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十日》故事 9 の 二

賓主熱烈攀談,不覺到了晚飯時分,托勒羅讓他們各自按照本人的身分地位順序坐定,招待得十分殷勤,他們吃了這一頓臨時預備起來的晚飯。飯罷不久,托勒羅忖度他們一路上的辛苦疲乏,就請他們安息,床鋪被褥自然備極華麗;他自己不久也就寢了。

同時,托勒羅差遣到巴維亞去的那個仆人,已把這事告訴夫人。那夫人非但沒有娘兒們腔,而且氣派十分豪爽,立即把托勒羅所有的親友和仆從都找了來,幫著分頭籌辦豪華的筵席,一面吩咐人連夜打著火把出去邀請合城的達官貴人,一面吩咐下人在家里掛上綢緞的窗帷,鋪上華麗的臺布,掛上氈毯,一切都照著她丈夫的意思辦理。

第二天早上,薩拉丁和他的同伴們一起床,托勒羅就陪他們一塊兒上了馬,同時放出了幾只鷹,把他們帶到附近一個淺灘那里,指給他們看那些鷹飛得多麽敏捷。薩拉丁請他派個人把他們帶到巴維亞的一個上等客店里去,托勒羅就說:

“讓我來做諸位的向導吧,因為我也正要進城去。”

他們信以為真,非常高興,就跟著他一塊兒出發。大約在晨禱鐘響的時候,他們就來到城里,滿以為是到一家上好的客店去投宿的,卻被托勒羅帶到他自己家里去了。只見有五十來個當地的上等人早已等在門口,迎候這些陌生的嘉賓,並且馬上走過去要替他們卸鞍系馬。薩拉丁和他的夥伴們一見這情形,便知道這是怎麽一回事了,就說道:

“托勒羅先生,我們請求於你的並不是這個。昨天晚上已經打擾得你夠了,實在叫我們受之有愧。今天你應該讓我們趕路了。”

“諸位先生,”托勒羅回答道,“昨天晚上我有幸接待你們,只好算是機緣湊巧,因為我是在路上偶然碰到你們的,而且時間已晚,只得讓你們在那座小屋里委屈了一夜。可是今天諸位賞光駕臨舍下,我真是感激非凡了,就連我這許多親友們也要感激;如果諸位見外,不肯與我這些親友一塊兒吃頓便飯,那我也不便勉強。”

薩拉丁和他的夥伴們給這一番話說得無法推辭,只得下了馬,讓主人家領著他們走進那些布置得富麗堂皇的房間,脫下了旅行的服裝,休息了一會兒,就進入客廳,只見華麗的筵席已經擺好。他們洗了手,然後入席;山珍海味,一道道端上來,主人又殷勤地勸酒進菜;縱使帝王駕臨,也只能享受這樣的供奉了。薩拉丁和他的隨從雖然都是王侯公卿,看慣了珍貴的物品,如今見了這番場面,也不免暗中驚異;因為他們知道這位主人只是個平民,並非什麽公卿大臣。

宴畢撤席,賓主歡敘了一陣,這時天氣漸漸熱起來,托勒羅先生示意巴維亞當地的那些紳士告辭回家。於是他獨自一人陪著三位貴賓,把他們帶進一個房間,又把他夫人請出來相見,表示他沒有一樣貴重的東西隱藏著沒給他們看。夫人出來,只見她長得十分美麗,身子修長,衣飾豪華,一手攙著一個天使模樣的孩子,向貴賓們請安。貴賓們都站起身來,必恭必敬地向她問好,給她讓坐,又把那兩個孩子贊美了一通。她就愉快地和他們攀談起來,後來托勒羅因事告退,她就客客氣氣地問他們從哪兒來,到哪兒去,他們便把以前回答她丈夫的話,重新和她說了一遍,於是夫人和顏悅色地說道:

“這樣看來,我這個婦人的見識總還算不錯,我要請求諸位賞個光——我打算送給你們一些小禮物,希望你們不要見卻。不要忘了,女人家氣量小,只能送些小禮物,但願你們只看重送東西的人的情意,而不要計較物品的價值,收了下來吧!”

說著,她叫人把禮物拿來,原來是每人兩件袍子,一件是綢子滾邊的,一件是皮滾邊的,這種袍子不要說是平民、商人,就是王公大臣也穿得,她另外還給了他們三件線緞上衣和三條麻紗短褲,說道:

“請收下吧;我給我丈夫穿的也是同樣的衣服;至於其他幾樣東西,雖然不值什麽錢,也許對你們還合用,因為你們和尊夫人隔離得那麽遠,還得趕遠路,我知道生意人都喜歡穿得整整潔潔的。”

三個伊斯蘭教徒十分驚異,只覺得托勒羅先生真是禮數周到,不願意有絲毫的疏忽。他所贈送的那些華麗的衣服,一個商人是不配穿的,難道說,托勒羅先生已經看出了他們的身分了嗎?但他們當中有一個人回答道:

“夫人,這都是些貴重的禮物,我們不能輕易接受,不過你情意深厚,再三要送給我們,使得我們又不便推卻。”

這件事辦好,托勒羅先生回來了,夫人便告辭了他們,祈求天主為他們祝福,又拿了些東西按照等級去分發給他們的仆從。托勒羅先生又挽留他們再住一夜;因此,他們小睡了一會兒以後,就穿上新衣,騎著馬,跟他一塊兒繞城遊覽去了。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少不得又有多少高朋貴友陪著他們豪飲了一頓。飯後,談笑了一會,就上床睡覺。第二天早上醒來,他們又看見原來的三匹羸馬給換上了三匹肥大的駿馬,仆從們的馬也換過了。薩拉丁見了這情形,就轉過身去對他的夥伴們說道:

“我憑著真主發誓,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比這個騎士更有修養,更懂得禮貌。更通達人情世故的了。如果基督教國家的國王都象這個騎士一樣,埃及的蘇丹,就連一個也抵擋不住,別說許多國王團結在一起,準備來侵犯蘇丹。”

他們知道這次的禮物又是推卻不得,就再三道謝,然後上了馬。托勒羅領著一大群人把他們送出城去,走了好長一段路。薩拉丁這時已經對托勒羅頗有好感,不舍得和他分手,可是他急於趕路,只得要求他們趕快回去。托勒羅先生固然也舍不下他們,但也只得說道:

“諸位先生,既然如此,我也只得從命了。可是有一件事我必須和你們說明白:我不知道你們是誰,也不願意多打聽,只是任憑你們怎麽說。可是不管你們是何等樣人,我決不相信你們是商人。天主保佑你們!”

薩拉丁告別了托勒羅的夥伴們以後,就回答托勒羅道:“大爺,也許將來有一天,我們能把我們的商品拿給你看,那時候你一定會相信我們是商人了。再見!”

於是薩拉丁帶著他的隨從策馬前行,心里打定主意:只要能夠活著不死,只要他預料中的戰爭不會給他招來殺身之禍,他一定要回敬托勒羅,象他所受的款待一樣隆重。他又在他的同伴們前幾次三番贊揚托勒羅夫婦:他們的處世為人和殷勤好客,只覺得越說越說不盡。等他遍訪了西方各國,實在已是筋疲力盡,便和他的夥伴們乘船回到亞歷山德利亞去。他這次外出,獲悉了不少敵情,便著手準備防禦工作。再說托勒羅大爺,他回到巴維亞城里,想了好久,始終想不出這些人是誰,甚至於連一個約莫譜兒也想不出。後來十字軍東征了,到處都在招軍買馬,大事準備。托勒羅大爺顧不得他妻子再三的哀求和哭訴,毅然決然地參加十字軍。等他做好了一切準備、正要上馬動身的時候,他對他心愛的妻子說道: 夫人,想必你也明白,我這次參加十字軍,一方面是為了我自身的榮譽,另方面也是為了拯救我自己的靈魂。我把一切家務和我們的家聲,都托付給你。現在我走是走定了,可是後事變幻莫測,我哪里料得準我一定能夠回來了所以我請求你答應我一點,那就是說,不管我將來怎樣,若是遇到我生死不明的時候,你只消等我一年另一個月又一天,你就可以重嫁,這期限就從今天我出發的日子算起。”

Views: 5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