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妮說,她比我好嗎

傅生說,不知道,沒法比。

李小妮說,她叫什麼

傅生說,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

李小妮說,好怪啊,她是幹什麼的

傅生說,不知道。

李小妮說,她浮 亮嗎

傅生說,不知道。

李小妮說,你什麼都不知道,這也叫戀愛

傅生說,戀愛要知道這些幹嗎

李小妮說,那你們怎麼愛啊。

傅生說,就是不斷地說話。

李小妮說,那你愛她什麼

傅生說,愛她什麼好像是個問題,我不知道。

然後,李小妮又問網戀的經過,傅生說很簡單,她問我怎麼稱呼,我說就是過客。她說不對,所有人都是過客,過客不能是稱呼。我說,哪——我不知道,從我還能記得的時候起,我就只一個人,我不知道我本來叫什麼。她說,那麼,你是從哪里來的我說我不知道,從我還能記得的時候起,我就在這麼走。她說,那麼,我可以問你到哪里去麼我說,當然可以,但是,我不知道。不等我說完,她就搶了說,從我還能記得的時候起,我就在這麼走。我說是的。她說,看來,你是真過客,不是冒牌貨。就這樣開始了。

李小妮說,好像在背台詞。

傅生說,是的,當時我剛看過《過客》,窗口上還打開呢。

李小妮說,你們準備見面嗎

傅生說,她是想見我。

李小妮說,你不想見

傅生說,是的。

李小妮說,見見吧,我也想見。

傅生說,不想見。

李小妮似乎得到了保證,抱著傅生準備睡了。傅生說,你睡吧,我回去。李小妮說,你不陪我。傅生說,我習慣一個人,倆個人睡不著。那你回去吧。李小妮失望地轉過身去。傅生回到房間,在暗中坐了許久,覺得什麼地方有點兒不對,他怎麼跟李小妮做愛了他並沒想過要和她做愛的。當然做愛也不是什麼大事,做了也就做了,問題是什麼地方有點兒不對,而且沒什麼勁,似乎還不如手淫,手淫充滿了自由和想象,是一種藝術,就像寫詩。傅生就想起了一指,獨自笑了一下,又想起李小妮是他帶來的,至今也不知道他們什麼關系。他和李小妮做愛了,是否就算有了關系傅生想了想,覺得這樣的結論是很庸俗的,正確的結論應該是沒有關系。

但是,傅生下這樣的結論,無疑是在逃避現實,李小妮絕不認為他們沒有關系。此後的幾日,他們不可避免地攪在了一起,李小妮甚至在傅生上網的時候,也陪在了邊上,傅生不大好意思當著她面與一條浮在空中的魚談情說愛,只得心不在蔫地竄來竄去看一些文章。李小妮比他還記掛著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不停地說,你怎麼不跟她談戀愛傅生說,你坐邊上,我怎麼談。李小妮無所謂說,不就是網戀,你以為真的戀愛我會在乎傅生說,可是我在乎。李小妮說,我想看你們怎樣網戀,談吧。傅生說,網戀不是談給你看的,要看,你自己跟她談吧。李小妮高興說,真的不管我說什麼,你不能反對。傅生說,好吧。李小妮就面帶笑容搶了鍵盤,現在她是過客了。

過客說,小寶貝,想我了吧。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今天你好親熱。

這客說,今天我高興。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高興什麼

過客說,我跟一個女人同居。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我知道你跟一個女人同居,你不是說過。

李小妮大為意外,瞪著傅生問,你什麼都告訴她傅生說,我只告訴她跟一個女人同居一屋,這跟同居是兩個概念。李小妮說,那好吧。

過客說,我跟她做愛了。

李小妮打完這行字,喘著氣等待對方的反應,可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平淡得很,說,我知道你們早晚要做愛的。

過客說,你沒意見吧。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我沒意見,但是感到悲哀。

過客說,我雖然跟別人做愛,但我愛的依然是你。

一條浮 在空中的魚說,這我知道。

該阻止李小妮胡說八道了。傅生說,夠了,跟她說再見吧。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