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一天又一天,我們問在筏子上。肚子被饑餓折磨得夠嗆,另外我們還沒有書讀,沒有煙抽,甚至連聊天的話題都沒有。

第十天船長打破了沈默。

“準備好抓閉,布洛哈德,”他說,“非這樣不行了。”

“是呀,”我煩悶地說,“我們一天比一天瘦了。”

於是,面對同類相食的可怕前景,我們開始抓闊。

我準備了兩根閉簽,把它們伸到船長面前。他抽到了長簽。

“這是什麽意思,”他問道,在希望和絕望之間不住地顫抖,“我贏了吧?”

“不,比爾吉,”我淒涼地回答說,“你輸了。”

不過我沒有必要為接下來的日子多費筆墨了——那是些在筏子上慵懶地做夢的寂靜而漫長的日子,在這段時間里我慢慢地恢覆了體力——此前我已被貧乏與饑餓折磨得筋疲力盡。讀者朋友,那可是一段非常深沈寂靜的日子,每次緬懷那個使這段日子變成如此模樣的勇敢的人,我都禁不住要流一兩滴眼淚。

自那以后的第十五天,我被筏子撞岸的震動從沈沈的睡夢中驚醒了。我也許吃得太開心了,根本沒注意到已接近陸地。

我面前是一個島嶼,它圓圓的形狀和低矮的沙岸讓我馬上認出了它。

“寶島,”我叫喊道,“我的英勇終於得到了回報!”

我急匆匆地沖到島的中央。映入我眼簾的是一番什麽景象呢?沙子里挖了一個巨大的坑,一個空空的衣箱躺在坑邊,一塊從船上取下來的厚木板插在沙子里,上面寫著這樣一些字:“索西·薩莉號,1867年11月。”有這種事!這麽說那些惡棍把船修好了,而且他們一定從我們一時疏忽而留在艙房桌子上的地圖得知了寶島,於是就開船找了過來,把可憐的比爾吉和我本來可以穩拿的財寶洗劫一空了!

由於對人類的忘恩負義感到惡心,我在沙子上癱坐下來。

這個島於是成了我的家。

我掙扎著艱難地活了下來,以沙子和碎石果腹,以仙人掌之類植物為衣,一年又一年過去。吃沙子和泥土漸漸損害了我健壯的體格。我病倒了。我死了。我埋葬了自己。

但願其他寫海洋故事的人也能寫得如此精彩。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