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納斯金卡,知道!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大聲叫道。現在我比任何時候都清楚,我白白地葬送了我的全部大好年華。現在我不僅知道這一點,而且因此而感到更加痛苦,因為上帝親自把您,我善良的天使,派到我的身邊來,把這一點告訴我,並且加以證明。現在,當我坐在您身邊,和您說話的時候,我已經害怕思考未來了,因為將來又會是孤獨,又是這死水一潭、毫無用處的生活。現在我真真切切地坐在您的身旁,感到無比的幸福,將來我是會有幻想的!啊,願上帝賜福與您,讓您永遠幸福,親愛的姑娘,因為您沒有一見我就讓我滾開,因此我可以說,我一生之中至少痛快地過了兩個夜晚!

嗯,不,不!納斯金卡叫了起來,兩眼閃著淚花,不,這種情況再也不會有了,我們就這樣不再分離!兩個晚上算什麽呢?

唉呀,納斯金卡,納斯金卡!您是否知道您使我和自己和解了多久?您是否知道,我現在已經不像過去那樣,把自己想得那麽壞了。您是否知道,我也許不再為我過去犯過罪、在生活中有過過失而傷心了。因為這樣的生活本身就是過失和犯罪。您不要認為我是在誇大其辭,看在上帝的面上,您千萬別這麽想!納斯金卡,因為我有時候感到那麽悲傷,那麽愁苦……因為我在這樣的時刻里開始感到我永遠也無法過上真正的生活;因為我已經覺察到我失去了同真正的現實的任何接觸,失去了任何感觸的能力;還因為我咒罵過我自己,因為在荒誕的不眠之夜以後,我也有一些非常可怕的清醒時刻!這時候,你會聽見你四周的轟隆聲,人群在生活的旋風中飛舞;你會親耳聽到、親眼見到人們是怎樣生活的,他們是在實實在在地生活。您會看到:生活不是為他們定做出來的,他們的生活並沒有像夢,像夢境一樣消止,他們的生活總是不斷更新的,總是永遠年輕的,它的這一小時與那一小時總是不同的,而膽怯的幻想卻是那麽令人喪氣,單調到了粗鄙的地步!幻想是陰影的奴隸,思想的奴隸,第一塊突然遮住太陽並用愁苦壓迫著(那麽珍惜自己的太陽的)真正彼得堡的心的雲彩的奴隸,而愁苦中的幻想算是什麽幻想呢!?

你會感覺到,它終於感到了疲倦,在永無休止的緊張之中····竭的幻想正在逐漸衰竭,因為你在不斷成長,正在慢慢地放棄自己以前的理想。這些理想正在化為灰塵,變成碎片。

如果沒有另一種生活,那就只好用這些碎片來拼湊了。不過心靈卻在祈求和向往另一種東西!幻想家便在灰燼中白白地翻尋,在自己以往的幻想中尋找,希望在這一堆灰燼之中找到哪怕是一些火星,把它煽旺,用重新煽起的火光去溫暖已經冷卻了的心,使往日感到那麽親切可愛的一切,重新在心中覆活,觸動他的心靈、使他的血液沸騰,眼淚奪眶而出。過去的一切曾經使他大大地受騙上當!納斯金卡,您是否知道,我已經走到了何等地步?您是否知道,我已經被迫舉行周年紀念,紀念自己的感受,紀念那些過去感到非常親切,實際上卻根本沒有過的一切。因為這個周年紀念是根據那些愚蠢、虛妄的幻想進行的,而所以舉行是因為這些愚蠢的幻想已經不覆存在,而且也無法使之再現:要知道幻想也是可以活下來的!您知道嗎,我現在喜歡回憶,喜歡在固定的時間去重遊我曾經感到過幸福的那些地方,我喜歡使自己的現在與一去不覆返的過去協調起來,並且經常像黑影一樣,在彼得堡的大街小巷漫遊,既無需要,也沒有目的,心情頹喪、抑郁。

那都是什麽樣的回憶啊,真是不堪回首!比如我就經常想起,恰恰是在一年前,正是這個時候,這一個鐘頭,我就在這條人行道上漫步,像現在這樣,也是這麽孤獨,這麽頹喪。有時還回憶起,那時的幻想也是很憂傷的,盡管當時的生活並不好過,但不知為什麽仍然覺得,那時的生活似乎輕松些,也平靜一些,沒有現在困擾我的這個陰暗的思想;沒有這些良心上的譴責。現在這些陰暗、憂郁的譴責使我日夜不得安寧,所以你常常問自己,你的幻想到底在哪里呢?你總是連連搖頭,說:光陰似箭,歲月如流,日子過得多快啊!於是你又問自己:這些年你到底乾了些什麽呢?你把美好的時光打發到哪里去了?你過去到底生活過沒有?瞧,你對自己說,瞧,這世界正在變得越來越冷。再過一些年,陰暗的孤獨就會接踵而來,戰戰巍巍、腰彎背駝的老年也會來到,在這以後就是愁苦和頹喪。你的幻想世界變得越來越蒼白,你的幻想也會停滯、枯萎、飄零,就像樹上飄落下來的黃葉……啊,納斯金卡!要知道,孤苦伶仃,孑然一身將是多麽痛苦,甚至連遺憾也沒有,真正一無所有……因為一切都已失去,這所有的一切,早已成了虛無,全都等於零,僅僅是一場夢幻!

唔,您別再勾起我的憐憫了!納斯金卡一邊說一邊擦她眼里滾出的淚水。現在一切都已結束!現在我們兩個在一起,不論我發生什麽,我們永遠也不分開了。您聽著,我是個普普通通的姑娘,讀書很少,雖然奶奶也給我請過老師,但是,說真的,我理解您,因為你剛才對我轉述的一切,我自己都經歷過。當然我不會像您那樣講得好,我沒有學習過。

她羞怯地補充了這麽一句,因為她對充滿激情的講話,充滿了敬意,對我高雅的用詞,也頗為讚賞。但是,我感到非常高興的是,您對我完全掏了心里話。現在我了解您了,完完全全、徹底了解了。您猜怎麽樣?我也想把我的經歷講給您聽,毫無保留地全部告訴您,然後請您給我提意見。您是個很聰明的人,您答應給我提意見,出主意嗎?

啊呀,納斯金卡,我回答說,雖然我從來沒有給人當過參謀,更不說是個聰明的參謀了,不過,現在我發現,如果我們將來永遠這樣生活,那肯定是非常明智的,我們彼此都能為對方提供很好的意見的。好啦,我的好納斯金卡,您到底需要什麽主意呢?您直率地對我說吧!我現在是這麽愉快、幸福、勇敢、聰明,什麽主意不用想就可以說出來的。

不,不!納斯金卡笑著打斷我的話,我需要的不是一個好主意,我需要的主意是發自內心的、具有兄弟情誼的,就像您愛了我一輩子。

行,納斯金卡,行!我高興得叫了起來,就算我已經愛了您二十年,那也沒有我現在這樣愛得強烈。

把您的手伸過來!納斯金卡說道。

這就是!我把手伸給她,然後作了回答。

那好,開始講我的經歷吧!

納斯金卡的經歷我經歷的一半您已經知道,那就是說,您知道我有一個年老的奶奶……”

如果另一半也像這一半一樣的簡單……”我本想笑著打斷她的話。

您別插嘴,聽下去。首先我得提個條件,別打斷我的話,要不然,我一定會丟三拉四說錯的。嗯,您乖乖地聽著吧。

我有一個年老的奶奶。我很小就來到了她的身邊,因為我的父母都已先後死去。應該說,奶奶過去比現在富裕,因為她現在常常懷念過去的好日子。她還教我學過法文,後來還為我請過老師。在我十五歲的時候(我現在十七歲),我就結束了我的學習生活。這個時候我也很淘氣,至於我玩過什麽花樣,我不告訴您,只說過失不算大就夠了。有一天早晨,奶奶把我叫到自己身邊,她說因為她雙目失明,看不住我,於是拿起一枚別針,把我的衣服別在她的衣服上,這時她說我們就這麽一輩子坐在一起,當然,如果我不變好的話。一句話,最初一個時期,我怎麽也走不開,乾活也好,念書學習也好,都得在奶奶身旁。我有一次試著要了一個花招,說服菲克拉坐到我的位子上。菲克拉是我們家的女工,耳朵聽不見。菲克拉代替我坐著,那時奶奶坐在圍椅里睡著了,我便到不遠處找女友。咳,結果壞透了。我不在的時候,奶奶醒了,問起一件什麽事情來,以為我還乖乖地坐在位子上。菲克拉呢,一看奶奶在張口發問,她自己又聽不見,於是想呀,想呀她該怎麽辦呢?結果她解開別針,撒腿就跑開了……”

這時納斯金卡停了下來,開始哈哈大笑。我也同她一起笑了起來,不過她馬上就止住了。

請您聽著,您不要笑我奶奶。我之所以發笑,是因為事情本身好笑……既然奶奶是這個樣子,那又有什麽辦法呢?不過我還是有點愛她。咳,當時我可吃夠了苦頭:我馬上被安排到位子上,一點也不能動彈了。

嗯,我還有一點忘了告訴您:我們,也就是奶奶,有一幢房子,其實是一間小房,總共三扇窗戶,完全是木頭做的,年紀嘛,與奶奶的一般大,可頂上有個小閣樓。一位新來的房客搬來住在閣樓上……”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