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奧勒留《沈思錄》卷 5(4)

6、有一個人,當他為另一個人做了一件好事,就準備把它作為一種施惠記到他的賬上,還有一個人不準備這樣做,還是在心里把這個人看做是他的受惠者,而且他記著他做了的事情。第三個人在某種程度上甚至不知道他所做的,他就像一株生產葡萄的葡萄藤一樣,在它一旦結出它應有的果實以後就不尋求更多的東西。

一匹馬在它奔跑時,一只狗在它追獵過,一隻蜜蜂在它釀造蜜以後也是這樣,所以一個人在他做了一件好事之後,也不應要求別人來看,而是繼續做另一件好事,正像一株葡萄藤在下一個季節繼續結果一樣。

那麽一個人必須以某種方式如此行動且不注意它嗎?是的。

但這也是必要的,即觀察一個人正在做的事情。因為,可以說,察知他正以一種有益社會的方式工作,並的確希望他的社會同伴也察知它是社會動物特征。

你說得對,但你並沒有理解現在所說的:因此你將成為我前面說過的那些人中的一個,因為甚至他們也因理性的某種展示而誤入歧途。但如果你願意理解現在所說的話的意義,就不要害怕你將因此忽略任何有益社會的行為。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