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內心的呻吟,他讓步了,讓自己的心屈從於她。一個突如其來、溫和的笑意浮現在他的臉上。她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他的臉的那雙眼睛,慢慢地盈滿了淚水。他注視著她眼中冒出的這奇怪的水流,如同某個地方冒出的汩汩泉水。而他的心在胸中似乎燃燒、熔化了。

他看著她,再也受不了。他雙膝跪下,胳膊摟著她的頭,把她的臉緊緊地貼著自己的喉嚨。她非常安靜,而他似乎已經碎了的心在胸中帶著一種痛苦的挣扎在猛烈燃燒著。他感覺到她滾燙的眼淚慢慢地潤濕了他的喉嚨,可他沒動。

他感覺到滾燙的眼淚浸濕了他的脖子,滴到了頸根,然而他仍舊一動不動,似乎陷入了人類無休無止的永恒之中。只是現在,把她的臉貼緊他對他來說已經是必不可少的了;他永遠也不可能再放開她了。他永遠也不可能把她的頭從他胳膊緊緊的擁抱中放開,他要永遠保持這個姿勢,盡管內心痛苦地受到了傷害,但那對他來說也是生活。他不由自主地低頭看著她潮濕、柔軟的頭髮。

接下來,好像是突然間,他嗅到了令人厭惡的濁水的氣味,而就在同時,她掙脫開他,看著他。她的眼睛若有所思,深不可測。他害怕這雙眼睛,他閉上眼睛吻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只想要那雙眼睛不再顯露出那種可怕的若有所思、深不可測的神情來。

當她轉過臉再對著他時,微妙的紅暈已染上她的臉頰,眼睛里又露出那種喜悅光彩,這真讓他恐懼,然而他又想看見它,因為他更害怕那種疑惑的眼神。

“你愛我?”她相當畏縮地說。

“是的。”他痛苦而努力說出這兩個字。並不是因為這兩個字不是真的,而是因為那是所發生的事實。這兩個字似乎把他新近破碎的心再一次撕裂開來。而他幾乎不希望它是真實的,甚至現在也是如此。

她仰臉對著他,他俯身溫柔地吻她的嘴,給她永恒誓約的一吻。吻她的時候,他的心在胸中一陣緊縮。他從來沒有打算愛她,可現在一切完了。他已經垮過了他們之間的鴻溝,留下的只有束手無策,空虛冷寂。

這一吻之後,她的雙眼又慢慢盈滿了淚水。她離開他,一動不動地坐著,頭垂在一邊,雙手交叉地放在腿上。眼淚極為緩慢地跌落下來。房間里一片靜寂。他坐在爐前地毯上,也一動不動地坐在那兒,沒有說話。他那破碎的心奇異的痛楚好像要吞噬他。他應該愛她嗎?那就是愛了!他——一個醫生!那就這樣訂終身了!——要是他們知道了會怎樣嘲笑啊!——想到他們知道的情景,他真痛苦不堪。

他又朝她看看,陷入一種難以理解、無遮無掩的痛苦中。她低頭坐在那兒,陷入沈思之中。他看見一滴眼淚掉落下來,心便熱烈地跳動著。他這時才注意到她的一隻肩膀完全沒蓋上,一隻胳膊裸露著,因為房間昏暗,他隱約還能看見她的一個細小的乳房。

“你幹嗎哭呢?”他問道,聲音有些異樣。

“我不是在哭,真的。”她說道,有幾分恐懼地注視他。他伸出手,溫柔地握住她裸露的手臂。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