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柯克·醫生和“機械”(5)

那個女人搖了搖頭。

“他不夠高。”她說。

“我個人認為……”那個男人又開始說話,可他老婆根本不搭理並自顧自地往下說。

“他需要風度。我們一起去參加晚會的時候他是那樣掉價。我希望他能高一大截。”

“很好。”卡朋特大夫說,“這很好辦。我給股骨續上六英寸就夠了。到時候他坐在桌邊還是會有點顯矮,不過那沒有多大關系。當然,為了比例勻稱,你的手臂還得延長一點兒。順便問一句,”他補充說,好像他又有了一個新的想法,“你玩高爾夫球嗎?”

“我嗎?”病人說,他的臉第一次明顯地露出一點活力。“我是不是還玩別的?我每天都玩高爾夫,不過也許你難以相信,我幾乎是俱樂部玩得最糟的。比如昨天吧,我在打那個遠洞時失手了,本該三桿打四百八十碼,在球場的右邊,從那里擊球——可我竟然多打了七桿才進洞。七桿呀!你能打得更好吧?”

“我可以告訴你,”醫生說,“要是你對自己的高爾夫球技術不滿意,那麽在給你的手臂整型的時候,我會做點什麽來提高你的球技。”

“是嘛,要是你能做到,我願為此付你一千塊,”那個男人說,“你認為你能做到嗎?”

“等一會兒,”醫生說。他走進鄰近的一個小電話間。他所說的話和對方對他說的話,無論是沃雷斯先生還是他老婆都能聽見。無論是現在還是在烏托邦,行醫行當的具體操作過程都是不如其最後成果那麽高貴的。在撥了電話號碼之後,諸如下面的對話在這一行當是常常能聽到的。

“我是卡朋特大夫。你昨天得到的那個蘇格蘭職業高爾夫運動員怎麽樣?全用掉了嗎?”

“等一等,大夫,我得問一問……還沒有,他們說還沒用掉多少。你是想要他的大腦嗎?”

醫生笑了笑:“不,謝謝。我想要他的左手的前臂。我的一個顧客不惜代價,願出一千塊的高價。好,多謝。”

“都安排妥了,”醫生說,“我可以給你安一個高爾夫校正器。現在我們可以談其他項目了吧,呃?”

“可有一個毛病,”他老婆說,“我最希望你幫他改一改,比任何其他東西都要緊。約翰總是羞羞怯怯的,不敢登臺面。他總是不能很好地表現自己。”

“噢,得了,得了,朱妮!”那個男人含含混混地反對說,“我身上沒什麽可表現的。”

“行了,我猜呀,”那個女人繼續說,“約翰有一種人們所謂的‘自卑情結’。是這樣叫嗎?你能不能對他的大腦動動手術,去掉這種情結呢?”

卡朋特大夫微微一笑。

“那毛病不在他的大腦里,沃雷斯夫人,那是他的分泌腺的問題,沒有比改變它更容易的了。只是有一點點難處,這樣做的唯一的危險是有可能矯枉過正。”

“沒關系,”那個女人說,“那對他不會有害處。他需要著哩。”

犯不著為後來幾個星期沃雷斯先生所接受的“治療”的細節浪費筆墨,那太不恰當了。諸如此類該由醫療技術著作去大書特書。即便是現在,我們就已傾向於讓那一切不明不白了,在未來的世代里,習俗會對再造手術的過程表示進一步的默認。今天的治療是在暫時麻醉的條件下進行的,將來可不一樣,麻醉是持續的、長期的,這會使治療這一行當以完全不同的面孔出現。到那時,由於連病後康復都是在麻醉狀況下進行的,因此病人——按慣常說法稱之為顧客更準確些——從進再造院(以前叫醫院)到最後出院,對什麽都不知道。這麽一個顧客若是聲稱他“覺得完全變了一個人”,那比現在的病人這麽說更加實在。

無需贅述,反正在大約一個星期之後,沃雷斯夫人接到醫院的電話,說是“他的腿做好了”。不久又有一個電話來問她:“他的八字胡怎麽辦?您是想保留它們還是想把它們永遠刮掉呢?”

在這種背景下,當經過徹底翻新的約翰·沃雷斯再次登門拜訪的時候——從他的第一次來訪到現在已有六個星期——卡朋特大夫壓根兒一點都不吃驚。他絲毫不驚奇地發現沃雷斯先生與先前判若兩人,簡直叫人認不出來了。站在醫生面前的已是一個高高大大的漢子,他身材魁偉不凡,臉刮得幹乾凈凈的,顎骨方正有力,一看便知是一個果斷有力、富於個性的人。

“是沃雷斯先生!”卡朋特大夫終於認出了是誰,禁不住叫了起來。

“沒錯,”那個男人說,同時熱情而有力地握住醫生的手,“不過這個名字太小氣了,我不太喜歡它。”

“你感覺怎麽樣?”醫生問道。

“很好,”沃雷斯回答說,“我剛剛從高爾夫球場來。我出院後的第一件事就是上那兒去。你不知道吧,我只用了不到四十桿就打完了全場,而那個遠洞我只打了四桿——你相信嗎?——只比標準桿數多打一桿。當然休息和治療幫了我的手臂一個大忙。”

“當然,”醫生重復說。

“不過,事實上,我覺得我在高爾夫球方面還是有點天賦的。你知道,無論怎麽說,在高爾夫球方面大腦和膂力是同樣重要的。不過我此次拜訪不是為了談這個,只是想表達我的衷心感謝並請你在百忙中把賬單寄給我——寄給我本人,個中原因你是清楚的。”

“可是,”卡朋特醫生說,“我想沃雷斯太太希望由她來支付,不是嗎?”

“沒那事兒,”那個客戶笑了笑,“我才沒那麽傻哩!要是她付了錢,那她就獲得了某種債權,從法律上講是如此,你知道嗎?”

Views: 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