的色情,無論是橡皮色情物商店還是暢銷小說、電影、戲劇中的色情,都毫無例外地是自我虐待的手淫等惡行的興奮劑。無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現代色情都是手淫的直接誘因。只可能是這樣。當那些灰色衛道士哀嘆某對青年男女又去做愛時,他們實際上是在哀嘆這對青年男女沒有各自去手淫。性總得有個去處,對青年男女來說更是如此。於是,在我們這個偉大的文明時代中,它便往手淫的方向發展了。而我們大多數流行文學,廣受歡迎的娛樂項目都是為了刺激手淫而存在。手淫是人類最大的隱私,遠比排泄要隱秘得多。它是性隱秘的一種必然結果,完全是我們那美麗色情的“偉大”文學逗引起來的。這種文學在你不知不覺中,便把那骯髒的小秘密往你身上塗。

我聽到現在的男士、教師、牧師等人士談論手淫時,把它當作解決性問題的唯一方法,除此便別無他法。這至少是誠實的。性的問題是客觀存在的,你無法隨心所欲地趕走它。就這樣,在母親、父親、教師、朋友和敵人都把它當作秘密和禁忌的情況下,性自己找到了解決辦法——手淫。

這種解決方法怎麽樣?我們接受嗎?世上所有的灰色衛道士都接受嗎?如果接受,他們現在就應該堂而皇之地公開接受。我們不能再對手淫,男女老少中的手淫現象視而不見了。那些隨時準備查處所有公開、直率的性表現的道德衛道士們,現在被迫拿出他們唯一的正當理由了:我們情願大家手淫。如果公開宣布這種選擇,那便可使現存的檢查方式合理、合法化。如果道德衛道士們寧願人們去手淫,那麽他們現在的做法就是正確的,流行的娛樂項目就該是現在這個樣子。如果性生活是徹頭徹尾的罪孽,而手淫則比較純潔和無害,那麽一切都好極了,就讓事物照現在的樣子繼續發展下去吧!

然而,手淫果真無害嗎?果真比較純潔和無害嗎?我不認為是這樣。對年輕人來說,一定量的手淫是不可避免的,但並不因此而是自然的。我想,沒有一個小夥子或姑娘在手淫時,會沒有羞恥感,沒有憤懣和無出息的感覺。性衝動之後,接踵而來的便是羞恥、憤懣、屈辱和無出息的感覺。隨著歲月的流逝,這種感覺加深,直到發展成一種壓抑的憤恨,因為總有一種無法擺脫它的感覺。手淫一旦成為習慣,是不容易擺脫的。盡管結了婚,或有其他風流韻事,它也總是持續下去,直至老年。而且,總使人暗暗地有一種無能和屈辱感。這也許就是我們這個文明時代最深刻、最危險的癌癥。手淫不是什麽比較純潔、比較無害的罪孽,從長遠的觀點看,它是一個社會可能存在的最危險的性罪惡。也許它可以說得上是比較純潔——純潔居然就是這種樣子。但說它無害!!!

手淫的最大危險在於它只表現出銷蝕性。正常的性生活,總是既有付出又有獲得。原先的刺激消失,又會產生新的刺激;舊的快感完結,又有全新內容來補充。在所有涉及兩人的性生活中,甚至在同性戀者之間都是這樣的。但在手淫中,除了失去,便什麽也沒有了,根本沒有循環再生。只是消耗掉某種能量,沒有任何補充。從某種意義上說,人在自我作踐之後,身體就像一具死屍,沒有變化,只有繼續死亡。這就是我們所謂的徹底的損失。兩人之間的性生活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兩個人可能在性生活中彼此毀掉對方,但決不會產生手淫那種無效感。

手淫的唯一好處似乎在於可以使某些人釋放出某些精神能量,但這是精神方面的能量,經常以同樣的方法表現出來,在對無能進行分析和指責的惡性循環中表現出來,或在虛假和廉價同情、多愁善感的惡性循環中表現出來。大多數現代文學中的多愁善感和細微分析(常常是自我分析),正是自我作踐的一種標志,是手淫的表現。無論是男是女,這都是因為手淫而產生的一種有意識的活動。這種意識活動的一大特點在於它不具有真正的客體,有的只是主體。無論是小說還是科學作品,都統統一樣。作者從來無法逃離自我,他總是在自己那個惡性循環中緩緩地兜圈子。在如今活著的作家中沒有一位走出他自己那個圈子——畫家也不例外。因此,總是缺乏創新,沒有驚人之作。這就是手淫在自我循環中的結果,這是一種公開化了的自我吸收。(姚暨榮 譯 / 待續)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