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無人生?何處無百態?

靜心,便處處都是觀察處。

誰都知道我從十幾歲起便出入Ball場,有些人羨慕,真好福氣,享盡綺麗人生;有些人憎厭,真是無聊,定是個淺薄女子。

我才不管他呢!

從大排檔到麗晶宴會廳,我都坐得一樣舒服,不須以“我只坐大排檔”來顯示深度,那是什麽深度啊,

Ball場不錯是捧高踩低的地方,眾生相不但易看,而且夠快,我這部人生攝影機尚未拍完一切。

在Ball場說:“去過ST.Mortiz,滑雪便難以喜歡其他地方了”的上流社會人士,跟說“自從參加過歐洲遊覽團便難以喜歡東南亞了”的小中產階級,其實是同樣心態,不過前者說話的背景是麗晶大宴會廳,聽眾是衣冠楚楚人士;後者說話的背景是辦公室,聽眾是下了班到街市買菜的同事。

勢利心態,每個階層都一樣,表現其高人一等的道具不同而已。

無疑,Ball場很歡迎我,都說:“你來了特別好玩。”是啊,我是個很有趣的人,從不掃興只會添慶,人若無趣不如死掉,我很少把壞情緒帶出家門。

要是心情太壞,我會窩在家里不見人,明知,誰真正在心?傾訴,人家面對你時同情你安慰你,一轉過背,人家揶揄你批判你,要是活到如今還不明此理,便真的不識時務了。

Ball場是報刊集中火力褒貶談論的場所,無他,只因它星光璀璨,比爛衫戲好看。

林燕妮《男癡女迷》思維何用
人在未有思維之前,才是眾生平等的,一有了思維,便有很多成見和等級了。

一直最怕軟蠕蠕的蟲形物體,說什麽也不肯吃禾蟲,其實我並沒見過禾蟲,不過聽人家說過禾蟲很難看而已。

兩周前在番禹,午膳竟端上了蛋蒸禾蟲,我看都不敢看。有個女子說,既然你不敢看,那便干脆不看,閉上眼睛吃一口吧,試試味道如何。

那我便用力閉上眼睛吃了一口,居然味道鮮美,第二口也是閉上眼睛地享受了。

至此方知什麽叫做佛家的“無眼、耳、鼻、舌、身、意”,愈看得多愈想得多,障阻便愈多了。

叫個一歲小孩吃禾蟲,他會張開小嘴便吃了,因為他不知道那是什麽東西,也沒人告訴過他該不該吃,而他亦未曾有把醜陋和味道聯想起來的思維。

什麽名堂都是我們嘴巴里說出來的,狗看見的山並不叫做山,狗看見的我們並不叫做人,人永遠沒有野獸的自由,因為我們創造了名堂、創造了文字、創造了語言,之後我們便只用十分限圃的語言和名堂去思維,那種思維是狹隘的。

思維制造美與醜、好與壞、生與死,思維制造了整個宇宙。我們是宇宙的主人嗎?不,思維才是宇宙的主人,我們只是思維的奴隸、別人思維的奴隸和自己思維的奴隸。

偉大的思想家,到底有沒有存在的必要?我說沒有。到底他們制造了成見和門派,於是世界又有斗爭了。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