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地理的故事》(75)

日本帝國

耶穌在日本影響最大的地方是離葡萄牙在中國的殖民地澳門最近的九州。起初,教父們在九州還謙卑地宣揚耶穌基督如何如何,可一旦占了上風,就動手把日本人原來的廟宇拆毀掉,把日本人的偶像破壞掉,成千上萬的農民和貴族在他們槍口的威逼之下而接受了十字架。

當時的鐵腕人物豐臣秀吉得知了所有這些情況後,他意識到出現了不可避免的後果。於是,他聲明:“基督教牧師們來日本弘揚德行,其實呢,他們的德行卻是一個工具,是一個掩蓋他們對我們日本帝國存在險惡居心的工具。”

                                                                                                  (日本九州)

1587年7月25日,也就是首位日本使節拜會了教皇以及西班牙和葡萄牙國王之後的第五年,日本把所有的基督教傳教士都驅逐出境了。商人們在日本照樣能經商,但必須置於日本政府的監督之下。葡萄牙傳教士一離開,來自菲律賓的西班牙方濟各會和多明我會的修士修女們很快就填補了他們的空缺。他們玩了一個花招,假扮成來日本覲見豐臣秀吉的特使,但這詭計一下就被識破了。不過,他們除了被警告不得再布道之外,也未再遭到其他什麽責難。

他們並未遵守這條禁令,反而還在江戶建起了一座教堂,給從四面八方過來的人施洗。接著在大阪,他們又建起了教堂。然後,他們在長崎又強占了一座耶穌會教堂。之後,他們開始對耶穌會這個競爭對手進行公開反對,並指責耶穌會,說在給日本人民傳播福音時,耶穌會使用的方法一直太取媚於日本人。簡而言之,日本人作出了完全錯誤的判斷,還發現了專門隱藏那些職業傳教者的倉庫。

根據豐臣秀吉的命令,最後把他們都驅逐出境,但他們走得快,返回得也快。對那些不受歡迎的西班牙人,日本人表現了極大的耐心和容忍,經過數年徒然無效的警告後,日本人終於明白:除非使用極端手段,否則別無良法了。

在以前的400年中,內戰給日本帶來了極大的災難,如今,他們吸取了教訓,不再重蹈覆轍了,而是自發地齊心協力,一致對外,抗擊一切外國侵略者,宣布對那些無視禁令的基督教傳教士處以死刑。

在接下來的近五十年里,日本心甘情願地與世隔絕,可以說是幾乎而非徹底地處在自我封閉狀態。因為還對外開放著一小扇窗戶,通過這扇小窗戶,大量的日本黃金流出去了,流到了西方;鳳毛麟角的西方先進科學技術悄悄潛進了這個奇怪的日本。在日本,荷屬東印度公司曾是葡萄牙人的商業競爭對手,但荷蘭人只做純粹的生意,對日本人的靈魂不太關心。英國人也是這樣。但是,英荷兩國誰會獨霸日本市場呢?在較長的一段時期內,這是一件難以取舍之事,可英國人由於經營不善,最終喪失了日本市場。

日本把葡萄牙派來的一連串外交使團的最後一名成員處死了(這其實就是證據確鑿的官方謀殺),之後,又取消了荷蘭人此前享受的許多特權。但是,只要荷蘭企業在日本的年均回報率能接近80%,荷蘭人就決不會放棄日本市場。他們被迫居住在一個300碼長、80碼寬的石頭島上,島小得幾乎連遛狗之地都沒有,這個小島叫出島,位於長崎港口,而且他們還不得攜帶妻子,更不得踏上陸地半步。

對日本當局制定的數百條法規中的任何一條,只要荷蘭人稍加違背,報復立刻就會來臨,僅僅這一次,荷蘭人一定修煉出了天使般的忍耐心(不一定是民族性格)。有一天,東印度公司新建了一座貨倉,遵循當時的風俗,就將建築日期刻在了貨倉的正面,而且按習慣在日期前面還加上了字母“A.D.”,即“公元”。由於這個符號直接牽涉到了基督徒的上帝,如同我們美國人對待來自莫斯科的布爾什維克鼓動家一樣,日本人當時也以這種態度來對待,後果就不言而喻了。幕府將軍下令不僅去掉那些讓人不快的字母,而且要摧毀整個貨倉,夷之為平地。為了讓荷蘭人記住葡萄牙人被驅逐出境的結局,日本人還放出了這樣的話語:


“只要太陽還照亮著大地,就決不讓基督教如此大膽地踏上日本半島。我們要讓所有人都明白———不論誰違反了這條法令,哪怕是菲利普國王,甚至是基督徒的上帝,也得用他的頭顱來抵罪。”


荷蘭人還是繼續住在出島達217年之久,看來,荷屬東印度公司的官員們似乎打心眼里記住了這個教訓。但是,荷蘭人是徹底的現金交易者,不管日本人從國外定購什麽,貨到就必須付款,所以,在這217年里,日本人的黃金白銀源源不斷地外流。

也是經由這個渠道,從這些太平洋的隱士們口中,歐洲人零散地了解到了一些與日本人有關的消息。所有這些消息讓人一致認為:日本帝國的條件遠遠差強人意。日本很快就充當了“沒有一個國家能期望完全自給自足”這個觀點的反面案例。而且,對日本年輕人的管束也變得越來越難了。他們隱隱約約聽到西歐有一些非凡的科學知識,並開始借助出島這個小窗口接觸科學和醫學知識。費了好大的勁,那些奇形怪狀的荷蘭文字的意思終於被他們琢磨出來了,並知道了除了日本仍停滯不前之外,整個世界以驚人的發展速度在前進。

為了警告日本人不可再繼續這種閉關自守的愚蠢行為,1847年,荷蘭國王給江戶的日本皇宮送去了滿滿一箱科學書籍作禮物,並附上了一份世界地圖。有時,貨船從舊金山開到中國廣東,不慎在日本沿海失事,由於沒有領事或外交保護,船員們的境遇就可想而知了。1849年,兩艘美國軍艦艦長威脅說,除非日本人馬上移交18位美國水手,否則就要將長崎炸毀。對日本同僚仍然推行這種孤立政策,荷蘭國王再一次發出了警告,警告日本人不要再冒險了,否則,日本人將來收獲的只有災難。這些從海牙發來的信函只不過表明了全世界很久以前就知道的情況。遲早有一天,日本人肯定會將大門朝西方商界敞開的,如果和平式的開放要求被他們拒絕了,那麽等待他們的就只有武力強迫式的開放了。

俄國一直在朝阿拉斯加海岸步步推進,對西太平洋的控制也正在有計劃地慢慢強化。只有美國是惟一能采取行動的國家,而且它還不會被懷疑有領土野心。1853年,在海軍准將佩里的統領下,四艘美國軍艦和560名船員開進了浦賀灣。對美國海軍的首次來訪,日本上下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天皇公開祈求上天保佑。佩里一走(他在日本只停留了10天,把美國總統的一封信遞交給了日本天皇),日本人就請荷蘭人幫忙,武裝了一艘軍艦,在各要塞配置軍事人員,架好了先前的葡萄牙火槍,一切準備妥當,以候大洋對岸那些軍艦的再次造訪。

是不惜一切代價繼續與世隔絕,還是推行對外開放政策呢?對此,日本人分裂成了兩派。大多數人讚成繼續隔絕,但是,另一部分人則主張對外開放。幕府將軍因主張對外開放而基本上處於失勢的境況,還被痛斥為同外國人狼狽為奸。然而,天皇卻是從佩里海軍准將那次著名的訪問中獲益最多的人。

作為封建政府不容置疑的政府首腦,幕府將軍走過了繁榮的黃金時代,很早就開始走向衰落了。大名和武士的際遇也差不多。他們仍然佩帶刀劍,把鎮壓內戰作為自己的光榮使命,好像不是生活在1853年,而是生活在1653年。全面改革的時代來臨了。

純粹是一個巧合,當時的天皇,名義上的國家首腦,正是一位知識淵博、智慧超群的年輕人。幕府將軍聽從了他的勸說,主動辭了職,這樣,國家統治權重新回到了天皇的手中。天皇接受了勸諫,承認再繼續這樣自我封閉下去,國家就等於處在慢性自殺之中。他熱情歡迎外國人到日本來,態度就像當初驅逐他們時那樣堅定。這就是日本歷史上的明治時代,或者說是明治天皇開創的文明時代,它把日本從16世紀的一個封建的農業小國轉變成了一個現代化的工業強國。

如此大規模的、徹底的感情改變是否是一件讓人高興的好事呢?假如有人這樣發問,那麽,這個疑問實屬多余。也許工廠、龐大的陸軍和海軍、煤礦和鋼鐵鑄造能造福於人,也許不能。我不知道結果。有些人的答案是肯定的,有些人的答案是否定的。這個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一個人從什麽角度來看。10年前,俄國人熱愛他們的聖徒,維護他們的精神。如今,他們的靈魂很滿意地待在發動機的排氣管里,而把聖徒放在廚房的壁爐里焚燒。

這樣的事情是完全無法避免的,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就其本身來看,它們既非絕對地錯誤,也非絕對地正確,而是必要的,是一個必經步驟,通過這個步驟,我們才能把自己從對饑餓和經濟變幻無常的擔憂和恐懼中解脫出來。在這場變革中,機器既扮演了父親的角色,又扮演了母親的角色,同樣地,許多美好的愉悅的事物也被它毀掉了。對於這一點,任何人都不敢否認。同處處都是汽油廠和煤氣廠的日本相比,北齋和歌麿筆下的日本當然更有趣得多(北齋,日本畫家,木刻家,1760—1849。歌麿,全名喜多川歌麿,1753—1806,日本浮世繪畫家。由於繪制統治者妻妾木版畫,觸犯了幕府,被迫害而病死———譯者註)。不過,北齋和歌麿早已物化為泥,而東京的家庭主婦更愛用煤氣燒飯,而非用炭火慢慢煮飯,答案也在此。

白雪皚皚的富士山,一座古老而悠久的火山。從1707年以來,它就始終一言不發。以前它俯瞰孩子們向路邊的神道廟敬獻鮮花的那個地方,如今卻滿是香煙廣告牌。寺廟里的那隻神鹿,由於漫不經心的遊客亂扔罐頭盒,居然把它的腿也砸壞了。

但是,富士山知道———一切總會有結束的一天。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