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英雄(8)

 “一定,一定!”好幾個聲音接著說道,“他應該去,他已①這是德國著名詩人席勒筆下的騎士、英雄,前一個見之於《手套》,後一個出於同名敘事詩《托岡堡》。

經為自己贏得了坐位。”一眨眼功夫問題就解決了。所有的青年人都紛紛要那個介紹我認識金發女郎的老處女留在家里,把她的位子讓給我,她雖然感到很惱火,卻不得不表示同意,表面上裝出微笑的面容,內心里卻氣得咬牙切齒。她的庇護者(她經常在庇護者的身邊活動),我過去的敵人,前不久結交的朋友,已經騎在那匹頭腦清醒、善於奔跑的馬背上,她一邊哈哈大笑,像個孩子,一邊大聲說她很羨慕老處女,自己也很想和她一起留下來,因為馬上就會有雨,我們大家都會被淋得渾身濕透的。

金發女郎即將下雨的預言,確實很準。一個小時以後,下起了一場傾盆大雨,我們的郊遊便泡湯了。我們不得不在鄉下的茅舍里一連等待若乾小時。雨後歸來,渾身濕漉漉的,時間已是晚上九點多了。我開始有點打寒顫。就在我剛要坐車回家時,M夫人走到我跟前,發現我只穿一件小茄克,而且露著頸脖子,不禁大吃一驚。我回答說沒來得及帶雨衣。她拿出一枚別針,把我的襯衫翻領豎起來別住,又從她自己的頸脖上面解下一塊大紅的薄紗巾,包住我的頸項,免得我的喉嚨受涼。她的動作非常匆忙,我甚至沒來得及向她表示感謝。

我們回到家里,在一間小客廳里,發現M夫人和金發女郎以及那個白臉青年坐在一起。這位白臉青年人今天由於害怕騎坦克列德,反而獲得了騎手的美名。我是去向M夫人表示感謝並交還大紅薄紗巾的。但是現在,在完成了我的全部冒險行為之後,似乎覺得良心上有點羞愧,我想趕快跑到樓上,在那里認真全盤思考一番,然後作出判斷。我獲得了許多許多印象,交還頭巾時,我照例滿臉通紅,紅到了耳朵根子邊。

“我敢打賭,他本來是很想把頭巾留在身邊的,”那個青年人笑著說道,“根據他的眼神來看,他很舍不得和您的頭巾分手。”

“對了,正是這樣!”金發女郎趕緊接著說道,“這家夥!

哎呀!……”她帶著明顯的懊喪心情說道,並搖了搖頭,但在M夫人嚴肅的目光面前,她及時收住了話頭。她不想把玩笑開得太過分。

我很快就走開了。

“喂,你這人真是!”頑皮的女郎在另一間房里趕上我,友好地握著我的兩只手說道,“既然你那麽想要,你完全可以不把那塊頭巾交還給她嘛。你說不知道放到什麽地方去了,不就完了嗎?你這人真是!這種事都不會乾!真可笑!”

接著她馬上用一個指頭輕輕地敲敲我的下巴頦,笑得我滿臉通紅,紅得像朵罌粟花。

“現在我是不是你的朋友,到底是還是不是?我們之間的敵對完了嗎?完了還是沒完?”

我笑了起來,默默地握著她的手指。

“好,這就是了!……為什麽你現在臉色發白,渾身打顫?

你發冷嗎?”

“對,我身體不舒服。”

“啊呀!真可憐!這是因為你太激動的原故!你知道嗎?

最好快去睡一覺,別等吃晚飯了,睡一夜就會好的。我們走吧。”

她扶著我上樓,似乎,對我的關心照看,沒完沒了。等我脫下衣服,她才跑下樓去給我泡茶,而且還給我送來一床暖和的被子,不過那時我已經睡下。這些關心照顧,使我深為感動,並且感到非常驚訝!也許,這一整天中所發生的一切,如旅遊、發冷等等對我的情緒發生了影響,所以我在與她告別時,熱烈地將她緊緊地抱住,把她當作我最體貼、最親近的朋友,這時,我的全部感受一下子湧到我本已松弛下來的心頭,我貼在她的胸前,差點哭了起來。她發現了我的激動心情,看來我的這位好戲弄人的頑皮姑娘,也受到了一點感動……

“你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孩子,”她用一對細小的眼睛平靜地望著我悄悄說道,“請你別生我的氣,行嗎?你不會生氣嗎?”

一句話,我們成了最體貼、最忠實的好朋友。

我醒來的時候,還相當早,但太陽明亮的光輝,已經把整個房間照得通明透亮。我跳下床來,感到身體完全恢覆了健康,精神抖擻,好像昨天沒有發過冷顫似的。不僅如此,現在反而感到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我回想起了昨天的事,覺得要是我在這一時刻,能像昨天那樣,與我的新朋友,我們美麗的金發姑娘擁抱的話,就是獻出我畢生的幸福,我也心甘情願。但這時天色尚早,大家都在睡覺。我匆匆忙忙穿上衣服,下樓去到花園里,再從那里走進小樹林。我走進那些綠葉更密、樹脂香味更濃的地方,走到陽光照得更歡快的地方,我感到高興的是,這里那里處處陽光都已透進黑黝黝的濃密樹葉。這是一個美妙的早晨。

我不知不覺地越走越遠,最後走到了小樹林的另一端,莫斯科河邊。這條河就在前面兩百米左右的山腳下流過。對岸有人在割草。我看得出了神,只見那一排排鋒利的鐮刀,隨著割草人的每次揮動,整整齊齊地閃出亮光,隨後又像一條條火蛇,突然消失了,好像在什麽地方藏了起來。又只見齊兜割下的青草,大捆大捆地飛向兩旁,碼在又長又直的田壟里。我已經記不清看了多久,突然清醒過來,聽見在離我二十來步的小樹林里,在從大道通往主人家的一條林間小徑上,傳來一匹馬的鼾聲和它很不耐煩地用蹄子創地的聲音。我不知道是不是騎手剛剛來到我身邊把馬停下來的時候,我馬上就聽到了這匹馬的聲音,也許這聲音我已聽到很久了,但它只是白白地給我的耳朵搔了搔癢,非常無力,沒能使我從幻想中醒來。我懷著好奇心,走進小樹林,走了沒幾步,就聽見一陣急促、輕微的說話聲。我再走近一點,小心翼翼地撥開遮蓋小徑的最後幾棵灌木叢的最近的幾排樹枝,我馬上驚得往後一退:我的眼前閃出一套熟悉的白色衣裙,隨即一個女人柔和的聲音,像音樂一樣,在我的心里回蕩起來。原來這是M夫人。她站在騎手的身旁,那騎手正從馬上匆匆忙忙地對她說話。使我大吃一驚的是,我發現此人就是昨天早晨離開我們、M先生曾經忙著為他送行的青年人、H先生。不過當時人們都說,他要到很遠很遠的俄羅斯南方去,所以當我看到他這麽早又在我們這里出現,而且與M夫人在一起時,不禁大吃一驚。

她非常興奮、激動,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樣,而且面頰上流著淚水。那個青年人從馬鞍上俯下身來拉著她的一只手,吻了又吻。我正好趕上他們依依惜別的時刻。看來,他們相當匆忙。最後,青年人從口袋里掏出一封封好口的信,把它交給M夫人,用一只手摟著她,像先前一樣,並沒有下馬,狠狠地吻了她好久。過了一會兒,他揚鞭策馬,像箭一樣從我的身旁疾馳而過。M夫人目送他有好幾秒鐘之久,然後心事重重地、頹喪地走回家去。但剛在小徑上走去幾步,好像突然蘇醒過來似的,急急忙忙分開樹叢,穿過小樹林走去。

我跟在她後面走去,所見到的一切,使我心慌意亂,驚訝不已。我的心怦怦直跳,好像受到了一場驚嚇。我全身麻木,兩眼模糊,思路被打亂,無法集中,但是我清楚記得,我心里被什麽事情弄得非常傷心。她的白色連衣裙透過綠葉,不時在我的面前閃現。我機械地跟在她的後面,不讓她從我的視野中消失,但我渾身不停地顫抖,生怕被她瞧見。最後,她走到了通花園的小徑上。等過了半來分鐘,我也走出來了。突然發現在小徑的紅砂地上有一封鉛封的信,這時我感到多麽驚訝啊!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那正是十分鐘以前交給M夫人的那封信。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