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八島身上搜出的皮夾及遺落在濱町綠道的公文包,已由青柳武明的家屬確認。

以上就是目前厘清的案件梗概,接下來會據此定出偵查方針及調度警力。

一旦正式展開偵查,大夥通常會戰戰兢兢地面對案件,今天的氣氛卻比平日輕松。不僅理事官和管理官發言時偶爾露出微笑,長官席上的高階主管亦顯得老神在在,連松宮身邊的刑警也少了幾分緊繃。看樣子,所有人都認為這案子不難偵破。

接著,刑警按被分派到的任務,各自展開小組會議。松宮與加賀隸屬小林主任領頭的小組,主要負責鑒識偵查的部份。原本應該針對與被害人有關的事物進行調查,但這次不太一樣。

“先想辦法厘清八島與被害人的關係。松宮,你們去醫院一趟。聽說八島的同居女友昨晚一直守在那邊,看看她的狀況能不能接受問話。負責證物的小組要開車前往,你們也一道吧。”小林下達指示。

“明白。”松宮回道。


“嗯,只要八島恢復意識就好辦了。不過,為防萬一,你們得有最壞的打算,查得出的事情就盡全力查吧。”小林的語氣比平日多幾分樂觀。

負責證物的人馬是阪上及一名日本橋署的年輕刑警,開車的是後者。加賀坐上副駕駛座,松宮和阪上跟著鑽進後座。

“希望能速速破案。”發動引擎不久,阪上開口:“祈禱八島那傢伙運氣好一點,趕快醒來交代來龍去脈,而且動機不要太複雜,純粹想搶錢就太理想啦,像是隨機找上有錢人下手之類的。”

“他應該就是為了錢吧,皮夾和公文包不都拿走了?”松宮應道。

“果真如此就謝天謝地,偏偏疑點不少。你想,一般會挑那種地方下手嗎?就算行人不多,仍是熱鬧的市中心,犯案時間也不算太晚,不小心被目擊可不妙,腦袋清楚的人是不可能那麽幹的。”

“假如是處於腦袋不太清楚的狀況下呢?比方磕藥。”

“若是那種狀況,會議中早就提出。八島送醫後一定做過各種檢查,當然也包括抽血吧。真要細究,比較可能是喝醉,一時衝動殺害青柳,但這樣無法解釋他為何隨身攜帶兇器。換句話說,此案應該是有某種程度計劃的犯罪。可惡,看情形真的只能等八島清醒交代了。”阪上煩躁地搔搔頭。

松宮望著副駕駛座的加賀後腦勺,只見他筆直凝視前方不發一語,似乎打定主意,除非有人征詢他的意見,否則絕不插嘴搜查一課人員之間的對話。

昨晚留守醫院的是地域課一名叫佐伯的巡查。據他表示,昨晚到現在沒任何異狀,八島已被送進加護病房,目前謝絕會客。

“那位中原小姐呢?”松宮問。

“她一直在等候室,剛才說要去便利商店,應該快回來了。”

“她整晚都待在這里?”

“是的。”

“八島不是還不能會客?她耗在醫院也沒用啊……”

“話是沒錯……”

松宮嘆口氣,望向加賀與阪上。
“會議上提過,她大受打擊無法接受偵訊吧?想必是嚇到腦袋混亂,沒辦法冷靜下判斷。”阪上壓低音量。

等待中原香織時,他們決定先找八島的主治醫師了解狀況。這位瘦削的醫師年約四十五、六,在結束長達五個鐘頭的手術後,與其它負責的醫護人員輪流稍事休息及觀察患者的術後狀況。面對警方的詢問,醫師顯得有點不耐。

“太專業的術語容我直接省略,最嚴重的傷是頭蓋骨的複雜性骨折,影響到腦部,導致病人意識不明。簡單講就是這樣。”

“可能恢復意識嗎?若能恢復,大概是甚麽時候?”

阪上的語氣難掩焦躁,但醫師冷淡地搖搖頭:

“恕我無法給您確切的答案。說得明白點,以病人目前的狀況,很可能不再醒來,但就算突然睜開眼睛也不奇怪,畢竟不乏昏迷數個月卻奇跡清醒的案例。只不過,相較之下,更多病人是陷入永眠狀態。”

站在斜後方的松宮看見阪上失望地垮下肩膀,不禁心想,此刻自己的背影應該也一樣失落吧。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