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創造論》第6章·未知和兩難 2

所有的大師就這樣地前進著,直闖“不可知”的禁地。可惜有幾個碰傷了頭額,有幾個想象力比較愉快,在墻內神秘的果園里聽到了飛鳥的和鳴。

藝術大師們的“直闖‘不可知’的禁地”總帶著大量的超體驗性質。這種超體驗常常使藝術家和讀者都會或多或少地陷入慌亂的境地,但是,這不應該使我們退縮,而應該看成是無限對於有限的擢拔,永恒對於即時的擢拔,哲理對於庸常的擢拔。

法國現代詩人彼埃爾·讓·儒夫1946年曾在布魯塞爾作過題為《一個詩人的辯解》的演講,其中說道:

……任何一首詩,只要它是真正的詩,那麽它就永遠是一個謎。在音樂方面也是一樣,我們實際上對音樂的內涵並不清楚,既不了解一首最負盛名的交響樂對我們的心靈所敘述的究竟是什麽,也不清楚我們的心靈通過這首交響樂所表達的又是何物。對於一個人來說,意識到自己的局限性既不可恥,也並非不幸。所以,當一個人與永恒的境界交流,卻又無法判斷本人是通過何種途徑達到了這種永恒境界的時候,於他亦分毫無損。因為此時重要的只是他所獲得快感的性質,所感受喜悅的程度,以及他所作為一個生命有限的人,為何開始感到自身已經改變和生命趨於無限的原因。這一點意味著詩歌所表現的東西,永遠都是或多或少地隱蔽著的超體驗……

現代著名畫家克爾希奈從繪畫的角度進一步闡述了儒夫所說的由局限性通達無限和永恒而產生超體驗現象的問題。克爾希奈認為,藝術的本質,就是要通過有限的物質條件來揭示世界一切過程背后的偉大的秘密,這就是一種蕩漾於世界整體的精神。克爾希奈說:

立在周圍世界一切過程與事物背后的偉大的秘密,常常影像似的現出來或可感,如果我們和一人談話,站在一個風景里,或花及物突然對我們說話。你設想,一個人坐在我對面,而在他訴說他自己的經歷時,突然出現這個不可把握的東西。這不可把握的東西賦予他的面貌以他的最個性的人格,卻同時提高他,超過那人格。如果我做到,和他在這個我幾乎想稱之為狂歡狀態里聯系上了,我就能畫一幅畫,而這畫,雖然緊緊接近他自己,卻是一種對那偉大秘密的描繪,它歸根到底不是表現他的個別的人格,而是表現出了世界里蕩漾的精神性或情感。這樣遠的擺脫了自己,以至於和一個別人能進入這項結合,這個可能性,……從這個階段,用任何手段,例如通過文字或色彩或音調來創作,這就是藝術。

在克爾希奈看來,傑出的藝術大多會通過對不可把握的事物的描繪來探詢世界的“偉大的秘密”的。既然這是對蕩漾在天地間的一種精神情感的偶然掬取,那麽,誰能精確地說清自己究竟掬取了其中的哪一些部分,里邊又包括著哪一些內容呢?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