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柯克·醫生和“機械”(6)

“噢,我知道,”醫生說,“這種官司是時有發生的。再說,就你的情況而言,我本該想到——”

“還不止剛才說的那點哩,”沃雷斯一邊說,一邊點燃一支煙,“我一回到那幢房子就見到了她。我的天啦,卡朋特,那個女人的長舌真厲害呀!絕對永遠停不下來!事實上,我是不想回到她那兒去了。她的嘮叨簡直會要我的命。”

“關於這一點嘛,”醫生說,“假如只是她的舌頭的問題,那我能替你把它弄短一些。”

“你能嗎,呃?”沃雷斯先生稍微停頓了一下,好像有一點點懷疑似的。接著他又用堅決果斷的口氣繼續往下說——經過二十四小時之後,他對這種說話方式已經習以為常了。

“不,不,現在太晚了,無論如何,我不想那樣。實際上,卡朋特,我已在準備娶一個新夫人了。我已經決定了,長話短說吧,我要娶醫院樓上的護士小姐之一。你在樓上的時候也許註意到她了,就是那個很高的黑姑娘。事實上,假如說有什麽美中不足的話,她是太高了一點點。”

“我可以把她弄短一點。”卡朋特咕噥道。

“弄短多少?”沃雷特問道——“噢,不,我得讓她保持原貌。”

“那你什麽時候結婚呢?”醫生問道。

“我還沒完全定下來,”沃雷斯說,“我想,很快就可以定下來。”

“那是無疑的,”醫生說,“那位年輕女士也在盼著那一天嗎?”

“我還沒問她哩,”沃雷斯說,“也許今天我會跟她提此事。不過此事得等我先打完十八桿球之後再說。好啦,再見吧,大夫,別忘了賬單的事兒,順便提醒一句,在開賬單的時候別忘了改我的名字。從今往後,我不要約翰·沃雷斯這個名字了,我要改名為海格力斯·布爾拉什。”

卡朋特醫生是一個勤於思考的人,那個顧客一離開,他就在辦公桌邊坐了下來,繼續寫他那即將問世的論文,論文的題目是《論整形手術或許存在的局限性》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