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六日》故事 7

菲莉芭和情人歡會,被丈夫發覺,向法庭上訴。她在庭上巧言善辯,推翻原來的法律,逃過刑罰。

菲亞美達把故事講完,大家聽得史卡劄憑著那種別開生面的辯論,證明了巴隆奇這一族是獨一無二、最高貴的家族,都笑個不停,這時女王回頭吩咐菲洛特拉托講一個故事,於是他這樣開始道:

尊貴的小姐們,善於說話固然是一種好事,但是能夠在緊要的關頭隨機應對,那就更難能可貴。我現在要講到一位貴婦人正具有這樣的才能,憑她幾句活,不僅使在場的人們聽得哈哈大笑,而且挽救了自己,逃過那可恥的死刑。我現在就把這故事講給大家聽。

在普拉托地方,從前有這麽一條法律,說來真是嚴酷到不近人情的地步,凡是婦女與情人通奸被丈夫捉住的,其罪與有夫之婦為貪圖金錢而賣身者同,一律活焚,不加區分。

就在實行這條法律的時候,有一位美貌多情的夫人,名叫菲莉芭的,一天夜裏,正在閨房裏和情人緊摟著的當兒,給她的丈夫林奈度·德·布利西闖進來發覺了。那情人叫拉查利諾·德·加薩廖特利,是城裏大戶人家的子弟,一個翩翩美少年,菲莉芭愛他勝如愛自己的生命。那丈夫闖進房中,看見這光景一下怒火沖天,要不是害怕法律的追究,他早已沖過去,把一對情人殺死了。

他只得極力抑制住自己,可是他即使不能親手殺自己的妻子,也想利用普拉托的法律,置她於死地。好在他已拿到真憑實據,便打定主意,第二天天一亮,就徑向法庭提出充分證據,控告自已的妻子不貞,要求把她傳喚到庭。

大凡一往情深的女人總是心地純潔、意志堅貞,這位夫人也是這樣,所以不顧許多親友的相勸,仍舊決意出庭,寧可坦然認罪,被處死刑,也不願逃奔他鄉,含垢忍辱而偷生;因為要是這樣一來,就無異表明了自己不配承受她情人的擁抱和溫存。那許多男親女友又勸她無論怎樣也不要認罪。她就由他們陪同,來到法官面前;她神色從容、聲調堅定地詢問傳她到庭的原因。

法官看見她容貌娟秀,舉止文雅,又聽她的出言吐語,知道她是個情真意切的女人,對她先有了好感,有意要開脫她,只怕她自行招認,那時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威,就不得不判她死刑。不過法庭之上,免不了要照例把她審詢一番,所以當下問道:

“夫人,現在你的丈夫林奈度在這裏控告你,說是你和別的男子通奸,被他當場捉住,因此要求我依法把你處死。但是除非你自己供認了,我是不能判你死罪的,所以你答話的時候要小心些才好。現在,你告訴我,你丈夫控告你的可是實有其事?”

菲莉芭沒有一絲兒畏縮的神情,爽爽朗朗地回答道:

“法官,林奈度是我的丈夫,昨天晚上他看見我睡在拉查利諾的懷抱中也是真情;我一心一意愛上了他,所以幾次三番在他懷抱中睡過;我不願意否認這件事實。想必你也知道,法律對於男女,應該一律看待,而法律的制訂,也必須得到奉行法律的人的同意。不過拿這一條法律來說,可就不是那麽一回事,因為這條法律是完全對付我們可憐的女人的;其實女人的能耐比男人強,一個女人可以滿足好多男人呢。再說,當時定下這條法律,女人並不曾同意過,而且也並沒征求過我們女人的意見。所以這條法律可以說是一點也不公平的。

“假使你一定要昧著良心,根據這條不公平的法律,加害於我。你盡可以這樣做。但是在你判決以前,請給我一個小小的恩典吧——求你問問我那丈夫,他每一回對我的肉體有所要求,我是不是回回都依了他的?”

林奈度不等法官的詢問,就回答說,確然如此,她當真從來不曾拒絕過他求歡的要求。

“那麽,”菲莉芭緊接著說道,“法官大人,假使他已經在我身上盡量滿足了他的胃口,而我卻供過於求,那叫我怎麽辦呢?難道把它扔給狗子吃嗎?與其眼看它白白糟蹋掉,倒不如拿來送給愛我如命的紳士去享受。豈不是好得多嗎?”

這件風流案子,牽涉到這樣一位出名的漂亮的夫人,轟動了全普拉托的人,幾乎全都擠到法庭上來旁聽了。大家聽到她竟會提出這樣一個新鮮有趣的問題來,發出了滿堂的笑聲,並且異口同聲地嚷起來,說菲莉芭講得有理,講得好。大家得到了法官的同意。當庭修改了這不近人情的法律,規定只對貪圖金錢、而不忠於丈夫的女人,才加以懲罰。

林奈度做了一件蠢事,自覺沒趣,離了法庭;菲莉芭逃過了火刑,勝訴回家,好不歡喜。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