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也頗為失望,說:“他們怎麼那麼有味道。”

“城市人嘴塗香油,口水香呢。”

“怎麼單單接嘴。”

“有味道呢。”

“不來那個。”

“什麼那個。”

小石不說,伸手去摸大腿丫,米燕扭身笑道:“豬,這種事好映出來你看的。”

小石手觸到大腿丫,像機器按上開關,口水的臭味很快幹了,不礙事的,堵著米燕耳朵說:“我要。”

“別,人看見。”

“鬼都在看電影呢。”

終究是扒褲子來勁,過後他們很快把城里人必不可少的接吻忽略了。

 

十三

 

從某天早晨開始,米燕胃里不適,感到被什麼東西往上頂著,想嘔吐又嘔不出東西來。飯量是少了許多,看見油膩就發慌,空著肚子上山,頭有點暈眼有些兒花,路、山坡和山坡上的黃牛,都虛虛的看不真切。回家嗚嗚地向母親說:“我不舒服呢。”

“哪里”

米燕摸摸心頭、胃、肚子,一時卻想不起究竟哪里不舒服,隨便指指肚子說:“肚子。” “怕是日頭氣受了,吞顆人丹。”

米燕一連吞了好幾顆人丹,陰涼的蠻爽口,可肚子好幾天還是一直往上頂,飯食照樣不進。確實病了,她母親料她是日頭曬的,解除了她上山的任務, 在家玩幾天,等肚子好了再上山。

米燕在家閑著,偶而幫母親料理些家務,日子過得比山里慢得多,日頭停在一個地方不動,擡頭懨懨地往山上望,總不見娃子們下來,山道彎彎,時斷時續將山坡的蒼翠割成兩半。陽光落到山道上,黃色。看久了,有一個影子移動,一時上一時下一時左一時右,模模糊糊,不知去向。米燕想是小石呢,走去迎接,卻是一棵樹,她專注於那棵樹,立太陽下呆呆的不禁強烈地思念,就像古人說的一日不見如三秋兮。太陽依舊停在原地,仰頭陽光落進鼻孔,不知所措地打一個噴嚏,肚子一陣疼。

待太陽的光影自山腳緩緩往上爬,竟至於縮小為山頭的幾許金黃,一抹余輝從高高的山頭上斜照下來,投到米燕焦躁的臉上,這時,穿過一層薄薄的光線,才見山坡上一隊黃牛腆著大肚子,以慢得不能再慢的速度爬下,背後跟一群馱柴的娃子。米燕臉上的顏色不辯余輝抑是笑。牛漸漸地越走越大,她瞧見自家的母牛了,胃里一陣放松,得得上前去,喔喔喔地喊,小石掀動肩上的柴火,探出頭來,看見米燕眼睛異常地亮,將整個黃昏照得也透亮透亮。

關上牛,米燕瞧準無人,一頭撲進小石帶汗味的胸脯,急不可耐地囁嚅著:“想死了。”欄里的母牛看見,側頭伸出欄關,若有其事地朝他們嚼,似乎在說:不慌哪。

小石說:“肚子好些沒有”

“一樣。”

“我來摸摸看”

正當小石為米燕摸肚子時,也許轉角處有腳步響起,無奈只好分開,各自立牛欄前,把關上的欄關卸下再關。

進來的也許是米燕母親,提一桶豬料,朝邊上的豬槽里倒,一邊說:“米燕,快些關上,吃飯了。”

“不想吃。”

“少吃點,快來。”

米燕不得不去吃飯了。

飯後很長一段時間,屋前屋後到處都是乘涼的人,更有娃子們捉迷藏東跑西跳,他們是無法找到一處地方親熱的。這問題不大,以前也如此,重要的是大家入室以後,米燕準時聽見小石開門嘎吱的聲音,這時她再要求出去乘涼,她媽就不允許了。

“別去,身體不好,再受涼氣,你要命不要”

“熱啊。”

“困了就不熱。”

米燕怕受涼氣,不再強求,只無端地痛恨肚子不爭氣。再說她只是心里想得熱切,那個來不來倒無所謂,甚至有點怕,肚子不舒服呢。躺床上實際比樹林子里好些。靜聽屋外小石口哨嗚嗚地暗示,渴望變為內疚,覺著十分過意不去,輾轉反側地等小石進屋,才鼻子酸酸的睡去。

一段時間後,米燕肚子不治而愈,飯量正常了,只是尿尿的次數比以往多,不多久就得蹲一下,數量又不多,很麻煩。不過,能夠上山夜里又可以自由乘涼,還是挺高興的。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