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卻想起另一首我癖愛的小詩:哥德底"一切的峰頂……"。這詩底情調和造詣都可以說和前者無獨有偶,雖然詩人徹悟的感喟被裹在一層更大的寂靜中—因為我們已經由黃昏轉到深夜了。

也許由於它底以"u"音為基調的雍穆沈著的音樂罷,這首詩從我粗解德文便對於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魔力。可是究竟不過當作一首美妙小歌,如英之雪萊,法之魏爾侖許多小歌一樣愛好罷了。直到五年前的夏天,我在南瑞士底阿爾帕山一個五千餘尺的高峰避暑,才深切地感到這首詩底最深微最雋永的震盪與迴響。

陶淵明底

平疇交遠風,
良苗亦懷新,


表面只是寫景,蘇東坡卻看出"見道之言",便是這個道理。其實豈獨這兩句? 陶淵明集中這種融和沖淡,天然入妙的詩差不多俯拾即是。

又豈獨陶淵明? 拿這標準來繩一切大詩人底代表作,無論他是荷馬,屈原,李白,杜甫,但丁,莎士比亞,臘辛,哥德或囂俄,亦莫不若合規矩。


王摩詰底詩更可以具體地幫助我們明瞭這意思。

誰都知道他底詩中有畫;同時誰也都感到,只要稍為用心細讀,這不著一禪字的詩往往引我們深入一種微妙雋永的禪境。這是因為他底詩正和他底畫 (或宋,元諸大家底畫) 一樣,呈現在紙上的雖只是山林,邱壑和泉石,而畫師底品格,胸襟,匠心和手腕卻籠罩著全景,瀰漫於筆墨卷軸間。

反之,寒山拾得底詩,滿紙禪語,雖間有警辟之句,而痕跡宛然:自己遠未熔煉得到家,怎麼能夠深切動人? 王安石以下底讖語似的製作更不足道了。


一九三四年九月至十二月

(據一九三六年初版《詩與真二集》商務印書館》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