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天色已黑,柳生遲疑起來,是在此露宿,還是啟程趕路。思忖良久,才打定主意在此宿下一宵,待明日天亮再走。想到此生只與小姐匆匆見了兩面,如今再匆匆離去,柳生有些不忍。故而留下陪小姐一宵,也算盡了相愛的情分。

夜晚十分寧靜,只聽到風吹樹葉的微微聲響,那聲響猶如雨沙沙而來。又聽到河水潺潺流動,似瑤琴之音,又似吟哦之聲。如此兩種聲音相交而來,使柳生重度昔日小姐繡樓下的美妙光陰。柳生坐在小姐墳旁,恍惚聽得墳內有輕微的動靜,那聲響似乎是小姐在繡樓裏走動一般。

柳生一夜未合眼,迷迷糊糊墜入與小姐重逢的種種虛設之中。直到東方欲曉,柳生始才回過魂來。雖是一夜的虛幻,可柳生十分留戀。這虛幻若能伴其一生,倒也是一樁十分美滿的好事。

片刻,天已大亮。柳生覺得該上路了。他環顧四周,芳草青青,綠柳長垂。又看了看小姐的墳冢,旭日的光芒使其閃閃發亮。小姐安身在此,倒也過得去,只是有些孤寂。想罷,柳生踏上了黃色大道。

柳生行走在黃色大道上,全然不見四野裏姹紫嫣紅鶯歌燕舞的歡暢景致,只見大道在遠處消失得很迷茫。柳生走不多遠,不禁自問:此去將是何處?

若重操看守墳場的舊業,柳生實在不願。守候的盡是些他人的墳冢,卻冷落了父母和小姐。而另尋差使,也無意義。

這麽想著,柳生不覺止步不前。思量了良久,終於決定返回小姐身旁。想父母能相伴安眠,唯小姐孤苦伶仃,不如守候著小姐了卻殘生,總比為他人守墳強了許多。

柳生重新回到小姐墳旁。主意一定,柳生心中覺得十分踏實。於是他折了樹枝,在道旁蓋了一間小屋。見不遠處有些人家,柳生又過去買了一口鍋來,打算煮些茶水賣與過往路人,也好維持生計。

待一切均已安排停當,這一日的暮色開始降臨。柳生也已十分疲乏,便喝了幾口河水,又吃了一張薄餅。然後在水旁草叢裏坐落,看著河水如何流動。

漸漸地,一輪寒月懸空而起。月光灑在河裏,河水閃閃爍爍。就是河旁柳樹和青草也出現一片閃爍。這情形使柳生不勝驚訝。月光之下竟然會有如此的奇景。

這時柳生突然聞得陣陣異香,異香似乎為風所帶來,而且從柳生身後而來。柳生回首望去,驚愕不已。那道旁的小屋裏竟有燭光在閃爍。柳生不由站立起來,朝小屋走去。行至門前,見裏面有一女子,正席地而坐,在燈下讀書。女子身旁是柳生的包袱,已被解開。書大概就是從裏面取出的。

女子擡起頭來。見柳生佇立門前,慌忙站起道:

"公子回來了。"

柳生定睛觀瞧,不由目瞪口呆。屋中女子並非旁人,正是小姐惠。小姐亭亭玉立,一身白色的羅裙拖地。那羅裙的白色又非一般的白色,好似月光一般。小姐身著羅裙,倒不如說身穿月光。

見柳生目瞪口呆,小姐微微一笑,那笑如微波蕩漾一般。

小姐說:

"公子還不進來?"

柳生這才進得門去,可依然目瞪口呆。

小姐便說:

"小女來得突然,公子不要見怪。"

柳生再看小姐,見小姐雲鬢高聳,面若桃花,眼含秋水,櫻桃小口微微開啟,柳生不覺心馳神往。可他仍滿腹狐疑,不由問:

"你是人?是鬼?"

一聽此話,小姐雙眼淚光閃爍,她說:

"公子此言差矣。"

柳生細細端詳小姐,確是實實在在佇立在眼前,絲毫不差。小姐左手還拿著一縷發絲,正是十多年前小姐臨別所贈的信物。想必是剛才從包袱之中找出的。

見柳生凝視手中的發絲,小姐說:

"還以為你早把它丟棄,不料你一直珍藏。"

說罷,小姐淚如雨下。

這情形使柳生胸中波浪翻滾,不由走上前去,捏住小姐握著發絲的手。那手十分冰涼。兩人執手相看,淚眼矇卑。

小姐長袖一揮,燭光立刻熄滅。小姐順勢倒入柳生懷中。

柳生覺得她的軀體十分陰冷,那軀體顫抖不已。柳生聽到小姐的抽泣聲。聲音斷斷續續,訴說柳生離去後終日佇立窗前眺望的往事。

柳生此刻如醉如癡,回到了十多年前的美好時光。接著兩人跌倒在地。

後來柳生沈沈睡去。待他醒來,天已大亮。再看身旁,已無小姐蹤影。然而幹草鋪成的地鋪上,卻留下小姐睡過凹下去的痕跡,那痕跡還在散發著陣陣異香。柳生拾起幾根發絲,發絲輕柔地彎曲著。接著又拾起小姐昔日所贈的那一縷頭發,將它們放在一起。幾乎一樣,只是小姐昨夜留下的那幾根發絲隱約有些熒熒綠光。

柳生來到屋外,見河流在晨光裏顯得通紅一條,兩旁的樹木青草也有著斑斑紅點。柳生來到小姐墳冢旁,墳上的新土有些潮濕,夜露尚未完全散去。細細端詳墳冢,全無一點破綻。柳生心裏甚奇,回想昨夜情形,一絲一毫均十分真實,無半點虛幻。況且剛才初醒之時,也見小姐昨夜遺留的痕跡。

柳生在墳旁坐下,伸手抓一把墳土,覺得十分暖和。小姐就安睡在此?柳生有些疑惑。莫非小姐早已棄墳而去,生還到世上來了。這麽思量著,柳生疑心眼下只是一座空墳。

柳生在墳旁端坐良久,越想昨夜情形越發覺得眼前是空墳一座。終於忍耐不住,欲打開墳冢看個究竟。於是便用雙手刨開泥土。泥土被層層刨去。接近了小姐。柳生見往昔遮蓋小姐的樹枝早已腐爛,在手中如爛泥一般。而為小姐遮擋赤裸之軀的布衫也化為泥土。柳生輕輕扒開它們,小姐赤裸地顯露出來。小姐雙目緊閉,容顏楚楚動人。小姐已長出新肉,故通身是淡淡的粉紅。即便那條支離破碎的腿,也已完整無缺,而胸口的刀傷已無處可尋。小姐雖躺在墳冢之中,可頭發十分整齊,恍若剛剛梳理過一般。那頭發隱約有絲綠光。

柳生嗅得陣陣異香。

眼前的情景使柳生心中響起清泉流淌的聲響。他知道小姐不久將生還人世,因此當他再端詳小姐時,仿佛她正安睡,仿佛不曾有過數年前淪落為菜人的往事。小姐不過是在安睡,不久就將醒來。柳生端詳很久,才將土輕輕蓋上。而後依然坐在墳旁,仿佛生怕小姐離墳遠去,柳生一步也不敢離開。他在墳前回顧了與小姐首次繡樓相見的美妙情形,又虛設了與小姐重逢後的種種美景。柳生沈浸在一片虛無縹緲之中,不聞身旁有潺潺水聲,不見道上有行走路人。世上一切都在煙消雲散,唯小姐飄飄而來。

柳生那麽坐著,全然不覺時光流逝。就是暮色重重蓋將下來,他也一無所知。寒月升空,幽幽月光無聲無息灑下來。

四周出現一片悄然閃爍。夜風拂拂而來,又潮又涼。柳生還是未能察覺天黑情景,只是一味在虛設之中與小姐執手相看。

恍惚間,柳生嗅得陣陣異香,異香使柳生驀然驚醒。環顧四周,才知天已大黑。再看道旁的小屋,屋內有燭光閃爍,燭光在月夜裏飄忽不定。柳生驚喜交加,趕緊站起往小屋奔去。然而進了小屋卻並不見小姐挑燈夜讀。正在疑惑,柳生聞得身後有聲響,轉回身來,見小姐佇立在門前。小姐依然是昨夜的模樣,身穿月光,渾身閃爍不止。只是小姐的神色不同昨夜,那神色十分悲戚。

小姐見柳生轉過身來,便道:

"小女本來生還,只因被公子發現,此事不成了。"

說罷,小姐垂淚而別。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