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洛麗塔》(8)

注意“如果”一詞。那種沖動應該比我要對付瓦萊裏亞的強得多。尤其註意,那時我就非常愚蠢了。如果或當你希望治我一死時,記住,只有一種瘋狂的驅使才能給我以獸性大發的力量(所有這些可能都修改了)。有時,我在夢中想要殺人,但你知道發生了什麼?比如說,我拿了一桿槍。比如說,我瞄準了一個滿不在乎、但我對他卻悄悄感興趣的敵人。噢,我立刻扣動了扳機,但子彈卻一顆接一顆都從綿羊似的槍口軟弱無力地掉到了地上。在這類夢中,我只想當著越來越惱怒的對手隱藏起我可笑的失敗。

今天吃晚飯時,老貓以一種母性的嘲弄,斜瞟著從旁一閃的洛對我說(我剛才正輕快地談論著我尚未決定留與不留的一撇牙刷似快樂的胡 須):“最好不,假如有人不想徹底發瘋。”立刻,洛推開她那盤蒸魚,打翻她的牛奶,憤然跳出吃飯間。“如果洛為她的態度道歉,”黑茲問,“明天跟我們一道去‘我們的鏡湖’遊泳是否會令您厭煩?”

過後,我聽見一連串劇烈的撞門聲,以及象從震中傳來的各種聲響,兩個對頭開始在那兒出言不遜了。

她沒有道歉。湖便告吹了。這可能真是笑話。

星期六。已經有好幾天我都讓門大敞著坐在屋裏寫作;這圈套今天才見效。她神色不定,躲躲閃閃,摩摩挲挲——為了掩蓋她不清自入的窘困——走了進來,在屋裏漫無目的地轉了一陣,對我在一張紙上的塗鴉產生了興趣。噢不:它們不是純文學作家授意在兩個自然段之間靈感的停息;它們是我醜惡邪念的象形文字(她不能弄懂的)。當她垂下她棕色的卷發,發絲垂落到我坐的那張桌前,“沙啞的亨伯特”用雙臂摟著她,痛苦地模仿是她的血親的樣子,她仍然研究著手裏的那張紙,我天真的小客人逐漸半坐在我的腿上。她迷人的輪廓,微張的雙唇,溫 熱的頭發離我裸露的犬齒只有三英寸;透過她粗糙的男孩式衣衫,我感覺到她肢體的熱度。立時我認為我可以吻她的喉嚨,吻她的嘴心,不會受絲毫懲罰。我知道她不會拒絕,甚至會象好萊塢教的那樣閉上眼睛。雙份香精加熱奶油——大概不比這更非同一般了。我不能告訴我博學的讀者我是怎樣有了這念頭,我猜想,他現在沒準已經瞪大了雙眼;或許因為我的猿耳不知不覺已經從她喘息的節奏中發現了什麼變化——她現在並末專心盯著我的草書,而是正充滿好奇而鎮靜地等待著——噢,我明艷的性感少女!

——等待著富有魅力的房客去做他切望做的事。我猜想,假如面對一位英俊充滿生命活力的男子,一個現代女孩子,一位電影 畫報貪婪的讀者又是香艷鏡頭的能手,大概並不對此感到奇怪——太晚了。房間突然被露易絲宏亮的喊聲震得搖晃起來,她報告說黑茲夫人剛回家,就和萊斯利.湯姆森在地下室裏發現了一個死東西,小洛麗塔當然不能錯過這樣一件奇聞。

星期天。變幻莫測、脾氣惡劣的歡欣今人困惑,她那種輕佻女童尖酸的優雅,極為病苦地充滿欲望 ,從頭到腳(全部新英格蘭都企望一位女性作家的文筆!),從那只定做的黑色弓形發夾,到她幹凈的小腿下、粗糙的白襪子上兩英寸左右的那顆小疤都那般美妙(那疤是在彼斯基時被一位滑旱冰的人踢的)。和她媽媽一起去漢密爾頓家了——參加生日宴會之類。穿著方格呢連衣裙。她的小鴿子好象長得很好了。

早熟的愛物!

星期一。早晨下雨了。“這個陰沈的早震如果能溫 和……”我的白睡衣背上印有一朵百合花圖案。我就象你常在舊式花園裏見過的那種虛腫的蜘蛛。盤坐在晶瑩透亮的蛛網中間,左右出擊,四面自如。我的蛛網遍布全屋,我象個狡猾的男巫坐在椅子裏靜聽動靜。洛在她屋裏嗎?我輕輕地拉了一下綢衣。她沒在。只聽見衛生紙卷筒轉動發出一聲突然中斷的響聲;我張開蛛網從洗澡間追回到她的臥室,沒有她的足跡,她還在刷牙嗎?(這是洛唯一真正熱心去做的衛生舉動)不。洗操間的門剛才砰地關上了,因此只能向其它地方去尋覓這個美麗明艷的獵物。認我們放一股蛛絲到樓下去。我對這方法很滿意。她也不在廚房裏——沒有把冰箱內弄得亂響,也沒有對她深惡痛絕的媽媽尖聲頂嘴(我猜想她媽媽這時正喜氣揚揚,細聲細氣陶醉在今天早晨的第三個電話會談裏)。好吧,讓我們摸索並期望吧。象一道彩虹,我轉而想到客廳,發現那兒的收音機悄然無聲(媽媽仍然和查特菲爾德夫人或漢密爾頓夫人說著什麼,紅光滿面,微笑怡人,非常輕柔地用她那只空閑的手托住電話,含蓄地否認了那些有趣的流言蜚語,什麼閑話,或是房客,小聲地秘談著,好象她這個輪廓分明的婦人在面對面的交 談中從來沒這樣過)。如此看來我的性感少女根本不在家中!快走!我想的是一個光彩奪目的編織物變成了一個陳舊而灰暗的陷阱,房子空了,死了。剛想到此,我半開的門外便傳來洛麗塔溫 和甜美的笑聲,“別告訴母親,我把你的蒸肉都吃了。”當我飛跑出屋;她已經無影無蹤。洛麗塔,你在哪兒?只有我的女主人為我精心做的、準備端給我的早餐盤在無力地對我送來秋波。勞拉,洛麗塔!

星期二。雲霧又一次妨礙了在那個難以涉足的湖上舉行的野餐。這是“命運”的安排嗎?昨天我對鏡試穿了一件新泳裝。

星期三。午後,黑茲太太(穿一雙普通鞋,裁縫做的裙子)說她要開車進城,為朋友的朋友買份禮品,並問我是否也願一同前往,因為相信我對毛織品質地和香水鑒賞力那麼高。“挑你最喜歡的誘惑 物,”她低聲道。亨伯特,這個搞過香水買賣的人,還能怎麼樣?她已把我逼置前門廊和小車之間的拐角裏。當我費力地蜷起高大身軀爬進去,仍在絕望地設計逃跑方法),她催道:“快。”於是啟動了引擎,對著前邊一輛轉來倒去的大卡車文雅地罵了幾旬,那車上載的是給殘廢的老奧泊西特的一架新牌子輪椅,就在這時,從客廳窗口傳來我的洛麗塔尖利的叫聲:“你!你們到哪兒去?我也去!等等0別理她,”黑茲太太叫道(按動了馬達);我公正的司機啊呀一聲;洛已經在拽我這邊的車門。“這簡真讓人不能容忍,”黑茲太太說;但洛已經擠了進來,歡樂地抖著。“挪挪你的屁股,”洛說。“洛1黑茲大叫(斜眼瞅我,希望我能給她點兒顏色)。“當心,”小汽車向前駛出去,她猛地向後一撞,我也向後一撞(不是第一次)。“這讓人不能容忍,”黑茲說著粗暴地掛上第二檔。“小孩子怎麼這麼沒教養。

又這麼牛她知道她這會兒不受歡迎,她需要去洗澡。”

我的膝蓋緊頂著那孩子的藍色仔褲。她赤著腳;腳指甲上還留著桃紅色惹丹,大腳指上還有一小塊膠布;上帝,那時為了親吻,我還有什麼不能奉獻的呢?那就是一雙骨胳精美、腳指細長、猿猴摸樣的腳呵!突然間她的手滑進我的手心,我們的女監護沒有看見,一路上,我緊握住她小巧熾烈的手掌摩挲著,直到商店。司機馬林式的鼻翼閃著光,已經放射出或已經燒盡了它們的每分油脂,她則一直憂雅地進行著關於地方交 通情況的獨白,我只能從側面看她一顰一笑,眨眨睫毛,在心裏祈禱我們永遠不到要達那家商店,但我們還是到了。

我沒什麼別的可記了,除了,第一:回家的路上,大黑茲將小黑茲放在我們的後邊;第二:那女人決定為她自己比例勻稱的雙耳留下“亨伯特的選擇”。

星期四。我們為這個月熱情的開始付出了冰雹和風暴……在一卷《青年百科》裏,我看到一張薄紙,上面有小孩子用鉛筆描畫的美國地圖,紙的另一面,正對著弗羅裏達和墨西哥灣,有一行油印的姓名表,顯然,是她在拉姆期代爾學校的那個班。那是一首詩,我已記在心裏。

一首詩,一首詩,千真萬確!在這姓名獨特的蔭涼地發現這個“多洛雷斯·黑茲”(她!)是多麼奇妙和甜蜜;兩朵玫瑰前擁後推——象一位美麗的公主置身在兩個忠誠的宮女之間。我努力想分析在那麼多其它名字中這名字使我鉆心激動的原因。是什麼使我幾乎流下淚來(詩人和情侶流下的滾燙的乳白色厚厚的淚滴)?是什麼?這個名字溫 柔隱匿,戴著它嚴肅的面紗(“多洛雷斯”)以及它名和姓形式上的調換,就象十副新手套或一副面具?“面具”就是答案麼?是否因為在半透明的神秘中總有一種流動的快樂;通過它,你的肉體和眼睛便被你自己選定去順勢了解你為自己發出的微笑?或者是否因為我能充分想象出我悲哀、朦朧的愛人周圍那個多彩集體中的其他人:格雷斯和她成熟的粉刺;吉尼和她的跛腿,戈登,一個憔悴不堪的手婬者;鄧 肯,惡臭的小醜;咬指甲的阿格尼絲;維奧拉,一臉黑頭粉刺,極富彈性的胸部;圖亮曲羅莎琳;黑黑的瑪麗·羅斯;可愛的斯特拉,她竟讓陌生人摸過;拉爾夫,又會欺負人手腳又不太幹凈;歐文,我對他很感難過。而後就是她了,淹沒在他們中間,叼著鉛筆,老師們都恨她,但所有男孩子的眼睛都盯在她的頭發和玉頸上,“我的”洛麗塔。

星期五。我期待著一次可伯的災難。地震。壯觀的爆炸。可憐她母親隨著方圓好幾裏的其他人又突然永遠地消失掉。洛麗塔投入我的懷中抽泣。我作為一個自由 人在廢墟中享受她。她的驚詫,我的解釋、表演和空洞愚蠢的幻想!勇敢的亨伯特一定會用最令人作嘔的方式和她嬉玩(比如,昨天,她又到我房中,給我看她的畫兒,學校的藝術品);他可能要賄賂她——而後就走。若是位更簡單實際的小夥子可能會堅持適度使用各種各樣商品替代物——如果你知道以後會怎麼樣,而我不知道。盡管我看上去男人氣十足,實際卻膽小畏懼。

我浪漫的靈魂一想到碰上什麼棘手的不道德不愉快之事,就完全變得病態而顫栗。這些下流的魔鬼。“去吧,去吧1阿娜貝爾踮著一只腳要穿上短褲,我因激情而感到頭暈,很想避開她。

後來,有一天很晚了,我打開燈,想記下一個夢。很明顯這夢是有前因的。吃晚飯時黑茲太太和藹可親地宣布,由於氣象局保證周末是一個大晴天,我們做完禮拜就去遊湖。因此我躺在床 上睡著前,想了好多性愛的事;至於怎樣才能利用這次野餐,我想到一個於我有利的辦法。我曾註意到黑茲母親恨她的女兒,對我甜膩膩。這次我就只對她殷勤;但找個適當時候,就說手表或太陽鏡忘在林中那片空地裏了——然後挾著我的性感少女鉆進樹叢。想至此處,“眼鏡的藉口”頓時變成一次靜悄悄、小小的恣情縱意,只有快樂的、墮落的、抱怨的洛麗塔一人相伴,而她的舉動是違背理智的。淩晨三點時,我吞下一片安眠藥,立刻,一個夢,不是後續,而且頗為滑稽,竟以一種有意味的清晰,顯現出那片我從未去過的湖:

一層翡翠色冰塊熠熠閃光,一位麻臉的愛斯基摩人正揮動鶴嘴鋤鍥而不舍地鑿著,移桿的含羞草和夾竹桃在陰暗的湖畔開著花,我相信,若將這樣一則性欲夢事記人布蘭奇·施瓦博士的檔究,她一定會付我一袋錢幣。不幸剩下的一部分被篩掉了,大黑茲和小黑茲沿著湖邊騎馬,我也弓著腿跨騎著,盡職盡責地上上下下;後來她們中間的馬競消失了,只剩下充滿彈性的空氣——由於做夢人的無心,這也是那些小疏漏中的一個。

星期天。我的心仍然砰砰亂跳。我仍在局促不安,為回憶的困窘發出低呻。

脊背影象。T恤衫和白色體操短褲之間閃亮的皮膚。彎下身探出窗台,撕下窗外白楊的樹葉,一邊和樓下送報的男孩(我猜想是肯尼恩。奈特)滔滔不絕地交 談,那男孩兒剛剛把拉姆斯代爾“日報”準確地扔到前廊上。我朝她匍匐而去——象啞劇演員說的“一瘸一拐”向她爬去。我憑借四肢的凸面——但並不是依賴它們——我是靠著中性交 通工具緩饅前行:“亨伯特,受傷的蜘蛛”。我要我要花上幾小時才能到她跟前。

我好象是從望遠鏡錯誤的那端看她,朝她肌肉緊張的後背移動;我象軟骨病患者,四肢軟弱扭曲,卻又可怕地專心專意。

最後終於到了,我有個不幸的想法,想唬她——抓著她的頸背之類搖她,以掩蓋我真實的伎倆,誰知她竟顫栗著哀叫道:“放開1——真兇,這個小婬婦,亨伯特只好面色如土地咧嘴笑笑,沮喪地撤退下來,她繼續朝街上扔著俏皮話。

但現在聽聽後來發生了什麼吧。吃完午飯,我靠在一張矮椅子裏想讀讀書。突然,兩只靈巧的小手蓋住我的雙眼:

她是悄悄溜到我的後面的,就好象是循著演出芭蕾的辦法,重覆我早晨的戰術。她那捂住太陽穴的手指紅光透亮,咯咯笑著,我未改變斜臥的姿勢,只伸出手向旁向後抓她,她東躲西閃。我的手掃過她敏捷的雙腿,:陷象雪橇一樣滑離了我的膝蓋,這時黑茲夫人上來巡視,寬容地說道:“揍她好了,如果她打擾了您的學術研究。我多麼喜歡這座花園(她的語氣中沒有感嘆號)。在陽光下是不是很神聖(也沒有問號)。”

這個今人討厭的婦女假裝滿足地嘆息一聲,坐到草地上,兩手撐地向後斜著身,擡頭望天;就在這時,一只灰舊的網球從她頭頂跳過。洛頑皮的聲音從房裏傳來:“對不起,媽媽,我不是對準你。”當然不是,我熱辣辣的小寶貝。

結果證明這差不多是二十個入口的最後一個。這些似乎都是惡魔的創造才智,其計謀每天一樣。首先他要引誘我——然後阻撓我,在我存在的根處留下無意義的痛苦。我很知道我想做什麼,該怎麼做,又不致侵犯一個兒童的貞潔;畢竟我在生活中已經有一些意婬的經驗;曾經在公園裏用眼睛占有過滿臉雀斑的性感少女;曾經讓我謹慎的欲念擠進城市公共汽車最燥熱 、最擁擠的角落,夾在一群拉著吊帶站立的學生中間。但現在幾乎有三個星期,我所有感情的陰謀都遭到攪亂。攪擾者總是黑茲太太(讀者會看出,她更怕洛從我這兒得到什麼炔樂,而不怕我從洛那兒得到享受)。我對那性感少女愈來愈強的欲望 ——我一生中用笨拙、怯懦的爪子終於觸及到的第一位性感少女——無疑又會將我送回療養院。

惡魔難道沒有發現,如果他能讓我再做一段時間的玩物,我就會得到某種解脫。

’讀者也註意到了那個奇異的“湖之幻景”。奧布裏。麥克法特(我很樂意這麼稱呼我的惡魔)為我在約定的海灘、在假定的森林中安排一次小樂事也是很符合邏輯的。事實上,黑茲夫人做出的允諾只是一個詭計:她沒告訴我瑪麗·羅期·漢密爾頓(在她眼中她是個小黑美人)也要參加,那兩個小精靈將要耳語在一邊,玩在一邊,完全是她們自己度過一個快樂豹時光;黑茲夫人和她英俊的房客則將遠離窺視的眼睛半裸著安祥交 談。湊巧,眼睛確實能窺探,舌頭確實能多言,生活是多麼奇特!我們堅持要改變的命運正是我們想渴求的。

在我到這兒以前,我的女主人曾計劃讓老處女 ,費論小組,(她母親曾是黑茲天人家的廚蹄)來和洛麗塔積我住在一起,黑茲夫人呢,覺得自己是職業婦女,想到最近的城市去找份工作。黑茲把全部形勢看得頗為透徹:戴眼鏡、後背渾圓的亨伯特先生攜一副中歐人的軀體到這兒來,是想在一堆舊書上積聚些塵土;那不招人愛的醜陋女兒可以讓費倫小組嚴管起來,後者已經有一次把我的洛置於她兀鷹的翅膀下(洛一想起1944年夏天就憤怒地發抖),而黑茲夫人可以徑自到一座非常高雅的城市做辦事員。然而一件並不特別覆雜的事打亂了這項計劃。就在我到達拉姆斯代爾約同一天,費倫小姐在佐治亞州塞芬拿河裏臀骨骨折了。

Views: 5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