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賀一臉吃不消地望著松宮,“你和姑姑實在太會唸,所以決定要辦了。昨天我跟金森小姐碰過面,她願意幫忙。然後,談到一半,便發生這樁案子。”

“記得就好,我媽還擔心你不打算辦。”

“我覺得沒必要啊。”

“不能這麽講,又不是為你自己辦的。舅舅的家人只有恭哥,要是你不辦法事,我們這些親戚不就沒機會追悼舅舅?”

“我知道、我知道。都說要辦了,不要這麽激動。”加賀面露不耐地揮揮手。

出租車駛過人形町大道,正要彎進甘酒橫丁時,加賀出聲:“這條是單行道,我們在這里下車就好。”

下車後,加賀快步走進小商家林立的甘酒橫丁。松宮與他並肩同行,路旁的店大多已打烊。

“這邊就是甘酒橫丁?我還是第一次來。”

好一條洋溢著江戶氛圍的老街,光是小編籠【註:原文做“つづら”,日本傳統用具,以竹、柳、或藤編織而成的小型有蓋箱子。】、三味線、茶莊等文字先後映入眼簾,就是其它街道看不到的景象。松宮暗暗想像,要是白天來走走,肯定會逛得很開心。

“這家店的煎餅十分美味。”加賀口中的“甘辛”小鋪,鐵門也已拉下。

“真羨慕,原來你平常都跑到這種地方摸魚。”

“對啊,這就是幹這行的好處。”

加賀調至日本橋署不久,小傳馬町就發生命案。松宮不清楚詳情,只耳聞加賀是破案的大功臣。可以想見,加賀對此一街區早就熟門熟路。

前方一家店隱約透出光亮,門上的布簾已收起,招牌寫著“鬼燈屋”,似乎是專門販賣手工民藝品的店家。

“到了。”加賀打開店門。

“哎呀,好久不見。”待在店內深處的婦人笑咪咪地迎上前。她年紀約五十出頭,有張圓臉,眼尾稍稍下垂。

“之前承蒙您關照。不好意思,這麽晚來打擾。”

“沒關係,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言歸正傳,又有案子啦?”

“嗯。”聽加賀這麽回答,老板娘神色一沈。

“真是的,現在的社會怎麽變成這個樣子?您說是吧?”老板娘尋求初次見面的松宮的贊同,松宮附和著點點頭。

“其實,我想請您看看這個。”加賀拿出眼鏡盒的照片。

她瞄照片一眼,大大點頭,說聲“請稍等”便走進店後頭。店內空間狹長,編織提包與化妝包、絨毛小玩偶等將展示臺填得滿滿的,其中有不少色彩鮮麗的木陀螺,似乎也販賣懷舊童玩。

“找到啦。”老板娘返回後,遞出一個布制的眼鏡盒,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樣。

“果然是你們家的商品。我就覺得花紋很眼熟,想說不會這麽巧吧。”

“這肯定是我們家賣出的,因為縫法很特別。”

據她的說明,這是所謂的“時代小紋”【註:日本江戶時代的傳統花紋,據說可招來福氣。】。店內的商品中,同樣花紋的小飾物確實不少。

接著,加賀取出青柳武明的照片。

“啊啊,”老板娘頷首,“這個人我有印象,他來過店里。”

“甚麽時候?”

“唔,我想想……”老板娘拿著照片,望著天花板思索。“最近一次是一個月前吧。再之前就是夏天了。今年夏天非常熱,所以我印象十分深刻。”

“夏天?這個人不止來過一次?”

“對。只要光顧兩次以上的客人,我絕不會忘記。”老板娘自信滿滿地遞還照片。

“您和這個人講過話嗎?”

“聊過幾句,我向他介紹商品的獨特之處。您還記得吧?初次見面時,我不是也向您介紹過?”

“他的反應如何?”

“很一般,就是愉快地聽著,但或許暗罵著老太婆真多話吧。”老板娘呵呵笑道。

步出“鬼燈屋”,加賀沒循原路折返,繼續往甘酒橫丁深處前進,似乎要去別地方。松宮決定不追問,默默跟上。他再次折服於表哥的洞察力,顯然調到日本橋署後,加賀已走遍這個街區的大街小巷,否則不可能看到眼鏡盒的花紋,就記起是這間小店的商品。或許正因如此,加賀才會詢問家屬青柳武明與日本橋有無聯結。

兩人穿越馬路,途中經過一座細長形公園的入口。由於夾在兩條馬路之間,比起公園,更像巨大的分隔島,入口立著武士弁慶【註:武藏坊弁慶,平安時代末期的僧兵,為武士道精神的傳統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日本人所愛戴的武士源義經最親密忠城的家臣。源義經受其兄迫害,四處躲藏,弁慶一路相護,由北陸逃往奧州途中曾發生“勸進帳”(即“募款賬冊”)插曲,弁慶機智救主,此段歷史後來成為歌舞伎與能劇當中膾炙人口的腳本。】的石像。加賀走進公園,眼前出現枯樹環繞的蜿蜒小徑。

走沒多久,加賀停下腳步,一屁股坐到長椅上。松宮則站著環顧四周。

“莫非這里就是……”

“嗯,濱町綠道。”加賀說:“八島藏身的地點。”

“那傢伙居然躲這麽遠。”

“此處離案發現場其實不遠,頂多兩公里。走下江戶橋,沿著大路就到人形町了。他大概是邊逃邊尋找能避人耳目的地方,最後潛進公園。”加賀伸手一指,“綠道的另一側出口是在新大橋大道那頭,也就是八島衝出馬路被卡車撞到的地點。”

松宮點點頭,這下就能掌握相關地點的相對位置。

“青柳先生為何特地來這一帶?”加賀說:“不可能只是去‘鬼燈屋’。不,應該只是偶然逛到那間店,那他真正的目的是甚麽?”

“奇怪的是,他還瞞著家人。不過,這跟命案有關係嗎?”

“不曉得,而且那臺數字相機里竟然一張照片也沒有。”加賀搖搖頭,站起身。

兩人離開濱町綠道,折返甘酒橫殅。幾輛空出租車駛過他們身邊,加賀卻沒看一眼,徑自橫越人形町大道。繼續往前,右邊就是知名的親子丼店“玉秀”【註:原文為“玉ひで”,創業於公元一七六○年的親子丼百年老店。】。隨加賀走到這里,松宮恍然大悟,加賀打算步行至案發現場。

穿過小舟町的十字路口,不遠的前方就是首都高速公路。日本橋就位於高速公路的底下。

不久,兩人抵達江戶橋的橋頭。橫越昭和大道直走,就會通到日本橋的北側橋頭,加賀卻選擇過江戶橋,因南側橋頭便是案發的地下道。換句話說,加賀與松宮正沿著八島當時可能的逃亡路線逆向而行。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