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7)

丁浣溪無法再心平靜氣的細細想,她耳中聽到中年文士又道:“‘浣花洗劍樓’上下已空無一人,丁姑娘再不跟我們離開,恐怕就會有危險。”

丁浣溪問起他們的姓名,中年文士道:“我們只是奉命來接姑娘。”

“你們奉誰的命來接我?”

“丁姑娘到了之後自然會知道。”

“為什麽李公子自己不來接我?”

“丁姑娘到了之後自然會知道。”

無“丁姑娘到了之後自然會知道。”

論丁浣溪怎麽問,中年文士仍是回答一句話:“丁姑娘到了之後自然會知道。”

中年文士叫隨來的女子扶丁浣溪上轎。

轎簾低垂,一路上,丁浣溪聽到遠近雞啼聲。在料料峭峭的春曉中,連雞啼的聲音也沁寒入骨。

在破曉時分,丁浣溪盼望能快見到李燃。

她一直想,中年文士在一見面時曾說:“只要丁姑娘跟我們回去,自然就會知道李公子在哪里。”

她把所有的期盼都寄托在這句話上面。

 

6 一年去,一年來

 

丁浣溪已經等了三天兩夜了,在這三天兩夜之中,她連半個人影也沒見過,她所牽腸掛肚的李燃,她完全無法知道他在哪里。

中年文士叫隨來的女子陪丁浣溪進一個沒有門的房間。女子扶丁浣溪從一棵大樹根的洞口往下縱躍,墜落之後,丁浣溪發現她身在這個奇怪的房間里。

那女子放下丁浣溪,一聲不響縱身往上一躍,就離開了。

丁浣溪擡頭向上一望,發現房間頂上有一扉半開的玻璃天窗,那玻璃天窗離開房間又高又遠。

丁浣溪一直呆在這個房間里,每日三餐,有一條美麗的緞帶從玻璃天窗垂下一籃子豐盛的飯菜,籃子上還插了一束清香的鮮花。

天窗上送下來的都是她平日愛吃的菜,籃子上插的也是她喜愛的鮮花。

只有李燃才知道她喜歡吃什麽菜和喜歡什麽鮮花。丁浣溪想,會不會是李燃叫人送飯菜和鮮花給她呢?如果是李燃,為什麽他自己不來看她?

如果李燃可以叫人送東西給她,為什麽會讓她呆在這個可怕的地方?

在這三天兩夜中,丁浣溪恐懼憂傷,胡思亂想,卻想不出一個頭緒來。

到了第四天,一位衣著講究,儀表軒昂的人下來。

他以一種閑雅溫和的聲音問丁浣溪吃住的情形。

他和丁浣溪交談,談舞蹈,談江湖軼事,也談李燃。

此後,隔天都會有不同的人下來和丁浣溪交談。然而,這些人從不透露姓名,丁浣溪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誰。

他們個個身手靈活,縱上躍下,來去自如。

過了一段日子,那位衣著講究,儀表軒昂的人又下來問候丁浣溪。

這人在丁浣溪面前盛贊李燃的劍法,說他帶劍從商所創下的驕人成果,最後他道:“我實在替李公子新婚之夜所發生的事感到可惜。”

丁浣溪問他,李燃在新婚之夜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這人反問:“丁姑娘,你知道你為什麽會住到這個房間里嗎?”

“為什麽?”

“這房間是天下最隱秘的一處地方,你在這兒,也許會過於清靜。我們的主人也體恤到這種情形,所以常常隔天派人輪流下來陪你聊天。我們的主人希望盡量使你過得愉快。”

“你們的主人是誰?”

“我們的主人為了保護你,化了很多心思把你送來這個地方。”這人道,他沒有回答丁浣溪誰是他的主人。

“這里是什麽地方?”丁浣溪又問。

“這個房間是天下最安全的一處地方,你住在這里一定會平安無事。”

丁浣溪道:“我根本不喜歡住在這里。”

這人沈默了下來。

然後,他終於像是下了決心,道:“我們實在不忍心告訴你實情;不過,你遲早都會知道真相的。”

他說話不疾不徐,眼睛里充滿著溫暖的人情,他道:“人生常會有難以預料的事發生,既然發生了,我們希望丁姑娘能夠把事情看開,不要為它苦惱。”

“你肯告訴我真相,我已經很感激了。”丁浣溪說。

這人道:“現在外面至少有數百名劍客在到處找你。”

“為什麽?”

“因為紅繡床上那具女屍。”這人倒不賣官子,他一口氣說,“李公子殺了‘藏劍莊主’蕭卓然的女兒蕭玉潔。”他搖搖頭嘆息了一聲,又道,“李公子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應該殺蕭卓然的女兒,他殺任何人都不會惹那麽大的禍。”

“……”丁浣溪乍聽這消息,一時說不出話來,她啟齒想問為什麽,但喉嚨卻發不出聲音,隔了好一會兒,她才問“李公子如今在哪里?”

這人道:“不瞞你說,李公子如今落在蕭卓然手里,蕭卓然那數百名劍客也在四處找你。所以,我們的主人才會把你安置在這個隱秘的地方。”

他又說,蕭卓然找丁浣溪,是因為李燃殺了他的女兒,所以他也要李燃的新婚妻子和李燃一起受罪。

“丁姑娘,如今江湖上到處傳你和李燃聯手殺了蕭玉潔;如果你現在從這兒出去,你等於是自投羅網。”

“他們會怎樣發落李公子?”

“據我打探到的消息,他們會把李公子關在水底一處地牢里,讓他一輩子不見天日。”

丁浣溪一聽,整個人結成一塊寒怵的冰。

“如果你出去,他們也會讓你和李公子受同樣的罪。”

他見丁浣溪不作聲,又道:“我知道丁姑娘對李公子情深義重;只是,就算丁姑娘願意和李公子一起受罪,他們卻永遠不會讓你和李公子有機會在同一處地方受罪,而是讓你們永不見面,各自受著不見天日的罪。”

“我如今在這兒還不是一樣不見天日?”丁浣溪說。

“這地方和李公子的地牢比起來,還是有天淵之別的。至少,這地方有豐盛的三餐、有鮮花,有人時常下來探望你,有人關懷你吃住的情形。李公子的地牢想來一定比這兒苦很多、不過,話說回來,你總不能一直呆在這地方來躲避蕭卓吧?一直呆在這種地方,也等於是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你總不成一輩子這樣不見天日的。”

“那我該怎麽辦?”

“有一個辦法,不過,我知道你一定不肯做的。”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