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雲樵〈50年來的南洋研究〉(3)

另一位英國的漢學大師是在牛津大學開設漢學講座的理雅谷(Legge)博士。他也是一位教士,因傳道而到中國,苦攻中國典籍,完成了一部不朽的巨著《中國古典》,一直為英國漢學家所取資。這部書將《詩經》﹑《尚書》﹑《春秋左傳》﹑《大學》﹑《中庸》﹑《論語》﹑《孟子》都譯注了,後來又收入馬克斯繆拉監修的《東方聖典集》中的《易經》和《禮記》的英譯。此外他還有老子《道德經》和《莊子》二書的英譯,收在《東方聖典集》中。

英國布道會之外的傳教師和外交官之間,漢學家也人才輩出,如海軍牧師比爾(Beal),1856至58年英法聯軍侵華時任翻譯官。他是中國佛學研究的開拓者,所譯注的《法顯佛國記》和《大唐西域記》二書,訂正雷繆薩和尤蓮的謬誤不少,為南洋研究學者所重視。他返國後,曾任倫敦大學教授。此外尚有《中國佛學文獻考》及《中國佛教論》,都是權威之作。

在比爾之後有華特士(Thomas Watters),他把比爾所譯的《大唐西域記》詳加研究,另著《論玄奘之天竺旅行》(On Yuan Chwang’s Travels in India)一書,死後才由友人為他整理,交由皇家亞洲學會,于1905年列為「東方翻譯基金新叢書」之十五而刊行。華特士本是位領事,也是皇家亞洲學會的會員,其他著作有《中國語概論》等。

至于皇家亞洲學會是英國研究亞洲的大本營。最初,印度研究先驅威廉瓊斯(William Jones)于1784年提倡組織了加爾各答的孟加爾亞洲學會,英人又在孟買組織孟買文學學會,到1823年才仿效法國在倫敦成立皇家亞洲學會,後來中國﹑馬來亞﹑孟加拉都設有分會,馬來亞的分會設于星加坡﹑1878年成立,當時名為海峽分會,到1923年才改為馬來亞分會。

另有一位英國領事名叫翟理斯(H. A. Giles) 的,也是一位特出的漢學家,他是繼華妥瑪而任劍橋大學的第二任漢學教授,他的穩健的英國式作風,在極精致的法國式及德國式的學者看來,覺得不甚入眼,但19世紀後半期到20世紀初,代表英國的漢學家還是他。他很長壽(90餘歲),治學又勤,因此他的著作之多,正有「其書滿架」之慨。他的《華英大辭典》是和他的名字不能分離的那樣有名,大家以為舉世無雙,其實他在詞匯方面,還有不少遺漏,但他的苦心和給予世人的便利是不可否認的。在他逝世之前,仍孜孜不倦地為這辭典三版改訂,雖未能如願而歸道山,但對後學的示範是值得我們稱頌的。翟理斯的著作雖多,但為南洋研究學者所注意的,祗有他兩次重譯的《佛國記》(1877及1923),較之雷繆薩的法譯,比爾的英譯(1869),理雅谷的譯注(1886),都勝一籌。

50年前英國漢學家著作中,影響南洋研究最大的,卻不是真正的英國學者,而是一位歸化的法國人,名拉古柏(Terriende Lacouperie)。他得亨利尤爾爵士的推薦,受聘編述大英博物院所藏的中國古錢目錄,另刊行《巴比倫與東方紀事》雜志,主張最古的中國文化是發源于巴比倫的,中華民族也是從巴比倫遷移到東方的。根據他的主張,他寫了一卷《中國古文化西方起源論》,給予學者不少新的刺激,影響學術界很大,自然現在已時過境遷了。他的倫敦生活,剛和他的說法命運相反,貧困艱苦,後來好容易當了大學教授才得糊口度日。1894年逝世,著作很多,最著名的是《中國人居住以前中國的語言》一書。他除主張中國人從巴比倫遷來之外,又主張最初的中國人是泰族。他的證據,實在也就是他的謬誤,因為他以為湯放桀的南巢,就是唐代南詔的前身,泰族的最初根據地。他這個玩笑開得不小,各方學者都奉為圭臬,其實南巢與南詔,正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南詔而且並非泰族所建的國家,筆者曾為文詳考。但無論如何,拉古柏影響南洋研究相當大,尤其在泰國方面。

另外有一位皇家亞洲學會的會員祁利尼上校(Colonel E. G. Gerini),雖不能算純粹的漢學家,但卻可稱為50年前惟一的南洋研究專家。他曾長時期停留在暹羅,又通曉多種語文,多方搜集參考圖籍,專心從事《托利彌地理志東亞之部的研究》(Researches on Ptoley’s Geography of Eastern Asia)一書的著述。這是本世紀初南洋史地考證空前的鉅著,除卷首長序(22頁)外,正文(835頁)及索引共945頁,後附地圖一幅,提要表格11幅,1909年由倫敦皇家亞洲學會及皇家地理學會聯合刊行,列為亞洲學會專刊(Monographs)之一,但他的初稿早在1897年即開始在皇家亞洲學報(JRAS)刊登,可見他至少化了十幾年的光陰,去著作和刊行。書中華文﹑希臘文﹑梵文﹑暹文﹑緬文﹑馬來文等錯雜字行間,增加不少刊印上的困難,但也可看出他的博洽。他不但把托利彌地圖上每一個地名予以考證,同時也把中國載籍中的南洋地名一一考証,雖則論據祗憑對音,不很完善,但他的用功之勤,搜羅之廣,啟發後學,實非淺鮮。因此,不僅在50年前哄動一時,就在目前,南洋的歷史地理學者似有不讀這部鉅著,便沒有資格談史地考證之感。嚴格說,祁利尼的考證祗可參考,不宜輕易信從,他的片面論斷易導人誤入歧途,但也有不少論斷,方法雖不妥,結論卻可取。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