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篇在收入本書前沒有在報刊上發表過。

(2)關於伯夷和叔齊,《史記·伯夷列傳》中有如下的記載:「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齊,及父卒,叔齊讓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齊亦不肯立而逃之。國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盍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木主,號為文王,東伐紂。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義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及餓且死,作歌,其辭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

(3)商王指商紂,姓子名受,是商代最末的一個帝王。

(4)散宜生周初功臣。商代末年往歸西伯(周文王),以後曾似武王伐紂。

(5)關於太師疵和少師強,《史記·周本紀》載:「紂昏亂暴虐滋甚,殺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師疵、少師□(強)抱其樂器而奔周。」太師、少師都是樂官名。據《周禮·春官》鄭玄注,凡擔任這種官職的,都是盲人。

(6)關於紂王砍腳、剖心的事,《尚書·泰誓》有如下記載:「今商王受……□(斫)朝善之脛,剖賢人之心。」《太平御覽》卷八十三引《帝王世紀》:「帝紂□朝善之脛而視其髓。」又《史記·殷本紀》也記有比干被剖心的事:「紂愈淫亂不止。……比干曰:『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爭。』□強諫紂。紂怒曰:『吾聞聖人心有七竅。』剖比干,觀其心。」

(7)西伯肯養老西伯即周文王姬昌;商紂時為西伯,死後謚為文王。《史記》的《周本紀》和《伯夷列傳》都說「西伯善養老」。《周本紀》說他「篤仁、敬老、慈少」。

(8)大告示《史記·周本紀》載武王率師渡過盟津以後,曾發佈誓師辭,即所謂《太(泰)誓》。這裡的「告示」,除首尾「照得」「此示」數字外,都是《太誓》的原文。「毀壞其三正,離□其王父母弟」,意思是毀壞了天、地、人的正道,拋棄他的祖輩和弟兄不用。

(9)九旒雲罕旗《史記·周本紀》載武王克商後舉行祭社典禮,有「百夫荷罕旗以先驅」的記載;南朝宋裴駰《集解》說:「蔡邕《獨斷》曰:『前驅有九旒雲罕。』」據《文選·東京賦》薛綜注,雲罕和九旒,都是旌旗的名稱。

(10)周王發即周武王姬發,文王之子。《史記·周本紀》記有武王出兵的情形:「武王即位,太公望為師,周公旦為輔。……九年,武王上祭於畢,東觀兵,至於盟津,為文王木主,載以車,中軍。武王自稱太子發,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專。……是時,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諸侯。諸侯皆曰:『紂可伐矣。』武王曰:『女(汝)未知天命,未可也。』乃還師歸。居二年,聞紂昏亂暴虐滋甚,……於是武王遍告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畢伐。』乃遵文王,遂率戎車三百乘,虎賁三千人,甲士四萬五千人,以東伐紂。」又以下記牧野誓師時情形,有「武王左杖黃鉞(黃斧頭),右秉白旄(白牛尾)」的句子。

(11)姜太公即姜尚。《史記·齊世家》說文王在渭水之濱遇見姜尚:「與語大悅,曰:『自吾先君太公曰:「當有聖人適周,周以興。」子真是邪?吾太公望子久矣!』故號之曰『太公望』。」文王死後,他佐武王滅紂,封於齊。

(12)周尺一丈約當現在的七市尺。

(13)關於周師渡盟津,《史記·周本紀》載:「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師畢渡盟津,諸侯鹹會。」按盟津亦名孟津,在今河南孟縣南。武王伐紂,由陝西進入河南,在此渡過黃河,至朝歌近郊牧野,擊敗紂兵,便佔領了紂的都城朝歌(故城在今河南湯陰縣)。

(14)「自棄其先祖肆祀不答」等語;見《史記·周本紀》:「二月甲子昧爽,武王朝至於商郊牧野,乃誓。……王曰:『古人有言,「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殷王紂維婦人言是用,自棄其先祖肆祀不答,昏棄其家國,遺其王父母弟不用。』」按小說中所說的《太誓》,應為《牧誓》;《尚書·牧誓》作:「昏棄厥肆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

(15)關於牧野大戰的情況,《尚書·武成》中有如下的記載:「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會於牧野。罔有敵於我師,前徒倒戈,攻於後以北,血流漂杵。」

(16)關於紂兵倒戈的事,《史記·周本紀》中有如下的記載:「帝紂聞武王來,亦發兵七十萬人距武王。武王使師尚父與百夫致師,以大卒馳帝紂師。紂師雖眾,皆無戰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紂師皆倒兵以戰,以開武王。」

(17)鹿台和巨(鉅)橋,都是商紂的倉庫。前者貯藏珠玉錢帛,故址在今河南湯陰朝歌鎮南;後者貯藏米谷,故址在今河北曲周東北古衡章水東岸。《史記·殷本紀》:「帝紂……厚賦稅以實鹿台之錢,而盈鉅橋之粟。」

(18)關於紂王自焚和武王入商等情形,《史記·周本紀》中有如下的記載:「紂走反入,登於鹿台之上,蒙衣其殊玉,自燔於火而死。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諸侯,諸侯畢拜武王,武王乃揖諸侯,諸侯畢從;武王至商國,商國百姓鹹待於郊,於是武王使群臣告語商百姓曰:『上天降休!』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亦答拜。遂入,至紂死所,武王自射之,三發而後下車,以輕劍擊之,以黃鉞斬紂頭,縣大白之旗;已而至紂之嬖妾二女,二女皆經自殺。武王又射三發,擊以劍,斬以玄鉞,縣其頭小白之旗。」

(19)妲己商紂的妃子。《史記·殷本紀》:「帝紂……好酒淫樂,嬖於婦人,愛妲己,妲己之言是從。」武王克商,「殺己。」又明代王三聘《古今事物考》卷六:「商妲己,狐精也,亦曰雉精,猶未變足,以帛裹之。」在長篇小說《封神演義》中也有類似的傳說。

(20)「天道無親,常與善人」語見《老子》七十九章。又《史記·伯夷列傳》說:「或曰:『天道無親,常與善人。』若伯夷、叔齊,可謂善人者非耶?積仁潔行如此而餓死!……天之報施善人,其何如哉?」

(21)「歸馬於華山之陽」二語,見《尚書·武成》:武王克商後,「乃偃武修文,歸馬於華山之陽,放牛於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

(22)小窮奇窮奇,我國古代所謂「四凶」(渾沌、窮奇、檮杌、饕餮)之一。《左傳》文公十八年:「少皋氏有不才子……天下之民謂之窮奇。」小窮奇,當是作者由此虛擬的人名。

(23)「天下之大老也」原是孟軻稱讚伯夷和姜尚的話,見《孟子·離婁》:「二老者,天下之大老也。」

(24)「剝豬玀」舊時上海盜匪搶劫行人,剝奪衣服,稱為「剝豬玀」。豬玀,江浙一帶方言,即豬。

(25)首陽山據《史記·伯夷列傳》裴駰《集解》引後漢馬融說:「首陽山在河(黃河)東蒲阪,華山之北,河曲之中。」蒲阪故城在今山西永濟縣境。

(26)撈兒也作落兒。北方方言,意為物質收益。這裡指可吃的東西。

(27)小丙君作者虛擬的人名。

(28)祭酒古代宴時,先由一個年長的人以酒沃地祭神,故尊稱年高有德者為祭酒。漢魏以後,用為官名,如博士祭酒、國子祭酒等。

(29)「敦厚」「溫柔」語出《禮記·經解》:「孔子曰:溫柔敦厚,詩教也。」據孔穎達疏說,所謂「溫柔敦厚」就是「依違諷諫,不指切事情」的意思;這一直成為我國封建時代文學創作和批評的一種準則。

(30)「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語見《詩經·小雅·北山》,「普」原作「溥」。

(31)關於伯夷、叔齊由於一個女人的話而最後餓死的事,蜀漢譙周《古史考》中記有如下的傳說:「伯夷、叔齊者,殷之末世,孤竹君之二子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野有婦人謂之曰:『子義不食周粟,此亦周之草木也。』於是餓死。」(按《古史考》今不傳,這裡是根據清代章宗源輯本,在清代孫星衍所編《平津館叢書》中。)

(32)阿金姐作者虛擬的人名。

(33)關於鹿奶的傳說,漢代劉向《列士傳》中有如下的記載:「伯夷,殷時遼東孤竹君之子也,與弟叔齊俱讓驛位而歸於國。見武王伐紂,以為不義,遂隱於首陽之山,不食周粟,以微(薇)菜為糧。時有王糜子往難之曰:『雖不食我周粟,而食我周木,何也?』伯夷兄弟遂絕食,七日,天遣白鹿乳之。逕由數日,叔齊腹中私曰:『得此鹿完噉之,豈不快哉!』於是鹿知其心,不復來下。伯夷兄弟,俱餓死也。」(按《列士傳》今不傳,這是從《琱玉集》卷十二所引轉錄。《琱玉集》,輯者不詳。宋代鄭樵《通志·藝文略》著錄二十卷,現存殘本二卷,在清代黎庶昌所編《古逸叢書》中。)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