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娘把孩子緊緊一摟,挨著婆婆也蹲下身來。婆媳倆依傍著,好半晌,在鎮心三岔路口上燒著一堆火。看看紙錢燒盡了,燕娘忽然覺得心上一冷,挨近婆婆,往自己頭上,拔下了一根發夾探進那紅嗞嗞的火堆里,悄悄地,撥了兩撥。婆婆猛的擡起了頭。

“燕娘!”

“嗯?”

“燒著的紙錢不能撥,一撥,陰間就收不到了。”

燕娘呆了呆,一回頭朝萬福巷里望了過去,忽然眼睛一花。

“娘!”

“不要回頭!”

“有個人——”

“回家吧,天快亮了。”

婆媳倆回到了家,天蒙蒙亮了。婆婆老人家上了年紀,黑天半夜折騰了一個晚上,熬不住,回房合合眼去了。燕娘一個人坐在床邊解開衣襟,喂孩子吃奶。

隔壁人家不知睡著甚麽人,這大清早打起了鼾來,呼嚕,呼嚕,小悶雷似的。燕娘低著頭,呆呆地瞅著懷里那個孩子,小小的一張嘴,一口一口,吮著吸著,半天,想起了心事。擡頭一看,門上貼著一幅年畫。去年開春燕娘過了門,沒多久,婆婆買了回來,貼在房門上,希望今年春天媳婦生一個又白又胖的好小子。畫裹一個男娃娃,肥頭大耳,穿了身紅繡肚兜,把一只五彩斑斕的大鯉魚,穿上一根紅絲線,笑嘻嘻地牽在手里。結婚一年多了,大床上還挑著一副紅布帳幔,燈光下,一屋子清冷冷的喜氣。

又是想他,又是怨他。

燕娘嘆了口氣,輕輕地把孩子放回小竹床裹,塞好了被褥。看著哥兒沈沈的睡熟了,自己眼皮一合靠在床頭上,打起了盹。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覺得天地之間萬籟俱寂,劈剝,一聲,燈花爆了開來。

那人的腳步,屋子外,長長的空蕩蕩的一條石板大街上,這大清早,橐橐地,一路響了下去。燕娘夢中驚醒過來,摸摸心口,出了一身的冷汗。半晌定了定心神把床頭燈一口吹熄了,推開窗門。好一片天光,她獨個兒坐到了床邊,守著孩子,一面搖著小竹床,一面柔聲地念了起來:

天皇皇

地皇皇

我家有個夜哭郎

過往君子念三遍

一覺睡到大天光——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