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木:絲綢之路與中國西域安全 6

這段評價有正反兩重含義:其一是肯定唐朝西陲靖邊政策因其控制了影響中國西陲安全的關鍵地帶帕米爾高原,在邏輯上說是成功的;其二是批評唐朝合乎邏輯的西擴範圍卻超出國力可支持的極限,因而是力所不及的。公元741年(唐開元二十九年)的西界與西漢時大體重合,約在東經68°左右。但在公元741至公元820年(唐元和十五年)間,中國西陲邊界卻迅速東退至約東經72° 41;至明、清,中原王朝可以直接控制的西陲邊界大體維持在這條經線左右;民國時,中國西陲邊界進一步東退,但收縮幅度約在1°~2°之間。這說明勒內·格魯塞的判斷是符合事實的。這個判斷對今天中國制定西域政策是有益的,即我們在讚美唐帝國治邊武功的同時,也要看到它事實上為自己加上了力所不及的負擔——正如俄羅斯將東境擴張至阿拉斯加的結果也給自己加上了力所不及的負擔而不得不最終放棄一樣42。

 事實上,控制帕米爾高原,不僅對中國,甚至對近代英國和當代蘇聯遑論美國,都只是符合紙面邏輯推理卻不符合實踐經驗的力所不及的目標。總結這些帝國陷在此地均不能自拔並由此拖垮國力的教訓,筆者認為,漢唐時西擴涵蓋帕米爾高原的邊界不應是今天——特別是在台海兩岸尚未統一的歷史條件下——中國人追求的範本。對於當代中國的靖邊政策而言,退而求其次的可行方案就是牢牢控制位於中國境內的喀什。扼住喀什及以此為龍頭的南疆線也就扼住了中國西域反分裂鬥爭成敗的關鍵。


(三)從20世紀末開始,新疆恐怖分裂活動再次向喀什一線集結


 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疆要深思43。總結歷史大勢是為了更好地認識今天。值得警惕的是,20世紀90年代始,中國境內的恐怖分裂活動出現加速向喀什一線集結的趨勢。這說明在包括日本右翼在內的國際反華勢力的資助下,新疆恐怖分離主義活動有了向喀什一線匯集的趨勢,它們試圖從南疆東帕米爾地區突破,既打通聯系中亞的外援通道,又方便與“藏獨”分子在此聯手,以達到禍亂和分裂中國西域的目的。如果了解上述喀什地區的地緣政治意義,我們就會明白下列事件,特別是2013年事件所發生的地點在喀什高度趨同的現象顯然不是巧合:
 

上表事件排列所展現出的路線圖表明,從1990年4月5日發生在西南疆的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阿克陶縣的帶有明確分裂國家政治圖謀的“巴仁鄉暴亂”起,經二十多年的四處作亂,到2013年新疆分裂主義活動迅速再向南疆尤其是喀什一帶集結;今天新疆分裂活動的特征與19世紀噶爾丹、張格爾、阿古柏為禍路線正在重合;如果聯系到2013年10月28日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市中心的那起有預謀的駕車沖撞事件和2014年3月1日發生在雲南昆明火車站的特大暴恐事件,我們就會意識到當前日益向南疆喀什一線匯集的地區分裂主義事件已不是互不聯系的偶發事件,而是“經過嚴密策劃、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力恐怖襲擊案件”44;若再將這二十多年的分裂恐怖案件串連起來,就不難看出其中已有鮮明且在歷史上被新疆恐怖分裂勢力規律性地多次重覆過的地緣戰略取向。

 這裏需要再次說明的是,本文所說的喀什地區,並不僅指喀什,而是指以喀什為重心的南疆地緣政治構架。從東漢班超收覆西域、唐朝粉碎小勃律分裂活動、清政府平息噶爾丹、張格爾和阿古柏分裂叛亂等的行動路線可以看出,如果沒有東北的阿克蘇和東南的和田兩區與喀什形成的犄角呼應,僅靠喀什一域並不足以在南疆成勢。中國歷代反分裂鬥爭經驗同樣表明,扼住阿克蘇與和田,若不西出,喀什也就成了進退失據的絕地。明乎此,我們就理解了唐朝治疆以南疆為重45,治南疆以“安西四鎮”為核心環節,四鎮以疏勒(喀什)為龍頭,西陲靖邊又以控制帕米爾高原為要義的政策設計的深層考慮。

 明乎上述歷代治疆的思路,我們再讀毛澤東“一唱雄雞天下白,萬方樂奏有於闐,詩人興會更無前”46的詩句就會有更深的理解。詩選於闐不僅是押韻的需要,也不僅用它代表新疆47,它更是對“治疆之要在南疆”的地緣政治的透徹把握。對“無疏勒,則無新疆;牽一發足以動全身”的治疆規律了然於胸的毛澤東聽到樂隊中美妙的南疆旋律時——如果再考慮到美軍已在東面朝鮮半島登陸,蔣介石在東南方向屢屢竄犯、抗美援朝在即的緊迫形勢,其“詩人興會更無前”的心境就不難理解了48。


(四)蘭州:“西域咽喉在此間”


 “汝果欲學詩,功夫在詩外。”49治疆同理。前面已分析喀什在治疆中所具有的關鍵意義,但若進一步深究,我們又會發現,如果不能像高仙芝那樣西控帕米爾高原,那麽,東控喀什至蘭州一線尤其是其間的河西走廊,對整個新疆穩定則具有全局意義。誠如朱希祖在為曾問吾《中國經營西域史》一書寫的序言中說:

 蓋漢弱匈奴,唐滅突厥,必先征定西域,鞏固河湟;宋明失西域,則侵陵於遼金,滅亡於蒙滿;若夫南宋南明,皆退嬰南服,終至退無可退。50

 沿著天山南北的兩條絲綢之路向東經哈密、敦煌,最終合匯於河西走廊,這使河西走廊成為中原與西域經濟政治聯系的咽喉要地。西漢初張騫第二次出塞的成功是由於霍去病實現了對河西走廊的牢牢控制。這說明,中原對新疆失控往往從“隴右”51開始,而從長安進入隴右的第一入口便是蘭州。

 唐安史之亂後,安西、北庭以及河西、隴右駐軍大部內調,吐蕃乘虛占領隴右、河西諸州,安西四鎮與朝廷的通道中斷。盡管安西四鎮仍有守軍,但不久便被吐蕃相繼攻陷。9世紀中葉,回鶻52占據新疆天山南北,至使唐“緣邊羈縻府州已大量撤廢或內遷”53。1877年(清光緒三年),左宗棠消滅阿古柏、收覆喀什噶爾,這也是與此前成功平息陜甘回變54並於1871年(清同治十年)進駐並控制甘肅的自然結果。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