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9)

又次,我們來看圓明園。

在旅行的時候,風景名勝往往都是被某種框架事先限制了的,所以當我們一旦接受了這樣的框架,旅行也就不成為旅行了,甚至,去旅行還不如不去。因為這樣的旅行反而會把自己弄得特憤青、特無知。在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圓明園。一般而言,圓明園被認為是西方列強欺辱中國的證明,圓明園也因此而成為中國人心目中的最為理想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勿忘國恥”。所謂的“落後就要挨打”,是我們在面對圓明園的時候必然會頻頻提及的,而且也是都心以為然的?可是,圓明園憑什麽就竟然成為“西方列強欺辱中國的證明”?難道就因為那裏有“價值連城”的珍寶?難道就因為它是皇帝私家的“萬園之園”?

因此,這實在是一個完全已經被臉譜化了的故事。首先我一定要說,西方列強燒毀圓明園無疑是必須譴責的和詛咒的,也無疑是非常不應該的。同時我也還一定要說,當時的中國其實也並不落後,它的GDP在當時是高踞全世界的前列的。那麽,為什麽會引發戰爭爭端呢?無非是西方逼著我們做生意,可是我們並不情願。要知道,當時的世界觀念已經大變。英國法律就規定,從事國際貿易不需要經過國家特許,經濟自由化是所有人的神聖權力。因此,當時英法要求我們續約,所謂“北京駐使,內地旅行,長江通商,”可是我們卻很不情願。以現在的認識而論,這其實應該是雙方之間出現的種種爭端,這在國與國之間十分正常,完全可以通過雙邊協商談判來予以解決。可是,我們卻寧肯多開放幾個口岸也不肯在見皇帝是否磕頭和走哪個門的問題上讓步。於是,就引發了戰爭。因此,顯然不是落後就要挨打,而是觀念落後、體制落後才要挨打。“勿忘國恥”,什麽是真正的“國恥”?觀念落後、體制落後才是。

具體來看,當時的英法聯軍進入中國,也不能說毫無道理。他們是抓到了兩個機會的。一個,是法國的傳教士非法到中國傳教,中國人把他給槍斃了,還有一個,是一艘中國的商船掛著英國的國旗,廣州水師就把它當成海盜船給扣了,這樣你就得罪了英國人,得罪了法國人。當然,法國人和英國人就要求解決這兩件事。而且,要知道,當時英國來中國,是經過了全民公決的。1857年4月,英國全民公決支持對中國開戰。於是,這場戰爭應該是英國的人民在向中國開戰。當然,我們可能會想不通,不就是不準你在中國經商不準你在中國進行國際貿易嗎?值得嗎?但是,在英國人看來,就非常值得。你去看看美國的電影《拯救大兵瑞恩》,美國人竟然要用幾個人的生命去換一個人的生命,值得嗎?在美國人看來,當然值得! 9.11的時候,布什念死難者的名單,念了很長時間,試想,如果是我們的領導人,可能就是共有多少多少人死難,一句話帶過,可能連一個名字都沒有。所以,對於外國人來說,你殺他一個人就是全民的公敵,他們人權的意識很強。一個國家是幹什麽的?就是保護每一個人的,如果我有難你卻不保護我,那我要你這個國家幹什麽呢。這一點中國人可能理解起來很困難,因為我們總是被要求去愛這個國家,可是,卻從來不允許反問:你這個國家在什麽時候又愛過我呢?但是英國不同,他們是全民公決,在他們看來,國際法早就規定,經商是神聖的,也是應該得到保護的,因此,國家之為國家,當然要全力保護公民經商的神聖權利,最終,公決的結果是向中國宣戰。

再進一步,引發戰爭與圓明園被燒,畢竟並不存在邏輯關系。那麽,圓明園被燒的真實原因是什麽?過去,我們對這個問題都諱莫如深。現在回過頭來看,真是的原因是:大清明明打不過人家,卻又死要面子,因此耍了很多滑頭。例如,他們認為巴夏禮是英法聯軍的最高統帥,按照中國“擒賊先擒王”的思維,就設計他們誘擒巴夏禮等英法談判使團共39人,關在了圓明園,等到英法聯軍把他們救出來的時候,發現已有21人被虐死,只剩下了18人,而且是遍體鱗傷。據記載,被關在圓明園的俘虜,雙手被捆,整日下跪,三天水米未進,手腕處被皮繩勒得生出蛆蟲。《泰晤士報》記者鮑爾比第四天死去,屍體在牢房裏放置三天,後被扔到野地裏,讓野狗吃了;安德森中尉,手腳被勒得生出了蛆蟲,他看著手上的蛆蟲滿身蔓延,精神錯亂,大叫三天死去……這一切,無疑是違反了西方的國際法的,也違反了中國自古以來就奉行的“兩國交兵、不斬來使”的戰爭準則的。於是,為了報覆鹹豐皇帝,他們決定:火燒鹹豐皇帝的私家園林——圓明園。

由此我們發現,因為皇帝個人的屈辱而不惜一戰,這實在是中國近代史上的一場最慘痛也最無聊的戰爭。戰爭的結果,不但是鹹豐皇帝本人遭受了更大屈辱,而且國家的利益及人民的生命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在這當中,值得關註的不是什麽圓明園,而是中國在這場戰爭中喪失的150萬平方公裏領土。可是,我們在強烈譴責英法聯軍放火報覆的罪行的同時,卻蓄意隱瞞了專制制度的野蠻無恥,由於滿清皇帝的愚蠢無知、誤國誤民而導致的國家劇痛,也巧妙地轉嫁給了英法聯軍。皇帝的屈辱被說成是國人的屈辱,圓明園被焚毀也成了國人和國家遭受屈辱的象征,圓明園也因此而成為愛國主義與政治動員的最佳題材,這無異於一個天大的笑話。皇帝老子被別人抽了一巴掌,連他自己也早就忘了,但是奴才們卻沒齒不忘地牢記著這一巴掌,而且世世代代地認定皇帝老子的恥辱就是小的們的恥辱,這真是一種詭秘無比的美學移情!


順便再說一下圓明園的珍寶問題。

我們一定要明確,所謂圓明園,其實就是皇帝們的荒淫無恥、尋歡作樂之地,就是皇帝們傾全國之力建立的皇家妓院。至於它的美學價值,在我看來,是完全稱不上什麽 “萬園之園”、“天上之園”、中西建築合璧的。那個園子,從美學的角度看來,並沒有太大價值。例如,它的宮殿樓閣、亭台碑碣、橋廊水榭,都是清代風格,毫無創意,瑣碎、花哨,與唐宋時期建築根本不能相提並論。至於其中的歐式建築部分,也全為洛可可風格,明顯為非專業人士草率而為, “四不像”,非鹿非馬,雜種“半吊子”而已,沒有什麽美學價值。在羅馬風格的廣場上搞個音樂噴泉,再弄個十二生肖,豬啊羊啊狗啊牛啊的在那裏嘩嘩嘩地噴水,如此而已。坦率地說,今天就是一個縣政府的門口也不會這麽去弄的,實在土得掉渣。

例如,我們在遊覽圓明園的時候,都會遭遇所謂的被掠走的圓明園十二個青銅獸首的回購問題,也往往會被弄得十分憤青。可是,我一定要說,首先,這十二個青銅獸首不是國寶。幾個狗腦袋、牛腦袋、兔子腦袋、老虎腦袋竟然被說成是華夏瑰寶,這完全是不法商人的蓄意鼓噪。什麽是國寶?敦煌經卷、永樂大典才是,這十二個青銅獸首算什麽?如果非要說是藝術瑰寶,也該是郎世寧的家鄉去吹噓,因為他們把家鄉的藝術推介到了中國,至於我們自己,除了稱這十二個青銅獸首為偽藝術之外,實在無法再置一辭。

何況,1985年,一位美國古董商在加利福尼亞州一處私人住宅內無意中發現了馬首銅像以及牛首和虎首銅像的時候,牛首被放在浴室掛浴巾,虎首和馬首則被當成了普通的園藝裝飾品,擺放在了花園的水池旁。當時,這位古董商是以每尊1500美元的低價買下的。而且,據專家論證,當時是噴水系統壞了,經慈禧太後批準,這些獸首已經卸下放在了庫房裏,後來也沒有被英法聯軍搶走,而是監守自盜,被國人倒賣流失到國外的。可是,後來在不法商人以“我們民族那段屈辱歷史的代表和中國文物流失的縮影”來炒作之後,虎首最終以1544.475萬港幣成交,牛首最終以774.5萬港幣成交,馬首則為澳門賭王何鴻燊以6910萬港元購買。我不得不說,這對於中國人來說,才是最大的恥辱。

Views: 5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