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課程中的科學

一、邏輯的方法和心理學的方法

我們審慎地運用觀察、回想和試驗的方法,以獲得穩定的和確定的材料。運用以上方法所得的知識便是科學。科學要求明智地、持久地努力修正流行的許多信念,清除其中謬誤,增加信念的準確性,首先要使信念的形式能盡量表現各種事實的相互依賴關系。科學像一切知識一樣,乃是給環境帶來某些變化的活動的結果。但是,對科學來說,所獲得的知識的質量乃是活動的起支配作用的因素,而不是活動的偶然結果。從邏輯方面和教育方面來看,科學乃是認識的完善過程,是認識的最後階段。

總之,科學就是實現任何知識的邏輯的含義。邏輯順序不是強加於已知的事物一種形式;它是完善的知識的正當形式。因為邏輯順序表明敘述的材料具有一種性質,使了解材料的人明白它的前提和它所指的結論(參見第211見)。正如一位有能力的動物學家能從幾根骨頭中重新構成一個動物一樣,一位數學家或物理學家,從數學或物理學中的一段敘述中構成整個真理的體系。

但是,對一個不是專家的人來說,這種完備的形式乃是一塊絆腳石。正因為材料的敘述把促進知識本身作為目的,知識和日常生活的材料的聯系才是隱蔽的。對外行來說,幾根骨頭僅僅是珍品而已。在他掌握動物學的原理以前,他想用骨頭制造什麽東西的努力全是偶然的、盲目的。從學習者的觀點來看,科學的形式是要達到一個理想,而不是出發的起點。但是,在學校的教學實踐中,常常從經過簡化的科學入門開始。必然的後果是把科學和有意義的經驗隔離開來。學生學習一些符號,但沒有掌握了解它們意義的鑰匙。他獲得專門的知識,而沒有追溯它和他所熟悉的事物和操作的聯系的能力,他往往只是獲得一些特別的詞匯。

有一種強烈的誘惑,認為把形式完善的教材教給學生就是學習的康莊大道。認為學生從有能力的研究工作者研究的成果開始,可以節省時間和精力,避免產生不必要的錯誤。還有什麽比這種假設更自然呢?其結果在教育史上大書特書。學生從教科書開始學習科學,這種教科書按照專家研究的順序,把教材組織成一個個題目,從一開始就介紹專門的概念和它們的定義。在很早階段,就引進許多規律,至多稍微講一下得到規律的方法。學生學習所謂“科學”,而不是學習處理日常經驗中熟悉的材料的科學方法。研究生的學習方法主宰著大學教學,大學的方法又轉移到中學,這樣一直往下移用到小學,同時刪去一些內容,人使教材更容易一些。

年代學的方法從學生的經驗開始,從經驗發展正當的科學處理的方式,常常稱作“心理學的”方法,以別於專家的邏輯方法。表面上失去的時間,可以從所獲得的深刻的理解和生動的興趣中補償損失,而且綽綽有余。學生所學習的知識,至少他是理解的。此外,聯系從日常熟悉的材料中選擇的問題,沿用科學家取得完善知識的方法,他獲得處理在他能力範圍內的材料的獨立工作的能力,避免學習只有象征意義的材料所帶來的心理上的混亂和理智上的乏味。既然大部分學生決不會成為科學專家,他們對科學方法的意義的了解,應該比遠距離第二手地抄錄科學家所取得的結果更加重要。學生所學習的內容也許不會那麽多,但是就他所學的東西來說,他們是確信的、理解的。可以有把握地說,那些將成為科學家的少數人采用這種方法,比沈沒在大量純技術的和象征性的知識中的人,可以得到更好的準備。事實上,那些成為成功的科學家的人,正是通過他們自己的力量,避免了傳統的學究式的學習科學的方法的缺陷的人。

在一兩個世代以前,有不少人在極不利的條件下,努力為科學在教育上獲得一席之地而奮鬥,他們的期望和一般達到的結果相比,是令人痛心的。斯賓塞研究了什麽知識最有價值,結論說,從一切觀點來看,科學知識是最有價值的。但是,他的論點無意識地假定科學知識可以用現成的形式傳授給別人。他的論據不注意我們日常生活的材料轉變成科學形式的種種方法,也就忽略了科學唯一賴以成為科學的方法。學校裏的教法常常按類似的計劃進行。但是,用專門的正確的科學形式敘述的材料,並沒有什麽魔術附在材料上。這樣的材料學習起來仍然是一些沒有活力的知識。此外,這種材料的敘述形式比文學上的敘述形式更加遠離日常生活的有效聯系。但是,不能因此就說有關科學的教學的主張不合理,這種主張不能遵循。因為這樣教的材料對學生來說,並不是科學。

雖然根據演繹的方法編輯的教科書有了很大的改進,但是,跟事物和實驗室練習接觸,本身並不足以應付需要。雖然事物和實驗室練習是科學方法的不可缺少的部分,但是,它們並不理所當然的構成科學的方法。自然界的材料可以用科學儀器進行處理,但是,這些材料本身以及處理的方法,可以和校外所用的材料和制作方法分離開來。所對付的問題僅僅是科學上的問題,即對一門科學已經入門的人所發生的問題。我們的注意力也許用在獲得技術處理方面的技能上,而沒有顧及到實驗室練習與屬於教材的問題的聯系。有時實驗室裏的教學徒有一種儀式,和異教的儀式一樣。①

①在積極的方面,可以提一下在花園、車間等工作中所發生的問題的價值(參見第217頁)。實驗室可以作為附加的資源,為更好地研究這些問題提供條件和工具。

 

我們曾經偶然說過,科學的敘述或邏輯的形式包含符號的使用。當然,這句話適用於所有語言的運用。但是,在母語中,我們看了符號,就能直接了解符號所表示的事物。我們對熟悉材料的聯想非常密切,所以,看到符號就聯想到它所表示的事物。這種符號不過是用來代表事物和動作的。但是,科學上的術語還有一個用處。我們知道,科學術語並不代表經驗中的直接應用的事物,而只代表認知系統中的事物。當然,科學術語最終表示我們常識所了解的事物。但是,它們並不在通常的背景中直接代表這些事物,而是已經轉化為科學研究的術語。原子,分子,化學的公式,物理研究中的數學命題,所有這些首先具有知識的價值,但只是間接地有經驗的價值。它們代表進行科學研究的工具。和別的工具一樣,它們的意義只能通過應用來學習。我們不能看了事物就能了解它們的意義,只能通過它們的工作,把它們作為求得知識的方法的一部分,才能了解它們的意義。

甚至幾何學中的圓形、正方形等,也和我們所熟悉的圓形和正方形不同。一個人學習數學愈深,和日常生活中的事物的距離愈遠。和研究空間關系知識無關的特性被略去了;研究空間關系這個目的所需要的特性受到重視。如果再深入研究下去,他會發現甚至對空間知識有意義的特性,也會讓位給有利於其他事物的知識——也許是一般數的關系的知識的特性。他所學的概念方面的定義,甚至不能暗示空間的形式、大小或方向。這並不是說它們是一些不真實的憑空捏造,但是它表明直接的物理特性已轉變為達到特殊目的即知識組織的目的的工具。每一架機器,所用的材料的原來狀況已經改變,使之合於某個目的的應用。重要的事情不在於原來形式的材料,而在於材料適應於一個目的。一個能夠數出構成機器結構的所有材料的人,並不一定有這個機器的知識。只有知道這些材料的用處,並且能說明為什麽這樣使用材料的人,才有關於這個機器的知識。同樣,一個人必須懂得數學概念發生作用的那些問題和數學概念在研究這些問題中的特殊用處,才能說是有數學概念知識的人。如果僅僅“懂得”數學上的定義、法則、公式等等,就像懂得一個機器的各部分的名稱而不懂得它們有什麽用處一樣。在這兩個例子中,意義或知識的內容,就是懂得一個要素在整個系統中的作用。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