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花雨·滿天花雨

六月十九!口上,一片虔誠。早上才九點多鐘,水藍天,白水茫茫,提著香燭籃子的,挑食盒的,男男女女早已從四鄉趕了來,站滿一渡口。這大喜的日子見了面,識也好,不識也好,都笑嘻嘻道一聲:“虔誠!”有人集了資,就在水邊渡頭上搭起了兩座席棚,擺上十張桌子,幾十條板凳,叫個閑人站在棚口鏜鏜鏜地敲起了銅鑼,吆喝過往的人。“喂——歇歇來啊!”香客們進了棚子,泡來一碗熱茶歇過了腳,拱個手,謝一聲,“虔誠”,等船過河去了。棚口一早貼出了紅榜來,四尺來長一張,開列出了捐錢舍茶的信士弟子芳名,領銜的幾位,不就是吉陵首戶曹家。

燕娘跟著婆婆,來到了渡口。

“娘,也歇歇吧。”

燕娘拍了拍腰身,嘆口氣,解開了背上那一條花布兜,抹了抹汗,把孩子抱到懷裹。婆媳倆才坐了下來,一個管事的,穿了一身寶藍,抹過手,笑嘻嘻泡來了兩大碗熱茶。

“老太太,虔誠啊。”

“虔誠。”

“那兒來?”

“河西郭家村。”

“遠啊,一早趕路。”

“早些來看看舊街坊。”

“原先也住鎮上?”

“可不是。”

棚外好一片晴天,河面上,水光眨亮,一圈,漾開了一圈。那擺渡的梢公撐起了長長的一根竹篙,來來回回,日頭下,一船一船把進香的客人渡到了對岸鎮上。六月的河水,嚀嚀叮叮地,流過了石頭疊起的好大一座城砦。

燕娘喝了半碗茶,抱起孩子親了一親放在自己心口上,側著身,解開胸前的衣鈕,喂起了奶。初夏天時,孩子額頭沁出了一顆顆汗水珠兒。“天熱了!”燕娘看了看婆婆,把孩子的領口松開了,從腋窩裹掏出了一塊青布手帕,往哥兒臉上,扇起涼來。河上起了風,一時間只聽見水邊岸上紛紛蕭蕭,翻飛起白燦燦一片蘆花。渡頭上漫天血點子,劈劈,啪啪,響起了一陣鞭炮。

“過河啦,過河啦。”

棚口,有人采進了頭。燕娘扣上衣鈕,站起身來讓婆婆把哥兒紮到了她背上,紅了臉,整一整衣裳。婆婆喝了茶,漱過口,提起那一籃香燭金紙,回頭,向管事的謝了聲:

“虔誠!”

婆媳倆一前一後,日頭下,走出了茶棚來。

渡口上,早已站滿了十來個等船的人。船家打起了赤膊,黑湫湫的一個身子蹲在船尾,吸著煙,笑嘻嘻地招呼客人上船。

“這位年輕的小大嫂行動不便,大家給讓讓啊。”

燕娘臉上一熱,扶住婆婆,踩上了踏板。船頭坐著一個大娘,四十幾,福福泰泰地穿了好一身的喜紅,懷里摟著八九歲的一個小姐兒。看見了燕娘,一把挽了過來坐在身邊,湊著嘴,問道:

“幾個月啦?”

“七個月了。”

“看起來,可有八個月了。”大娘采過一只手,摸了摸。“今天菩薩生日,心里歡喜,趕快求她老人家給生個白胖姑娘啊。”

“開船了!”

船家喝了聲,拔起竹篙往岸邊一點,潑喇喇,向河心蕩了出去。

“我說,羅四媽媽,你老人家自己趕今年也生一個呀。”

“船家,你罵人。”

“今天好日子,可別動氣。”

“動甚麽氣!”

“胎氣。”

船上五六個男客把眼睛一擠,吃吃笑了起來。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