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白夜(6)

一劑令人心蕩神馳的甜蜜毒藥!

啊,我們的現實生活在他的眼里又算得了什麽呢?在他那帶有偏見的眼里,納斯金卡,你我都活得這麽懶懶散散,慢慢吞吞,無精打采。在他看來,我們全都對自己的命運不滿,我們簡直是在受著生活的折磨!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您看吧,我們之間的一切,即使粗粗一看,的確都是冷冰冰的、陰森森的,好像大家都在生誰的氣似的……

可憐的人們!我的幻想家想道。他想的也並不奇怪。您看看那些仙魔一樣的幻影吧:它們有多麽迷人,多麽奇妙,多麽無拘無束,多麽自由自在!它們在他的面前組成一幅神奇的、人格化了的圖畫。在這幅圖畫之中,站在前面第一位的,自然是他自己,是我們高貴的幻想家本人!您看看那些五花八門、無奇不有的驚險場面和一連串沒完沒了、變化無窮、令人興奮不已的夢幻吧!您也許要問:他在幻想什麽呢?其實乾嗎要問這個呢?他什麽都想啊……想起初不被人承認但後來卻榮獲桂冠的詩人所起的作用;想他與霍夫曼①的友誼;巴托羅繆之夜②;狄安娜·維爾隆,伊凡·華西里耶維奇在攻占喀山時所起的英雄作用;克拉拉·毛勃雷、埃非·迪恩斯③,教長會議和教長前面的胡斯④,《魔鬼羅伯特》⑤中死人的覆活(您還記得那音樂吧?它散發出一股墳墓的氣息!)還有敏娜⑥、布雷德⑦,別列津納河上的大會戰,沃——達伯爵夫人①②③④⑤⑥⑦《布雷德》是伊··科茲洛夫(一七七九——一八四)的一首歌謠。

《敏娜》是瓦··茹科夫斯基(一七七三——一八五二)根據歌德的作品而創作的一首詩。

《魔鬼羅伯特》是法國作曲家梅耶比爾(一七九一——一八五二)的一部歌劇。

·胡斯(一三六九——一四一五)——捷克偉大的愛國者,主張建立獨立的國家教會,是為反對德國封建主而開展民族解放運動的鼓舞者。一四一五年康斯坦茨的教長會議因其拒絕放棄新教教義而判處胡斯死刑,放在篝火上燒死。

狄安娜·維爾隆、克拉拉·毛勃雷和埃非·迪恩斯都是著名英國作家瓦爾特·司各特小說中的人物。

巴托羅繆之夜——一五七二年八月二十四日聖·巴托羅繆節日之夜,在巴黎發生了天主教徒大規模屠殺新教徒的事件。這一事件反映在梅里美所著的歷史小說《查里第九時代軼事》中。

霍夫曼·埃倫斯特·捷奧多爾·阿馬傑(一七七六——一八二二)德國浪漫主義最著名的代表。他作品中描寫的生活總是荒誕與現實的統一。

家里的詩歌朗誦會①,還有丹頓②,埃及女王克列奧帕特拉的情夫③,科洛姆納的小屋④以及屬於他自己的小窩,身旁還有可愛的女友相伴,在漫長的冬夜,張著一張小口,睜著一雙眼睛,聽他講話,就像您現在聽我講話一樣,我的小天使!……

不,納斯金卡,您我那麽渴望的生活,對他這個神不守舍的懶漢來說,簡直不屑一顧,他認為這是貧乏的、可憐的生活,但他卻沒有料到,有朝一日也許使他煩心的日子就會到來,那時,他為了過上一天這樣可憐的生活,就得付出他全部的荒誕、幻想的歲月,而且不是為了得到歡樂,也不是為了得到幸福,而在那憂傷、悔恨和無法遏止的痛苦時刻,連選擇他都不想要了。但是,這可怕的時刻,暫時還沒有到來,所以他什麽也不想要,因為他超然物外,一無所求,因為他什麽都有,因為他什麽都得到了滿足,因為他本身就是描繪自己生活的畫家,是他每時每刻在為自己隨心所欲地創造生活。唯其如此,這個神奇的、虛幻的世界才創造得這麽輕松,這麽自然!似乎這一切都不是幻影。真的,要是在另一個時候,我會相信,這全部生活並不是感情沖動的結果,不是海市蜃樓,不是想象力的欺騙,而所有這一切都是現實,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納斯金卡,請您告訴我,為什麽在這樣的時刻,精神受到壓抑?為什麽他的脈搏像中了邪似的,任意加速跳動,眼淚止不住地從幻想家的眼中流出?為什麽他蒼白、濕潤的兩頰在發燒?為什麽他全身感到那麽難以形容的①②③④普希金的一首敘事詩的篇名。

普希金的一首詩,見於《埃及之夜》。

丹頓(一七五九——一七九四)——十八世紀末法國革命的著名領導人。

達指沃隆卓娃·達什科娃。

高興?為什麽一個個不眠之夜在無窮的愉快和幸福之中就像短短的瞬間,一眨眼就過去了,而在朝霞映在窗戶上,閃爍出玫瑰色的光芒,夢幻似的遊移不定的晨光,照亮我們彼得堡這里陰暗的房間時,我們的幻想家已經精疲力盡,疲憊不堪,一頭倒在床上,沈沈地墜入夢鄉,他那病態的、受到震撼的靈魂則高興不已,但心里卻帶著甜絲絲的、令人疲倦的隱痛?是的,納斯金卡,一旦您上當受騙,就會情不自禁地相信:真正的、誠摯的激動是能夠觸動他的靈魂的,還會情不自禁地相信,在他那無血無肉、虛無飄緲的幻想之中是有著可以感觸得到的、活生生的東西的。您知道,那是一種什麽樣的欺騙啊!比方說,他心中萌發了愛情,那愛情里面就包含有無窮無盡的歡樂和各種令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和折磨……只要您瞧上他一眼就會相信的!親愛的納斯金卡,您望著他真的會相信他不認識他在幻想中發瘋似地愛著的那個女人嗎?難道他只是在一些誘人的幻景中見過她,而他對她的滿腔激情不過是一場春夢?難道他們真的沒有手挽手,成雙成對地、形影相隨地一起度過漫長的歲月?難道他們沒有拋棄整個世界,而把他們各自的小天地、彼此的生活聯系在一起?難道不是她,在很晚的時候,在分手來臨的時刻,難道不是她趴在他的懷里,痛哭嚎啕,愁腸寸斷?她聽不見陰森森的天空下著的暴雨,也聽不到刮著的狂風,可是狂風卻吹落了她黑睫毛上掛著的淚珠!難道這一切都是夢幻,包括這座花園?這花園陰冷、荒蕪、淒涼,幽徑上長滿青苔,顯出一副孤寂、憂郁的模樣。他們曾經在這里,並肩漫步,共話衷腸,表白愛情和思念之情。他們彼此愛得那麽長久,那麽長久,那麽深沈!還有那幢祖先遺留下來的怪模怪樣的房子。

就是在這幢房子里,她孤寂而憂傷地住過很久,陪伴著她年老力衰、面色陰沈、老是沈默寡言卻又性情暴躁的丈夫。正是這個老家夥嚇得他們心驚膽戰,像小孩子一樣羞答答地隱藏著他們彼此的戀情。他們有多麽痛苦,有多麽害怕啊!他們的愛情又有多麽純潔,多麽誠摯!(納斯金卡,這已經是不言自明的了。)但世人卻又非常歹毒!我的天啦!難道他後來碰到的不是她嗎?那是在遠離祖國海岸的異國土地上,在正午酷熱的天空底下,在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市之中。當時,一座沈浸在火光海洋之中的宮殿(肯定是一座宮殿)里正在舉行舞會,燈火輝煌,樂聲悠揚,她站在爬滿常春藤和薔薇的陽台上,一眼就認出他來了。她趕緊摘下假面具,說完一句我自由啦!就渾身抖動,一下撲進他的懷里。他們緊緊地擁抱,身子貼著身子,高興得不禁大叫,在一煞那間,居然忘記了痛苦,忘記了離別,忘記了所有的折磨、那座陰森森的房子,還有那個老家夥、遙遠祖國陰暗的花園以及那張長凳,在那里她曾經給予過他最後一次熱烈的吻。後來,她從他由於絕望而感到痛苦的擁抱中掙脫出來了……

啊,納斯金卡,您一定會同意:某一位個子高大、健壯的小夥子,一位好說笑話逗樂的小青年,您不請自來的朋友打開您的房門,像沒事似的大叫:老兄,我是剛從巴甫洛夫斯克來的!這時,您一定會一驚而起,臉紅到脖子上,樣子十分難堪,好像一個小學生剛剛從鄰居果園里偷來一只蘋果,塞進自己的口袋里被人發現了似的。我的天哪!老伯爵已經死去,難以用筆墨加以形容的幸福就要到來,可這時人們卻從巴甫洛夫斯克來了!

我結束了我悲愴的叫喊,情緒激動地沈默下來了。記得我很想使勁放聲大笑,因為我已經感覺到,有一個與我作對的小鬼,附在了我的身上,而且已經開始掐我的喉嚨,揪我的下巴頦,於是我的兩眼也就越來越濕潤。我期待著正在睜著一對聰明的眼睛聽我說話的納斯金卡哈哈大笑,發出她那小孩子般的、難以遏制的笑聲。我已經感到後悔,不該走得那麽遠,不該講那些早已憋在我心里的話,而這些話我早已爛熟在心,一說起來就滔滔不絕,就像背書似的。因為我早就準備好了我自己的判決書,現在叫我不念是欲罷不能了。我坦白承認,我不希望有人理解我,但使我感到大吃一驚的是,她居然一言不發,過了好一會兒,她才輕輕地握了握我的手,懷著一種膽怯的關切心情問我:難道您的一生真是這樣過來的?

對,我整個的一生都是這麽度過的,納斯金卡!我作了回答。看來,我也會這樣結束我的一生!

不,這不行!她心情惶恐地說道,這是不會出現的。

不過,我的整個一生大概會在奶奶的身旁度過了。您聽我說,您知道嗎這樣活下去是非常不好的!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